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枫叶红似火

th (1)

th (3)

何伟之

丁振宗给我来了一封信,是这样的:

何偉之學友:

您好! 想向您請教《神州留痕》裡的一些問題.

讀過了那篇《楓情米亞羅》之後,心裡有些感覺怪怪的.米亞羅是個這麼寂靜的小村, 是甚麼東西這麼吸引您去呢? 看楓葉, 別的地方也有啊. 寂靜沒喧嘩的鄉村, 別處也有啊. 路途遠, 又不好走, 米亞羅有甚麼特別的東西這麼吸引人呢?

在76頁, 有一詞’熊說’, 我發覺您在別篇裡也用過, 但我就不懂它的意思. 詞典裡也找不到. 可否作個解釋. 此詞出自何處?

祝 生活愉快!
2014年1月14日

(回复振宗)
真佩服振宗兄读书认真,不只细读、读过之后还不容留下疑问。米亚罗是我旅居四川成都的时候去的。1992年秋天,那时连简单的旅游地图也不可得,互联网也还没有普遍使用,资料贫乏。说真的,那时对米亚罗的认识非常有限,只靠粗略的认识,胆粗粗的驱车就走。

米亚罗位于四川西部阿坝州,地名寓意藏语的“好玩的坝子”,是藏族羌族的自治州。20年前到米亚罗的的路况比较恶劣,离开成都几近300公里,经都江堰之后,沿着岷江险峻的上游川谷地带前进,越过2008年四川大地震的重灾区汶川和理县,两个小时后即进入地处偏僻的米亚罗,区内群山连绵,江河纵横,林海浩瀚,其中满山满谷魄丽的金秋红叶,比北京香山的枫林更为壮观。

其实米亚罗以前很少有人问津,但自从有好事者将米亚罗红叶的照片发表后,才开始有人知道这个地方,逐渐成为川西的风景区。大半天驱车在米亚罗的平原山川、藏区幡旗之间,宁静得不见一个人影,只听见溪水潺潺与枫林沙沙的声音,催促我用感性的笔触记叙这一段陌生的旅程。当年同行的有开车的小丁、成都市龙泉区教育局孙老师、党委书记罗及四川师范大学西语系讲师熊鹰。

枫情,米亚罗《神州留痕》书内原文

第一次看到米亚罗这个地名,心里就有许多遐思。一股非常浪漫、非常异域的感觉即刻升起,它好像是失落了的一个欧洲中古市镇。

站在米亚罗藏区,大晴天仍阻挡不了边域的寒冷。

站在米亚罗藏区,大晴天仍阻挡不了边域的寒冷。

然而,它却是坐落在四川省阿坝州理县西北部,是西藏之东一片占地三千多平方里红叶风景区,只有用心在四川省的地图才能找到。中国的全国地图根本就不表了。

在中国做客的那段五年的日子,单在成都就过了两个秋天。最初都是按着旅游景点逐个造访,每到一处多是人流如鲫,游兴不由大减,后来就喜欢寻访一些人迹较少的去处。

那年刚过中秋,为了不想再望着冷冷的天花板发呆,再是告别四川在即,就拎了包包,按图索骥的往成都三百里外的米亚罗驱车而去。

说是三百来里路,过了都江堰,经灌县、汶川,沿途的去路越来越难走,特别是一段沿着岷江的道路颠簸得厉害,成都制造的“山鹿牌”越野车只能以每小时25公里的速度迈进。离开米亚罗还有六十公里,已是夜幕低垂,耽心米亚罗没有投宿的地方,只好在理县的政府招待所落脚。

虽是中秋稍过,夜晚的温度已降到摄氏9度,招待所因陋就简,没有暖气的设备,寒气逼人,便与四川师大外语学院的熊讲师、教委的孙老师和司机在小店里灌了几两白酒取暖。一宿无话,次日晨起享受了有生以来的共厕经验,清除车子昨晚积存的薄霜,稀饭果腹之后就继程开往米亚罗。

一出理县二十里路,已看到西藏人的幡旗在冷风中摇曳,熊说已开始进入藏区。映入眼帘的尽是绿茵和起伏的草原,万里长空,风景逐渐开阔,远处还可望见贡咔山巅的积雪,开入米亚罗蜿蜒的车道,果然觉得这里绝对不是赶鸭团会到的地方。

远处贡咔山终年积雪,与国产山鹿越野车合影。

远处贡咔山终年积雪,与国产山鹿越野车合影。

米亚罗不叫乡也不成镇,没有喧闹的市集,那么宁静,想买一瓶矿泉水也无处寻。火红的枫叶覆盖着山沟里的一片枫林,点缀其中是斑斑驳驳不知名的黄色小花,是米亚罗最叫人惊艳的就快卸下的秋装。

进入广袤的米亚罗地区,遨游自在,不见人烟,偶尔远处三两疏落的农舍,有些还冒着袅袅炊烟。莫非王维的“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青溪不见人”就在这里?这方天外异域,是生活在闹市中的人久违的地方。

好不容易遇见满脸风霜的西藏人,背着行囊徐徐而过,有点不了解他怎能在这种地方甘之若饴。也许在他的眼里,这几位城市来的外方人,多么不懂得如何与自然共同生活。

忽然间,觉得这里是最接近造物者的地方,毫无矫作,纯朴得像远离了人间污浊的烟火。这里没有天险、战火不到,因此没有古堡废城、没有英雄烈士、没有历史的遗迹,只有一片天籁。米亚罗仿佛是一道静止的时光隧道,一代的人过去了,另一代延续同样的作息,已经进入了生命与自然完全溶为一体的境界。

漫无目的的闲游在米亚罗,不再是那些烦人的排队买票,不再是熙熙攘攘的争先恐后,会叫人乐得抛开一切尘俗,放慢脚步,细嚼大自然里面每个细节,泥土、溪流、小草、落叶、轻风和枫林,甚至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不觉让自己沉浸在造物者的宽阔怀抱,使人感到叹息和失落的,是这样的地方几乎是越来越少了。th
早到的暮色催促我们几个无意的入侵者,趁着天色未晚离去。车窗外的景色逐渐消失在夜幕里,闭上眼还念着那里的残破木桥、淙淙流水、满山的枫叶和萧杀的秋天。米亚罗何止五十年不变,它简直静止在时间里,无视这世界的一切,没有传说、没有故事,甚至连一点记忆也没留下来。秋来遍是枫如火,不辨仙源何处寻。米亚罗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我还会再来,但要我长住下来我会死去。(1993年成都)

One response to “金秋枫叶红似火

  1. 何伟之學友:
    謝謝您的解釋! 當初讀該篇文章時, 腦子轉不過來. 現在想通了. 米亞羅太遠太單調了, 我要找的鯀堤不在那裡, 不想去了. 不過若能夠在楓樹林中建一座賓館, 開一些心靈課程, 學靜坐, 提供美食, 或者會吸引很多人去.

    丁振宗 寫於2014年1月20日.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