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也是夏蟲?

丁振宗

(A) 序言

中學時曾在課本裡讀過「夏蟲不可語冰」這句成語。 一直以來都沒有忘記。 在這幾十年的工作與生活中, 累積了各種經驗, 對這句話有更深一層的體會和感想。 前幾天讀到《學友之窗》裡這篇以這成語作標題的文章, 心裡有很大的感觸; 忍耐不住而寫出多年來的感受。

《學友之窗》裡這篇《夏蟲不可語冰》最終要表達的哲理是: 不需要跟知識貧乏的人士爭辯那些他沒辦法瞭解的道理; 而把對方認為是‘三季人’, 以讓自己心平氣和。 爭吵下去是表現得自己愚笨。

我不是說這項哲理有錯; 而是說, 世界上有很多事物, 都可以從各個不同的角度去看; 各人有不同的見解; 無所謂對與錯。

在以下的討論中, 為了節省用字起見, 我用‘智者’來代表知識淵博的人, 而‘夏蟲’代表知識貧乏的泛泛之輩。

不跟對方爭辯, 把他當作夏蟲, 以達到自己心裡安寧, 這當然是生活上重要的養生之道。 然而是乎有點‘阿Q精神’吧?

如果對方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談不來, 那彼此分道揚鑣也就算了。 但是如果對方是你工作的上司, 而且真的是個夏蟲, 你又如何呢? 若他給你一項不合理, 無法完成的任務, 跟他爭辯, 自討沒趣之外, 還可能會被解顧。 不解釋, 不爭辯, 完成不了, 又是你的過錯。 心裡何來安寧?

如果一個夏蟲是拥有權勢的領導人, 而沒有人能夠改變他的思想, 將會令整個社會與國家變得如何呢? 讓咱們看看歷史上的一些事件。

(B) 歷史上的一些事件

中世紀時, 歐洲的社會及政治被羅馬天主教會所掌控。 教會所承認的學說就是真理; 不承認的就是邪說。 傳授邪說的人, 就要被懲罰。 哥白尼提出地球繞著太陽轉的說法, 違背了當時人們及教會的信仰, 被認為是在傳播邪說。 結果他被迫喝毒葯自盡。 也許有人會說哥白尼真蠢; 他可以把教會當作夏蟲, 放棄自己的說法, 以保全生命, 達長生之道就算了。 若是如此,人們至今不只是無法得到準確的日曆, 不明白為何有晝長夜短的現象, 不能準確計算其它行星的位置, 更不要說能到太空去探險; 人類仍然生活在黑暗無知的時代裡。

西方探险航海家哥伦布

西方探险航海家哥伦布


同樣也是在中世紀時代, 哥倫布提議向西航行, 可以到達東方的印度。 哥倫布是熱那亞人。 熱那亞是個獨立的小國, 在意大利西北部 (現在已不存在)。因為當時的教會相信地球是平的, 若他向意大利國王伸請資助去探險, 肯定不會得到幫助。 於是哥倫布向葡萄牙國王伸請, 但被拒絕了。 最後他才轉向西班牙國王求助而獲得答應。 不過我相信, 當時西班牙國王也不太同意他的說法, 只是抱著賭博的心理, 給他幾艘破船, 以及一些囚犯出航。 在他心裡, 若哥倫布失敗了, 損失很少; 若成功了, 收穫將很大。 哥倫布的探險成功, 最終讓南美洲成了西班牙的殖民地; 而葡萄牙和意大利甚麼都沒得到。 所以我認為當時葡萄牙和意大利的國王都可以算是夏蟲。

現在的中國成為了世界上經濟與軍事大國之一; 是有華人血統的人感到欣喜的事。 然而若不是當初由一群夏蟲在掌權, 中國可以提早二十年成為經濟和軍事大國。 想當年, 一群夏蟲掌權, 搞甚麼人民公社, 文化大革命, 令中國文化, 科技和經濟等各方面都退後了三十多年。 當時誰敢提出異議; 則被扣上一頂資本主義的反動份子的帽, 被嚴厲批判, 被放逐下鄉勞改, 或甚至有生命危險。 中國之所以有今天, 是因鄧小平提出的改革開放政策而得到的成果。 鄧小平也曾被放逐去勞改。 他的改革開放政策也是冒著生命危險而提出的。 若大家都抱著不要與夏蟲爭論的態度, 哪會有今天的中國呢?

(C) 外星人, 《山海經》與「偽科學」(pseudo-science)

1968年瑞士的一位作家名為 Erich von Däniken 寫了一本書; 書名為 Chariots of the Gods?(眾神的戰車)。 此書出版後曾轟動全球。 它被翻譯成十多個國家的文字。 作者是到世界各國考察古代的文明建築物, 如埃及和南美洲的金字塔等等之後, 而作出一項全新的結論; 就是: 「在古代, 人類文明之前, 有外星人來到地球上活動。 許多古代雄偉的建築物, 應該是外星人建造的。 人類所信仰, 所崇拜的神, 其實是外星人。」 我讀的是英文版本; 覺得他的論述很有道理; 而接受了他的說法。 全世界接受他的說法的人也很多。 這些追隨者並非泛泛之輩; 很多是頂尖的科學家。 因他的說法而受到巨大沖擊, 於是持反對意見的人, 都是那些守著傳統說法的歷史學家, 考古學家和教會人士們。 他們把這位作者提出的見解稱為「偽歷史」(pseudo-history)。他們之所以要反對是因為自己的學術權威寶座受到威脅, 以及教徒們會信仰崩潰。 所以雖然這本書出版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之久, 直到現在, 擁護者與反對者的鬥爭仍在持續之中。 在我的心目中, 這些思想保守的反對者, 都是夏蟲。 他們不只是自己不要進步, 也不讓別人進步。 難道我們不要和這群夏蟲爭辯, 為全人類找出真相, 就會心安理得嗎?

没有人迹的冰川地带

没有人迹的冰川地带


兩千多年來, 《山海經》是一部被認為中國最荒誔的神話書籍; 沒有幾個人願意去研究它。 研究它的人也因為沒有用現代的科技知識去解讀, 因此研究不出甚麼結果出來。 二十多年前, 當我開始研究此經時, 讀了好幾本給此經加註解的書籍。 不過所有的書籍都是按照傳統的想法而作出的揣測; 不能給那些被認為荒誔的記錄得到合理的解釋。 這令我感到失望而把它棄置於一個角落。 過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之後, 突然靈感一來, 認為應該改變研究的方法和看法。 這就是認為那些經文裡提到的怪異的人和怪物都不是生物, 而是代表機械。 按照經文裡對它們的描述, 拿來和現代許多機械互相比較, 發現到它們比二十世紀的機械和武器更先進。 此外, 我也利用經文裡提供的數字, 計算出當時海岸線的相對距離, 再和地質學裡的發現比較, 得到的結論是:「《山海經》裡所描述的地理狀況, 應該是六千七百萬年前的亞洲地貌。」 經文中提到的黃帝, 西王母, 禹和鯀等人, 都是當時在地球上活動的人。 可是人類考古學家研究的結果, 指出現在的人類出現在地球上, 距今約只有兩百萬年而已。 因此在六千七百萬年前, 那些能製造那麼先進的機械和武器的黃帝, 西王母, 禹和鯀等人, 應該是外星人。 我對《山海經》的解讀, 就是建立在這項假設上。 1999年我的第一本著作《古中國的X檔案》在台北出版了。 這本書的內容主要是引用現代的科技知識來解釋經文裡的怪物和怪事。 最後的結論是說: 「中國古代史裡提到的黃帝和蚩尤之戰是一場核子大戰。」出版後不很久, 得到不少人贊同。 台灣的物理學博士葉李華教授除了讚賞之外, 還特地介紹給在美國居住的科幻小說大師倪匡先生。 倪匡先生也為我的著作寫了兩篇評價極高的短文。 台灣的醫生作家侯文詠先生也在電台上介紹此書。 當然也有人持反對意見。 其中有一家台灣的報社(忘了是哪家)給了負面的批評。 他用的評語是「離經叛道」。 然而對我來說 「離經叛道」是至高無上的正面評語。 我高興極了。
黄帝陵
2006年我到大陸去考察, 順便到湖南省去拜訪一位研究《山海經》的老教授。 在校園裡, 遇到一位比較年輕的教授。 他當場毫不客氣地指責我的《山海經》理論。 我向老教授詢問, 才知道原來這位年輕教授是在搞「反偽科學」的工作。 因為我的理論是建立在外星人的假設上; 而「外星人」這項課題被一些有心人列為「偽科學」。 所以他要罵我。 後來我上網絡查看, 到底甚麼是「偽科學」, 才發現有人, 不知道憑甚麼資格, 把許多學科分別歸類為「真科學」和「偽科學」。 在列出的項目中, 研究《聖經》算是「真科學」, 而研究外星人是屬於「偽科學」。 以這樣看, 可以知道作出這樣分類的人, 其居心何在。 我也發現到在中國有「反偽科學」的人士建議政府要立法禁止研究「偽科學」。 很明顯的, 這就是不准人們繼續研究外星人的課題。 這也就是要人們回到黑暗的中世紀, 學術無自由的神權時代; 要人類繼續停留在蒙昧無知的時代裡。

從大陸回來後不久, 有一天偶然看到鳯凰台, 由胡一虎先生主持的節目:「一虎一席談」( 節目已進行到一半)。 當時他們正在爭論「真科學」和「偽科 學」的課題。 看完了之後, 令我長嘆一聲: 天啊! 那群「反偽科學」的人士, 根本知識貧乏到極點, 一點科學訓練都沒有, 連甚麼是真科學都搞不清楚, 還來談「反偽科學」。 當時出席座談會的有一位老數學家(忘了他叫甚麼名字)。 從該節目中知道他是研究一項新的非常高深的數學理論。 他在國外極享盛名。 然而在國內卻遭受到嚴厲的批評。 為甚麼呢? 因為在國內, 他研究的數學被認為是「偽科學」。 為何? 出席該座談會的「反偽科學」人士說:「因為他沒有追隨者。」看官們, 請想想看,這樣愚蠢的話也說得出口! 高深的學問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瞭解的; 當然最初一段時間裡, 往往缺乏追隨者。 請想一想, 上個世紀初, 當愛因斯坦發表他的《相對論》時, 全世界沒有幾個人看得懂啊! 不過科學家們並沒有把他的理論列為偽科學, 倒是利用他發現的公式, E = mc2, 開啟了核能時代。 從這點可以看到, 中國這群「反偽科學」的人士知識貧乏到如白痴, 真是連夏蟲都不如; 然而其中有些人竟然能成為大學教授! 若這群「反偽科學」的夏蟲掌管了中國的科學研究工作, 這將會發生甚麼事情呢? 這將又是一場新的‘文化大革命’, 而這群「反偽科學」的夏蟲們便是新的‘紅衛兵’; 中國又將陷入一場大災難。 請你們想一想, 對這群夏蟲們, 咱們可以就這麼不聞不問, 不跟他們爭辯, 而會心平氣和嗎?

(D) 台大的一位夏蟲教授

2006年我到大陸去考察是要找出鯀築的堤(簡稱為‘鯀堤’), 以証明我對中國古代史裡的「大洪水」事件, 提出的新說法。 回來之後把考察結果寫下成書。 書名為《萬水千山覓鯀堤》。 在這本書裡, 是基於《山海經》裡的漢水記錄, 加上地質學、地理學以及大陸漂移學說, 來說明洮河與嘉陵江的成因, 以及証明經文中的漢水不是現在的漢江。 2007年把部份原稿寄給台北的出版社看。 該出版社原本同意出版, 叫我把全文寄去。 我照做了。 然而他們把稿件拿去給國立台灣大學地理系的一位教授閱讀和評審。 該教授不同意我的說法。 結果該出版社不但不出版, 也不再和我繼續往來。

我知道該教授之所以不批準的原因。 那是因為我不同意中國大陸地理學家們對洮河與嘉陵江的異常現象作「溯源侵蝕」(headward erosion)的解釋。 我曾參考過一些地質學的書本, 以進一步瞭解「溯源侵蝕」這項課題。 在實地考察時, 發覺到洮河與嘉陵江出現異常現象的地方, 並不具備造成「溯源侵蝕」的條件。 大陸的地理學教授對那些地方沒有深入的研究, 在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之下, 強把外國人的理論套上去。 我相信台大的這位地理學教授並沒有親自到過那些地方去作考察; 只是從書本上知道這樣的說法而已。 然而為了維護他們的學術地位, 他便否定我的說法。

要知道, 地面上山川的變化, 海洋的變遷, 往往要花上幾百萬年的時間才能完成。 地理學家們為了要解釋現在地球表面一些現象的成因, 往往要追溯到遠古的地貌, 以及從古到今地殼的運動。 我發現到《山海經》的地理記錄就是描述了遠古, 晚白堊世時期的亞洲地貌; 是一本很值得參考的遠古地理學書籍。 可惜的是,中國的地理學家們對它不瞭解, 認為它是錯誤的地理, 而捨棄它, 轉而套用外國人的理論來解釋這些河流的異常現象。告訴大家, 我有理由說明他們這些解釋為何不恰當。(篇幅太長, 不在此討論。 但歡迎你們來討論這項課題。) 這些地理學家們的說法, 相當於夏蟲想用春,夏, 秋三季的氣候來解釋冬天才發生的一些現象。 請問各位, 這樣的解釋會是正確的嗎?

大學教育是要培養能獨立思考及有創新思維的人才; 這才能讓國家進步。 美國之所以科技之如此先進, 就是因為鼓勵學生們有創新的思想。 然而, 著名的國立台灣大學, 我的母校, 竟然有這樣的夏蟲教授在執教, 培育沒有創新思考的奴才, 實是極大的遺憾! 我沒有機會和他爭辯。 但是這不能令我心中安寧。 因為他的夏蟲思想, 令我的書沒得出版; 沒能讓更多中國人知道「大洪水」的真相; 仍繼續受司馬遷的《史紀》所誤導。

各位朋友們, 有關外星人的課題, 希望你們要瞭解的事是, Erich von Däniken及支持他理論的西方學者們都只是在作揣測而已, 但不能直接証明外星人曾到來地球來的假說。 然而, 我找到了鯀堤, 除了証明我對「大洪水」的說法之外, 也直接証明了遠古時期, 真的有外星人來到地球活動。 再按照《山海經》裡的記錄, 知道他們在地球上打了一場核子大戰, 把地球搞得亂七八糟。 此外, 還有許多重要的問題等待解決。 譬如: 地球人(咱們)是不是外星製造出來的呢? 如果是, 那又是為了甚麼? 咱們活在地球上的意義是甚麼? 世界上大大小小的戰爭, 是不是他們在人類中挑撥而造成的呢? 證明了外星人的到來, 這不僅要令中國古代史以及全人類的歷史得重寫, 更重要的課題是, 人類的命運被操控在他們的手上。 人類是否會發動另一場核子大戰, 把自己消滅了, 也是由他們正在策劃。 你們明白這項課題的重要性嗎?

(E) 每個人都是「智者」也是「夏蟲」

破坏力强大的地震

破坏力强大的地震


時代不停地改變和進步; 每個領域都有人在做研究工作; 有新的發現和發明。 在短短的一段時間裡, 新知識的數量可以翻新幾倍。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裡, 咱們不可能對每個領域都瞭解得很清楚。 在自己工作和專門學習的科目中, 知道得很多; 算是該領域的智者。 然而在其它的領域中, 知道得很少, 便算是個夏蟲。 譬如你是個研究西方醫學的專家; 在西醫方面是個智者, 然而在中醫方面可能是個夏蟲。 你可能是個很傑出的飛機工程師; 在飛機設計上是個智者; 然而在寳石鑑定的工作方面可能是個夏蟲。 按照這個道理去思考, 朋友們, 你們敢說自己絶對不是個夏蟲嗎?

人要活得多采多姿, 就得在不同的領域裡和不同的人交往, 參與各種不同的活動。 然而可能會遇到一些狀況令自己不開心。 當有一群人在談論某一項你不熟悉的課題時, 你在其中坐冷板凳, 雖是靜聽, 但不知人家所云, 沒有抒發自己見解的機會。 在這情況之下, 不能參與而感到無聊至極; 毫無樂趣可言。 譬如一群人在談論「大陸漂移學說」, 你不能因為聽不懂而叫別人停下來, 轉而討論你所熟悉的插花藝術; 於是只好敗興而離去。 我希望這情形不會發生在你們的身上。 最近我常對學生們講, 不要只研究自己所喜歡的科目, 也應該學習一些不喜歡的科目; 以增加見聞。 這不只是不要成為夏蟲或井底蛙之外, 也可以參與各領域的活動, 認識更多的人; 除了可以增加擴展事業的機會之外, 還可以增添生活上的樂趣。

席卷大地的海啸

席卷大地的海啸


朋友們, 若你們不希望在一群人之中坐冷板凳, 不要表現得像個夏蟲, 希望和別人一起同樂, 那就該持續多方面的學習。

(F) 敬老是必然的事嗎?

中國人一向來都提倡敬老的思想與精神; 認為敬老這行為是一種美德。 然而請想想看, 為何要敬老? 在過去, 教育不普及, 資訊匱乏的時代裡, 老年人因生活上累積了許多人生經驗, 可以讓年輕一代借鑑, 免得重蹈錯誤, 以便增加事業成功的機會, 並給社會帶來安寧和進步。 因此他們的話, 算是金科玉律, 值得年輕的一代參考和遵循 。 這也可以說, 在當時, 老年人算是智者, 而年輕的一代算是夏蟲; 所以應該敬老。 然而現在年輕的一代往往不這樣想。 在老者面前可能表現得恭恭敬敬; 這只不過是給他一個面子而已。 當轉過身來便罵一句: 「老古董!」為甚麼年輕的一代常不願接受老一輩的建議, 甚至常為了某些事吵架? 為甚麼常覺得老人家總是很囉嗦? 為甚麼媳婦和家婆常鬧意見, 而往往不能住在一起? 現代的人是不是道德敗壞, 而不再敬老了? 敬老是必然要遵行的事嗎? 問題出在哪兒?

在老人面前, 我尊敬他, 只因為他是「人」, 但不是因為「老」。 如果他是個很有知識的人, 我會很尊敬他, 並向他學習。 然而, 對一個「老夏蟲」, 我只覺得他很可憐而已。

老一輩和年輕的一代往往在意見上合不來, 是因為思想上的差異。 這也是常說的「存在代溝」。這差異來自時代的改變, 以及所接受的教育。 老一輩的時代, 因為資訊貧乏, 又沒有汽車, 沒有電子計算機, 當面對困難時, 必須靠自己想辦法解決。 當問題被解決之後, 心裡感到很自豪, 因此認為很有必要將這項重要的經驗傳給下一代。 然而時代改變後, 同樣的問題未必能用相同的手段去解決。 再說, 當教育普及後, 年輕的一代接受了新的知識, 對於同一類的問題有新的, 更有效的方法去處理。 他當然不要接受老一輩的教導。 若老一輩的不明白新的道理, 便責怪年輕人不聽話, 認為不尊敬他。 於是兩代之間爆發了冷戰。 這是誰的錯? 如果老一輩的能不斷地學習, 吸收新的知識, 能和年輕的一代交流, 以新時代的觀點去討論各種問題和決策, 去分析新方法的長處和短處, 我相信這除了不會出現冷戰之外, 還可以得到後輩的尊敬。

一般上, 一個人對事情的真偽或對錯的判斷, 常基於學校裡得到的知識。 這些學識及信仰, 又往往深受小學老師教導所影響。 然而小學老師所說的話都是對的嗎? 譬如說, 在小學時, 老師告訴我們: 「人吸進肺裡的是氧氣, 呼出來的是二氧化碳。」(現在的小學課本還是這樣地說。)對小學生, 不能講得太過複雜的理論; 因此這件事只能簡化地告訴他們。 然而嚴格地說, 這句話是大錯特錯。 咱們吸進肺裡的空氣, 其中氮氣佔了大部份, 有78%。 呼出來的氮氣也同樣有這麼多。 在吸進的空氣中, 氧氣只不過佔了21%而已; 呼出來時, 降至16%。 雖是減少了, 這16%的氧氣仍算多, 還可以用來救人。 至於二氧化碳, 吸進去的佔0•003%, 而呼出來的也不過是大約4%而已; 比起呼出來的氧氣還少很多。 然而小學老師的話, 常讓小學生們, 甚至大人們, 都以為咱們吸進去的全是氧氣, 而呼出來的, 全是二氧化碳。 這種想法就是被小學老師及課本所誤導。 幸好現在中學的《普通科學》課文中, 就把這件事說得清清楚楚; 把學生們的想法糾正過來。 然而有些人沒這個機會讀到這些課本, 到老仍一直相信小學老師的這句話。 這也就是令祖輩與孫兒之間產生了代溝和爭執。 若老一輩不求進步, 不吸收新知識, 不改變想法, 怎叫兒孫們信任他呢? 更何來有敬老的思想?

在小學, 老師教我們做算術時, 說 : 1+2 =3。 若學生寫的答案是2, 肯定會被評為錯誤。 遇到嚴格的老師, 甚至會被打掌心。 然而現在我教中五的高等數學然而現在我教中五的高等數學和物理學中, 我們常談 1+2 不一定要等於3; 最大值是3。 在某些情形之下, 1+1=1, 或者1+1=0; 在另一種情形之下, 1+1=10。 有時候 0+0 = 1。 若你看到孫兒寫出這樣的式子而要去糾正他, 肯定會被他笑你是個「老夏蟲」; 因為你沒有這方面的知識。 這就是代溝。 這就是不敬老的成因。

(G) 活到老, 學到老!

有好幾次遇到老同學, 大家彼此叮囑, 要繼續保持聯絡。 然而當我叫他們發電子郵件給我時, 便說不會用電腦。 當勸他們學電腦時, 往往會回應說: 「我這麼老了, 還要學電腦嗎?」言外之意是人老了就不必學任何東西了。 在心裡, 我只感覺到遺憾; 因為他看不到另個浩瀚無際的網絡世界以及其中的樂趣。 這種思想就像夏蟲躲進自己織成的繭; 不要看見冬天的美景。 當一個人認為可以停止學習時, 就是開始鑽進繭裡, 等待被丟進火炕。

當問及一些老同學如何過日子時, 常得到的回答是「正在享受人生」。 而所謂的‘享受’往往是上餐館享受美食, 和老朋友喝茶聊天, 或者在麻將桌上找樂趣。 較少聽到有人說正在學習甚麼手工藝品製作, 或者在研究甚麼科目。 當然,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享受標準。 把美食轉變成肥料, 以及在麻將桌上耍掌上太極, 都有一套的樂趣。 然而這能否令你從夏蟲的繭裡跳出來, 看到更美好的世界, 並讓後輩們對你更尊敬呢? 若要作個比較, 可以這麼說, 以上這些活動帶來的樂趣就像到金馬崙渡假; 而研究一些學科或製作手工藝品, 並成為該領域的專家, 其樂趣就像登泰山的感覺。

學友們, 咱們正處於人生的黃金時刻。 不管這段時間能維持多久, 都應該活得更光輝燦爛。 不要做個夏蟲, 要被人們尊敬; 這就得「活到老, 學到老」。 願與學友們共勉之。

丁振宗寫於2014年5月29日, 吉隆坡。

4 responses to “你是否也是夏蟲?

  1. 振宗学友:拜读大作,对您的认真治学精神与论点,除了佩服、佩服、还是佩服!顺便指出序文第6段所提“解顾”应是“解雇”。槟城学友 庄锦和

    Like

  2. 现在已经很少人能写出这么棒的论述文章了,不读是你的损失。

    Like

  3. 偉之學友,您好!

    在附件上有一篇文章,想發表在 上,供大家閱讀和批評。標題是 我不想把它寫進Leave a reply 那欄,而希望以獨立新的一篇刊出。這是因為我是借對您那篇寓言故事的評語,發表一些個人意見。表面上看去是在批評該文。實是想借此傳達一些信息. 這些信息藏在各段落裡。

    若您認為可以,便刊出。若認為不妥,則刪除掉。謝謝並祝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丁振宗 敬啟
    2014年5月29日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