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时途中樂

陳隆陞

车子行驶过了丹绒马林,我拨了一通电话联络杨思源;從回话依路碑里数计算,我们只落后五公里。周永建稍微力踩油门,不及五分钟我们就追在叶锦坤、朱国强俩的两辆车子后头(电话中已告知车牌号码)。

之前相约在士林河小镇停歇,《醉月楼》一起共进午餐。这样的安排与去年到太平出席“梦回太平湖”途径相似。
汽车02
中午时分,步入餐馆,大厅高朋满座,老板招呼我们到另一旁的冷气室。坐定后下意识心中默算,共是十四位。三五分钟过后見没工人来开位,李任平立身去取碗碟筷子分派给大家,又擺盃斟茶,几位死党老学友同时出声揶揄他是职业病使然,尽管已退休。

欣快點了菜肴,眼见老板娘走開到厨房交单,大家又七嘴八舌闹哄哄。

队中有四位怡保学友,恰巧三位男士:叶锦坤、李任平、朱国强皆是马六甲半子;李雅茵则是古城媳妇。心想笑谑他(她)们撇弃了怡保芽菜河粉清香,喜欢上古城“沙爹朱律”辛辣,話未出口,有人抛出一句“山寨版”马六甲人!真是脑筋转得快,最新流行词汇也引用上,大家哄笑……

汽车01噼里啪啦嘻笑間,发觉对面位坐的史君钦(我们都习惯叫他“阿蚶”)学友微笑寡言。倏地想起60 年代中的两首文艺愛情曲,那是“阿蚶”年轻时代表雪隆学友会的骄傲,唱响了数次餐会生活營的抒情曲子:《只有我和我的心知道》、《我亲爱的》。提问他是否还能记得完整歌词?話語未畢,“我的生命中,充满了什么曲调,只有我和我的心知道――”歌声一时响彻餐室,这群周报社樂齡学友依然这么真情可爱,锁住昔时青春年少的心魄,兴奋找回了共同记忆。“清晨像一位朋友,在我家门前经过,月晚像一朵花儿,在林间降落――”副歌也没遗忘歌词。“究竟为什么,守候,我向谁求什么?只有我和我的心知道――”众人顿时显诧愕神色,竟然能一字不漏。

接下去另一首:“我亲爱的,请你相信,如没有你~我~心中犹豫……你的爱人,正在叹息…… ……”歌声嘎然而止,顷刻间互相对望搔头、缩肩、睁眼、摆手,没人接得上;毕竟岁月使我们流逝了部份集句,也退化每位脑髓与体质~

手机响起,在线上是張亞強声音,心烦追问为何等我们半小时还未见踪影(他与韓雷疇两夫妇已先到前头休息站停歇喝茶)?之前的一通电话是在我们刚下车步入《醉月楼》餐馆,我有告诉他我们需要享用午餐,耗时大约一个钟。也许电话连线时不清晰,也可能張亞強耳重,呵呵,抱歉張亚强,万分感激你的热诚。

快乐午餐结账费用由黃秋霞抢先付了。口快友说“荣耀”无影牌先赠給她,回程在美罗品尝鸭腿麵才禮讓給叶锦坤,坦荡蕩为大家解糗。

车子继续往北驶去,心向高原大聚会,无意間半途已喧闹一阵。

[註:叶锦坤、黃秋霞、叶惠玲、陈美琴、林月英。(共車 一)
朱国强、杨思源、李任平、史君钦。(共車二)
周永建、陳隆陞、黃宗霖、李雅茵、林寶釵。(共車 三)]

2 responses to “去时途中樂

  1. 感谢偉之学兄的点睛插图!

    紫光系统再次乱凑戏弄我, 一不留神”擺杯斟茶”竟出现”擺盃斟茶”, 那来這麼多”奖杯”盛茶。

    Like

  2. 前往金马仑途中记趣,隆升手到擒来,犹如小菜一碟,韵味十足。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