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市上空的飞机在头上飞过

kaitak03
kaitak02
为香港服务了73年多的启德机场于1998年7月5日午夜结束其历史使命,正式关闭。历时13小时、全球罕见的“一夜机场搬迁行动”当夜在紧张而有序的状态中进行,确保了赤鱲角7月6日晨6时正式启用,从此香港市民再不受到头顶上的庞然大物,早晚不停的干扰了。

据了解,最后一班抵达启德机场的航班,是5日晚11时39分抵港的港龙航空公司的KA841航班;最后一班从启德机场起飞的是午夜12时03分飞往伦敦的国泰航空公司CX251航班。kaitak05午夜1时,启德机场将举行跑道关灯仪式,正式关闭机场。

当天,香港机场管理局宣布机场搬迁行动按预定计划进行,从下午5时30分到6日早上6时30分,香港展开一项争分夺秒的行动–搬迁世界上第三繁忙的国际客运机场和世界上最繁忙的国际货运机场,到30公里以西的赤鱲角新机场。为此,有关方面动用1100多车次、14航次趸船以及30架飞机。

这一夜,大家都争着要做“启德的最后”,搭最后一班机离开启德、乘最后一班机来港、做最后一位离开机场的乘客。

为了争做最后一位登机的乘客,一名外籍男乘客不惜上演了一场闹剧,于11时30分的原定起飞时间仍在候机室不停抽烟,航空公司人员多番上前劝他上机不果。洋汉最后在众人半推半送下登机,终于成为最后登机的乘客。

当晚驾驶最后一班离开启德机场敖机的英国飞机师金-沙曼,曾是第一位驾驶国泰客机从香港到伦敦的机师,而完成昨晚这班“最后航机”任务后,他亦会正式退休,与启德机场一起告别各自的飞行历史。kaitak06
kaitak08
这位有2000多次驾驶客机出入香港的51岁机师说,3个月前,他已多次向航空公司要求驾驶最后离开启德机场的客机,以作为他退休前最后的一个飞行旅程,对能够完成这心愿感到十分兴奋。

他回忆说,最令他难忘的是在恶劣天气下降落启德,较降落其他国家的机场更为艰难,是高难度的挑战。

他说,他已将香港作为第二个家,两儿子都是在这里出生,所以希望可以与启德同度最后一刻,退休后,他将在英国开设茶店。

凌晨开始,大批警员进驻一楼的离境大堂及地下的接机大堂,警员更筑成人墙,不断向前方步进,迫令市民向前行,以尽快清场,为了成为最后一名离开大堂的人,一名电视台记者不惜以一秒一步的缓速,在30名蓝帽子“护送”下离开。

当凌晨最后一架飞机离开启德机场时,在场的主持仪式的官员随即鼓掌致意。民航处长施高理作简短致辞,他表示,有73年历史的启德机场,港人是会铭记于心的,现在最后一个乘客已离开,是时候熄灯了。凌晨1时17分,施高理按动按钮,机场跑道导航灯熄灭……(取材自谷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