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舞孃-陳惠珍

陳隆陞

十二歲時的某日傍晚,曾看到已成年的表哥,將手中拿著一張瀏覽過的廣告紙擲在桌上,忽然很詭奇地扭着臀部,舉起雙手在頭頂兩側,手腕不停地轉呀轉,口中哼着挺耳熟的西洋流行樂喳喳音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同時興奮地唸唸有詞:Rose Chan ! Rose Chan is coming !
rosechan01
好奇接過廣告紙,稍瞄一眼英文字粒那頁,即刻反過來細看中文版頁。紙上印有一位丰腴胸脯半露,噴火妖冶形態女人全身照;巨大醒目粗体字粒標寫著:星馬第一“性感肉彈”——陳惠珍,今晚 隆重登臺。右下側則印有一張女人被大蛇纏繞著身子,夸張地瞪大眼睛,雙手緊扼蛇頸圖片,手寫體如是標註:玫瑰与蟒蛇大決斗!緊張刺激!男士們快來捧場!包你好看!

單純的兒童心靈,下意識略略知道這是“邪門”表演;心知反正兒童不宜的演出,看了廣告紙也不去胡思亂想。好學生早已被師長深深灌輸,堅決抗拒荼毒身心的任何不健康節目。

其實在這之前,無意中在他人抽屜里看過一套寫著“七脫舞”小照片(1寸半X 3寸),早已知曉陳惠珍舞孃大名。尚記得“不小心”看到的七張照片,第一張是脫去長髮上的花結頭紗,下一張是脫掉領巾,再下來脫去手腕上紗手絹,再以不同角度脫身上輕紗睡衣,脫腿上的黑絲襪,脫螺旋椰殼似的乳罩肩帶,最後一張第七脫是沒穿亮緞短褲,只穿三角內褲及雙手托著豪乳,高峰兩點貼上兩顆星星布片。當年仍然是乳臭未乾的純潔小童,好奇心只翻看多一遍,氣定神閑並沒有思路上強烈反應,有的是与一般婦孺的道德共識,判定這脫衣女人是不正經的“壞渣謀”!rosechan02

七十年代末,陳惠珍重出江湖,浩盪地帶領著一團乾女兒艷舞團到馬六甲二輪戲院登臺作秀。廣告車沿街播報宣傳,是連續演出几晚,是否賣座鼎盛,則不得而知。社會風氣對性教育不苟開放,那年尚是一位知青的我,思維上囿在禮教牢籠,的確沒膽色貿然去觀看,深怕被熟人撞見訕笑時有多尷尬。

世間巧遇事件是存在的。有日過了中午時刻到武牙拉也用餐,走在布匹商店林立的五角基長廊,忽然聞到一股濃烈香水味,驟然間眼前站立着一位穿著時髦,眼戴墨鏡,左手腕仗恃在一位小白臉青年身子,右手拉起布片端視良久…,身旁友伴即刻推一下我的胳膊,打個眼色好像示意什麽,我定神一望,霎時驚醒這不就是鼎鼎有名的艷舞女郎陳惠珍嗎,竟然在鬧市中看到她的廬山真面目。悄悄地眼角斜視幾秒,只覺她身形高頭大馬,秋孃半老但皮膚白皙,巨框墨鏡罩住了半個餅臉,根本也無從察覺出她的風韻如何。

老男人朋友偶爾提起脫衣舞都眾口一詞説Rose Chan 是星馬的開路先鋒!一代傳奇脫衣舞孃在我回憶長廊卻僅在鬧市街中驚鴻一瞥她的半個臉龐……

(兩張舊照片是于網訊中看到,謝謝 Frankie Tan 學友傳過來讓我懷舊一番。)

One response to “玫瑰舞孃-陳惠珍

  1. 1987年5月25日,陳惠珍罹患癌症在槟城逝世,結束了她62年來由絢爛歸平淡的傳奇一生。她在舞坛风云一时,也赚得财富百万,可惜晚年的病患,使她千金耗尽郁郁而终。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