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与思念 ——我与《学生周报》

刘伯松(蒙特利尔)

P1130874

P1130842
这次回马探亲访友,是我数十年来最长的一次,也是感触最多、印象最深的一次。毕竟,自从1959年离马赴港深造以来,除了两年在新加坡前南洋大学行政系任教社会学和政治学外(1969-1971,辞职),我一直在外(1963-1967年在美国;1967-1969年在多伦多;1971-1972年在渥大华;1972至今在蒙特利尔)。半个多世纪了!

在《中国学生周报》(新马版)还没改名为《学生周报》、在它还没在新马设立通讯部前,我已开始投稿了,算是“元老”吧?大概在1955年,周报在怡保、吉隆坡、槟城和新加坡等地开设通讯部,我参加它在怡保的通讯部,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并成为它的干事之一。后来,被选参加它的第一届(1956)为期两周的“生活营”(干事培训),学了很多组织上的东西,包括团体生活、会议程序等,并认识了来自吉隆坡、槟城和新加坡等地其他通讯员。这是“学缘”的开始。

1956年毕业后,我到吉隆坡通讯部总部工作,主要是负责各地活动。这是“学缘”的深化。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1968年离开通讯部转到友联工作,1969年到新村一间小学教英文),我与不少通讯员建立了牢不可破的情谊,直至今天。

当时我们真的“一起工作、一起生活”。至今,我仍然一直深感内疚,这不影响他们的学业吗?至今,我永远忘不了他们的慷慨与爱心:他们在我在香港新亚书院最困难的第一、二年,按月给我汇钱,当时他们也是很穷,而且还在念书吧!
P1130946
不过,1971年移民加拿大后,几乎没有与大家联络,主要是我很少回马探亲,除了丧事与喜事外。

后来,学友会每年举行一次3天2夜的“迷你生活营”,我和太太也参加了两次。我回来后告诉同事,他们一一都认为,这是“奇迹”,我们很幸运,并为我们高兴,要我们珍惜。可惜,由于各种原因,我们不能年年都参加。这是我们的终身遗憾!

在这些聚会里,不但见到了一些几乎半个世纪没见面的老朋友,个个仍然那么精神饱满,仍然那么健谈,仍然那么快乐,真不愧为一群乐龄人!继续努力吧!还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如吉隆坡的黄木良和杨国泰、怡保的符标国和陈锦蓝,他们都非常热情,并没有把我们当做外人。这是“学缘”的续缘。

每一次回马,由于交通不便,全靠老友吴俊华和何伟之载着我们东奔西跑。谢谢了。

最后,这次聚餐,说好是我们请客的;但到后来,还是我们再次被请了;离马前,杨国泰还慷慨地请吃了一顿丰富的午餐呢!再谢谢了。

附:12月31日晚踏出机场,零下20度;昨天和今天,零下28度!还没加上冷风因素呢!朋友们,这是加拿大!欢迎你们来!(2014-01-03)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