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静静落下 — 怀念王丽英

丽英03
黄国强

王丽英在新加坡国大医院的病床上,与癌症挣扎了半年,终于在五月六日傍晚蒙主恩召,撒手人寰,魂归天国。离开了爱她的丈夫和儿女,及无数舍不得她的亲友。

王丽英是我太太月兰的小学同学,她们彼此认识超过半个世纪,感情很好,又是学友,生离死别,自然是伤感的。但因她们都是基督徒,有共同信仰,相信将来在天上重逢,因此就不至于太忧伤。60年代,我们和丽英都在太平。但说实在的,丽英并不是正式学友,也不常到学友会。

太平的学友,她认识不多,槟城学友她反而认识更多。因为她经常参加槟城学友会举办的潮声野餐会,和他们打成一片,并经常和他们保持联络。

丽英小学读华校,中学读英校。既或如此,她的华文造诣相当不错,经常写诗。这看来和她豪迈的外表不太相衬。在60年代,她以笔名“天泼”的新诗常常出现在《南洋商报》副刊。

我问丽英为什么不要申请成为学友?她说:“我不像你们这么单纯,我思想很多,如:学友会的活动经费是从哪里来的?他们搞学友会只是搞文艺活动这么简单吗?”我见她思想复杂,也没问太多。

我太太说,在年少时,丽英是朋友中的军师和开心果。若大家遇到难题或任何不开心的事时,她总会幽默地为大家解答难题,并给予智慧的开导。丽英衣着朴素,不施脂粉,为人正义,思想敏捷,敢怒敢言,有女中豪杰的气魄。王丽英~1
丽英很能吃苦耐劳,中学毕业以后,曾任推销员,到处沿门挨户的推销产品。后来被云顶娱乐馆的高薪吸引,丽英毅然辞掉推销员职位,到云顶赌场当荷官。

一日,有一对新婚夫妇到云顶度蜜月,趁机到赌场去碰运气。丽英当时在值班,那对新婚夫妇一开始就输了,但丈夫没收手,一直想翻本,继续碰运气。丽英对我们说:“我看到他们在输钱之后焦急的表情,知道他们并不富。我当时多么想劝他们离开,因为在那种冲动的情况下,头脑紊乱,思路不清,他们不可能赢钱的。无奈我在工作,必须忠于职守,不能开口。”结果那对新婚夫妇输掉了7000元,几乎输光了,才悻然停手。

那晚离开赌场,丽英在停车场碰到他们。丈夫用非常怨恨的眼神怒视丽英,丽英只好无奈无言的闪避。回到云顶宿舍,丽英想了整个晚上,认为基督徒在云顶赌场干荷官这活儿,很不符合她的信仰,很令她心里难受,结果辞职不干了。

丽英也很重情。一次我太太(未婚前)在森美兰利民济乡村小学执教时,碰到巨大的打击,整个人无法承受挫折,每天失魂落魄。丽英知道了,特地请假,从新加坡赶去利民济找我太太,陪同她三天,一起过黑暗幽谷。她在寻找我太太途中,还被恶狗追,被咬伤。

丽英患癌症的消息,是关玉蝶学友通知我们的。玉蝶学友也是基督徒,和丽英参加同一间教会。因为丽英知道我太太心肠软,爱哭。所以不肯告诉我们她患癌症。

前几年,丽英和我们第一次参加了怡保学友在金马仑蒂蒂旺沙举办的“前缘再续”生活营。之后的“前缘再续”生活营,除了在福隆岗举办的那次因为日期和新加坡大选相撞,她没参加以外,其他的她都参加了。连在太平举办的生活营,她纵使癌症初愈,她也没错过。
丽英02
丽英在割除胃癌手术途中,小肠意外的弄穿了两个小孔。后来导致小肠的食物流出肠外,造成发炎。后来因此留院很久。“要不要控告那医生疏忽?”很多人这样问。“不要。何必呢?这是意外。谁要造成这意外的呢?控告医生,对他的前途只有伤害,而对我的健康也没有帮助,我不告。”

由于我和太太经常去探访她,她的丈夫和我们也认识了近30年,她的儿女也从小就认识我们。一日,她丈夫给我短讯:“医生说丽英在世时间无多,你们得赶紧来看她最后一面。”于是我联络了新山的学友(汉清、玉英)和槟城的学友(维富),选好日子,一同到新加坡国大医院去探望她。碰巧,玉蝶学友和丈夫也连同新山的林福气学友一同前往探访。

福气学友从癌症康复,要告诉丽英抗癌之道。可惜丽英无法进食,福气兄的抗癌之道对丽英无效。(福气兄的抗癌之道是多吃蛋白质,增强本身体质,对抗癌细胞。)

丽英病卧在床,身体瘦弱,半年来只是靠营养品养生。到了最后阶段,小肠缠结,食物无法通过,排泄物从管子流到体外。但是一看到我们,非常兴奋。老友相见,恍如隔世。丽英为人乐观,完全没有因受癌症折磨而消极悲哀。

在大选後第二天我们在吉打牛伦探小姨子。傍晚六时,丽英的丈夫发短讯给我说:“丽英不久前平静逝世。”我也将这消息通知了一些老友。

星期三晚上,我、月兰、玉英、汉清,一起到丽英治丧的蔡厝港去追悼。第二晚丽英的教会举行追思礼拜,参加者坐满现场。玉蝶和她丈夫也参加了。我受邀上台致辞,并念出丽英生前最后一篇诗:

《感恩》:~王丽英~

假如今日我就离去
你会否记得我
诚心期盼 在你心田
我曾洒下
仁爱 喜乐 和平 忍耐
恩慈 良善 信实 温柔
和节制的芥粒
假如今日我就离去
我必定深深感激恩主
是你珍贵宝血牺牲
洁净了我的罪孽
假如今日我就离去
紧记别为我哭泣
我已安稳在恩主怀中
享受属天的团契

别了,丽英。我们将来将要再相会。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7 responses to “星,静静落下 — 怀念王丽英

  1. 得知麗英的死已是26日,我驚訝了一下,我怎麼這麼遲才知道! 但願她安息!我喜歡她的爽朗straight forward!

    Like

    • 慧枝,你好。我在5月22日就上载这文章了,你没常来学友之窗,所以後知後觉。以后天天来,就不会 miss 任何消息了!不然以後我死了一个月後,你还问:“最近国强好吗?” 多不好意思呀!

      Like

  2. 拜讀了大家対麗英妹的懷念文章,也很想寫些感想,無奈又沒文采,心酸酸的。

    Like

  3. 很为丽璞真挚的短文感动!是的,生命原本是脆弱的,所以要特别珍惜!有人下车了,车上的人还要继续往前走。旅途既匆忙又孤独,列车到站了,梦才会开始… …

    Like

    • 。。。记住昨天,珍惜今天,展望明天,哪怕是生命列车越开越快,乘客越来越少了。。。愿和伟之兄和所有的学友们共勉之

      Like

  4. 人生确是那么短暂,生命确是那么脆弱,仅管星月依旧灿烂,他却这样悄然离我们远去了,歌唱吧,唱一首哈利路亚,欢呼吧,让上帝听到我们的呼唤,我们心中仍有的喜乐,感恩和对生命的礼赞。。。。我的天,认识丽英,也不过是那短短的一瞬间,在去年‘前缘再续’的太平湖畔,我劈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不会是我失散的妹妹吧。,虽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他却是一直不停的笑,豁达开朗的笑 笑 笑,没有深谈,只有寒暄,还说过去新加坡一定会拜访他呢。这就是人生吧,或者说这是一场梦,一场没完没了的梦吧,哈利路亚 !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