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梦牵,还说当年…

王丽璞

那年去太平山,我们是哭着回家的,那时正值青春年华,感情丰富,当惜别晚会的烛光点起,很多年轻的姑娘们已经哭成一团,印象中有吉隆坡的陈玉梅,怡保的古奇足,江沙的关玉蝶和李来姑,(奇怪,怎么太平的女学友我一个也想不起)当然,男学友们为了表示硬汉一条,都装作若无其事,直到友谊万岁的歌声响起,即便像钟德盛如此身经百战的好汉,在主持节目时也语带哽咽,而最dangnian02会搞笑的黄木良和曾兴华也楞在一旁,低头不语。一离开太平,眼泪就夺眶而出,不只这样,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茶饭不思,惶惶不可终日,只差没去跳楼。

这一次,没有哭,(会不会是榨不出什么汁来了)不然老泪纵横,丢人现眼,毕竟,这已是一瓶历尽沧桑的陈年老酒,应该在适当的时候释放一些芳香。

再说,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触,95年参加了一次生活营,相隔16年,才在去年相聚福隆岗,这回是第三次,很多老友都相继离开,老姚,马汉,金顺,德麟,齐清,福盛,武茂,当中的马汉和齐清还是我参加第一届学报作者野餐会在波德申清风阁的营友,游枝,周唤也是,我们三人竟成了这次生活营的幸存者,为我们祈祷一下吧!

当然,有得便有失。太平湖成了沙滩,太平山变得高不可攀,徒步上山,连亚强和国泰这样的年轻小子都要退避三舍,我们只能望’山‘兴叹,更甚的是,上到山顶,茫然一片,别说带雨的云,十八丁的海港已失去方向,不禁要感叹世事的变迁。。。

换个角度,还是有些收获的,见到半个世纪前的许多老友,心里倍感安慰,林圣厅牧师,还是那么风趣,感谢主,潘清辉校长,还保留着以前那份淳朴,没有在时代的洪流里被冲走,可喜可贺,游枝博士,搞笑的性格还在,只是多了一点爱因斯坦的味道,何宪铜,竟然是我半个老同事,一见如故。dangnian01

当然,也认识一些新学友,台湾来的亚春,牛肉干很不错,以后记得多带两箱来,本福的印度神油也不错,我差点喝了一瓶,至于那些常见面的世纪老友,就不用在这里赘述了。令我有点受宠若惊的,竟然有人挑起’沙河雁‘这个古老的记忆,他是我五十多年不见的关玉蝶,也不知当年有没向他借过钱(歌王不是说过要让人记得你,就向他借钱吗),不过每次去江沙都向他借脚车到处溜达倒是真的,只后悔当初没有把他的脚车卖了换旅费。

这,当然要感谢主办当局的厚待,到底北马人还是有那份热情的,太平湖和红树林还是值得一游的,十八丁的胆固醇大餐也不错,让我们步步高升,老运亨通。

值得一提的是,明年这一刻,轮到怡保,还有人自动起立接这个吃力不讨好的烂摊子,精神勇气可嘉,建达,业游,标国,庆和,要加油哦。

One response to “魂梦牵,还说当年…

  1. 想不到王丽璞的文笔如此流利……都说学友会里卧虎藏龙咯。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