挑战与展望

何伟之
0774a5c7-8cbf-47b6-a5cb-01c3563a7cbc_1
马来西亚在东南亚、甚至亚洲的规模来说,是个中等富裕的国家。它在1990年代末期,从一个以天然橡胶、油棕、锡、石油与木材原产品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四十年来成功转向成为新兴多元工业基础的经济。我国经济从1987年开始稳步发展,从那以后每年平均8巴仙的增长率,高于其他东南亚国家。

虽然如此,它的开放性经济仍然无法脱离国际经济波动的影响。全球性的供求关系、经济的萧条与强劲,自然牵动了每个国家经济的表现。

我国不是人口大国,民间经济动力相对薄弱,国家的经济无时无刻不受到内在和外在因素的影响,经济增长的大部分,不得不依赖国家的直接参与。有鉴于此,政府在经济政策的制定与施行方面,尤其需要兼顾宏观及微观的思考。我们回顾80年代政府采取吸引外资政策,外国投资在90年代达到176亿零吉的高峰,国有资产私有化也在这个阶段中不断巩固。政府接着提出了“2020年展望”计划,基本确定了全国工业化的目标。

我国原产品及加工出口等宏观经济环境的稳定,使它多年维持低通货膨胀率及低失业率,赢来诸多赞誉。然而政府的柔弱及善变的举措,却使它逐渐面对竞争能力不足与债务高居不下等问题上,给国家的经济远景带来负面的影响。

不久前,马来西亚经济研究院(MIER)预测,2014~15年马来西亚可望达到5~5.5%经济增长率,被评论者批评过于乐观,提出同样评论的包括前财政部长东姑拉沙里。究其原因,不外是国际及周边国家不可预测的因素,特别是政府实施的紧缩财政措施,以便遏制预算赤字,进一步管控货币和减低衰退风险等等的效能,是否达到一般上的期待。

2014年年终国际石油价格剧烈败退到80美元以下水平,且预料原油价格无法在短期内回升,政府最大的石油收入遭受重创,造成巨大的财政损失,使政府的赤字预算面临严峻考验。不过,这场石油贱价危机也为政府带来前所未有的契机,能毫无顾虑的在2014年最后一个月,彻底撤销施行已久几近200亿零吉的燃油零售价格补贴,让浮动机制决定燃油的零售价格,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然而,国际原油价格不是永远一成不变的,也不是马来西亚政府所能掌控,油价跌得越低,反弹的空间越大。当石油价格巨幅飙升或突破百元美金大关之时,政府如何处理高油价带来的破坏性冲击,倒是各方值得关注的焦点。

为了增加税收收入,巩固财政状况的另一大举措,就是2015年4月实施的消费税(GST)。政府在六个月之内推行补贴合理化与消费税两大措施,两者给国内经济带来极大压力。分析人士预测,施行消费税的6~12个月内,市场价格的急速调整将引发通膨率急速攀升。马来西亚7月通膨年增率为3.2%,符合政府长期平均3%的范畴。由于消费税是一项新的税种,涵盖广泛领域,影响几乎遍及每一个人。根据一项估计,消费税带来的通胀将上扬1.8%,导致通膨在5%的水平游离。一旦通膨超过5%以上,我国经济将出现危险的讯号。不过通胀状况可能与政府的预测出现很大的落差。政府官员已经表明,到时涨价幅度毕竟多大,很大程度上取决在企业界的诚实度。如果商家没有不合理的趁机牟利,那么消费税所造成的通胀就会较低。

长远来说,政府为了纾解财政压力,它的经济政策必须与经济改革措施相互谋合,灵活运用,才能达到设计的目标。政府在开拓收入、智慧投资、终止浪费与撙节开销的财政指导原则之下,如何拓展新局,为今后十年二十年的经济发展奠下基础,挑战仍然不少,实为国人关注。(本文是应本地某商业特刊邀约而写,2014年12月4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