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

— 记“生活营歌”的创作与首唱

何伟之

1956年刚上初中一,心智仍脱离不了小六阶段的稚气,少不更事,就与中国学生周报结了缘。

那年,参加了在金马仑高原举行的第一届生活营。地点:白宫。

白宫是坐落在高坡上的单层独立式欧陆洋房,居高临下,放眼高原一片翠绿景色,近处可俯瞰丹纳拉打高尔夫球场延绵的绿茵。cameron01云雾霎时飘来,霎时消退。风是凉的,雾是湿的,从平原带来的热气顿时化作缕缕轻烟,悄然消退。二十多位来自新加坡和马来亚各地、不曾谋面的青年学生,几乎都是第一次远离家园来到高原,两个星期的集体生活与共同学习,把他们从陌生变成知心,给山坡上的白宫和一草一木感染朝气。

记得从金马仑山脚到丹纳拉打镇,一路山林苍翠葱郁,山路狭窄弯曲,依着山势盘旋而上,仿佛翻山越岭。那时哪有豪华冷气旅游车,老爷巴士低档行进,搞得一车人七荤八素,面如土色,魂飞魄散,真是“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那时,马来亚独立呼声响彻云霄,正准备在次年八月宣布独立。此时金马仑仍是英国殖民地政府颁布监管严厉的“黑区”,其中重要两项措施是严控区内人民的流动和医药粮食管制。在两个星期的生活中,我们是靠粮食配给准证过活的。大家在脑袋昏沉之中,经过了几个野战部队荷枪把守的检查站,向高原的盆地缓缓行车。

五十多年前的金马仑高原,气候是沁冷的,说话时嘴里还冒着寒气。虽然带来了寒衣或夹克,还是让我们这群平原来的小伙子们猛搓掌心,大喊吃不消。因此,最让大家依恋的时段,是在阳光下与陈思明、史诚之等师长讨论生活思想和学习难题,尤其是那些高中的学生,特别喜欢请教高中后的升学问题。另一个让人兴奋的时段,当然是钻入被窝的时候,十来个男生一字排开打地铺,大家滚在一起,然后呼呼大睡。金马仑02

白宫的客厅摆着一台钢琴,只见奚哥(会璋)坐在琴前抚弄琴键,弹着陌生的音符,一边在谱子上划来划去,后来才知道他在谱曲。两天后,奚哥召集了几位男女学员围在钢琴边,随着他的琴音唱出了“生活营歌”。从试唱到练唱,奚哥在显得有些凌乱的谱子上屡作修改,重复的唱,越唱越起劲,每个人都难掩心里的兴奋。奚哥是小个子,穿起短裤十足中学生的样子。最后一次唱到最后一个音符之后,他从位子上跳了起来:“大功告成,明天正式排唱!”大家报以雀跃的掌声。

接着下来是抄歌谱和印刷,建子作曲、燕归来作词的“生活营歌”正式面世了。第二天在白宫首唱,嘹亮的歌声从高坡传遍碧绿的草原,飘向沉默的山巅,“……我们的心地像太阳,像太阳一般磊落明亮……我们的意志像岩石,像岩石那样坚固刚强,我们的活力像松柏,像松柏一样的劲拔青苍……”
“……来来来来,年轻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一同工作,一同生长……我们的情谊像不沽的泉水,永远永远不能相忘……我们的抱负像雄伟的堡垒,耸立在马来亚的高原上……我们是真理的追求者,诱惑打不动我们的心,打击不能使我们退缩彷徨……团结团结,来实现我们的理想……”,激昂跳跃的音符向着大地唱出年轻的热情和憧憬。

屈指一算,这首歌如今一唱就唱了五十七年。高山、原野、乡村、城市和大海,处处飘扬过这首热情洋溢的歌,有时令人掀起回肠荡气,有时令人热泪满眶。目前身在美国三藩市充满艺术细胞的建子,在瑞士养老的前北京大学流亡学生燕姐,他们的身影还历历在目,刻印在前期学友们的脑海里,不曾谋面的后期学友们只有在歌曲里去塑造心目中的印象。无论如何,这首“生活营歌”的确陪了许多青年学生走过几许坎坷激荡的岁月,风中雨中陪我们成长,它是我们心中不灭的旋律,我们生命之歌。

One response to “再回首

  1. 唱“生活营歌”感想
    少年的我,在唱生活营歌时,并不清楚歌词意思,尤其是:来实现我们的“理想”,这理想到底是指什么?
    但这生活营歌实在是经典作品。其旋律和歌词,搭配得真的非常贴切,已经不是一个“好”字可以形容。从低音的开始,不久即进入状况:从大自然描述心声,从内心抒发至诚感受,诉说大家的情谊和理想。旋律高潮起伏,拍子活跃,充满生气。在末段铿锵有力,唱者荡气回肠,听者无不动容。
    从50年代一直唱到今天,一点都没“落伍俗套”的感觉,是跨世纪的次文化不朽名曲。
    但有一点感受,我大胆和大家分享--我和唐朝歌王庄锦和曾在槟城谈到我对这歌的一点意见。是这样的:不知怎的,在1967年,我第一次听李鼎城(后来变成我的妻舅)教我唱这歌时,我总是感觉在“永远,永远不相忘,我们的抱负…” 处唱成“永远,永远不相,忘我们的抱负….” 那听来意思就和原意相背了。…忘我们的抱负哦!
    我不知这乐句这样安排是不是有特别的意思,还是我个人胡思乱想,不会唱。
    我觉得如果把这乐句稍移动一下,前句删去第二个“远”,下句前面加个“愿”,变成:“永远,永不相忘,愿我们的抱负…..” 唱起来,心中就没有那个疙瘩。
    既虽如此,“生活营歌”,仍然是我至死都不会忘记的歌。这歌曾带给我们团结,撩起了多少甜蜜的回忆。
    我相信,100年后,还是有人继续唱这歌。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