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大说开来

何伟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朋友‘老大’前‘老大’后的把这个桂冠套在我的头上。往往饭局过了一半,或是酒过三巡当儿,斜刺里一声“老大”常令我仓皇张望来确定主角是谁。环顾四周后,在多数情况之下,我有幸变成最后的主角,使我有得奖的感觉。

看来看去,老大还是个绝对褒多于贬的称呼,对话的一方将另一方尊为老大,是一种崇敬的尊称,我只好不置可否,受之有愧。

纹身老大

纹身老大

老大一词可说由来已久,乐府诗集长歌行的“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年轻的时候怠惰,老来就悲伤一生。这里的老大就是年纪大的人。唐代诗人贺知章在回乡偶书中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之句,道尽晚年归乡的凄凉。白居易在琵琶行里咏叹“老大嫁作商人妇”,红楼梦里那个“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薛老大,那般贪婪无度,碗里的还没吃完就朝着锅里探个究竟。

老大这词儿可不是随处乱喊的,茶肆酒楼大呼老大,必定语惊四座引来好奇的目光,以为是什么大哥驾到。黑社会头目经常以老大自居,且享受这个称呼。喽啰们之间尊称首领为老大之余,带着的言外之意即不要以为你比我大,我的上头是老大,排行第几任由你猜,至少你我是平起平坐,不要沾我便宜。

我才是老大

我才是老大

因此,黑社会火拼之前必先向对方摆个架势,“你算老几?”鼻息之间带着轻蔑,那味道孰可忍孰不可忍,力拼老大一席之地已到没有回旋余地,唯有在棍棒刀枪与拳头交加之下见真章,谁是老大,打了再说。

说也奇怪,这个浓浓江湖味的词儿,在堂堂的政党殿堂内却奉为党魁的代号,麾下数百万党员底下昵称总会长为老大,大小头目们也老大前老大后在党魁周围呼喝拥簇,蔚为奇观。林敬益也曾是另个政党的山头寨主,绰号傻子医生,可是没人斗胆当面直称他傻子医生,恐怕还没叫完傻子医生时已被他抢白一番。无论如何,称他老大,他却欣然接受。林医生这个政党老大可说最具江湖本色。

至于非华裔政党如巫统、印度国大党的一号人物,非正规却相当通用的尊称是“老板”(Boss),比老大的称呼几乎更胜一筹,米饭老板是也。相形之下,我这个老大,与政党、黑社会的老大比起来,差远矣。(转载自2013年1月18日南洋商报商余副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