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鬼记

何伟之

话说20年前我任职北京期间,业务上的需要使我经常到各地访问洽商,住酒店便成了不可或缺的头等大事。某年秋天,为了到T市出差,行前在网络的介绍看上了一家饭店。行程有点紧逼,如果当天把事情办完,就可趁夜赶回北京,要不,就在那家饭店借宿一宵。

出席了一个冗长乏味的会议,临时参加一场好比饮酒比赛的晚宴,热闹了一番之后已近午夜,只好翻开记事本,给饭店打了一个电话,随即打车往饭店开去。出租车司机马上就知道这间饭店,不费十分钟就抵达饭店大门口。LLC03

袁世凯是常客

T市的人都知道这间饭店,因为它创建于十八世纪,是当年中国的第一家外资饭店,英美日和加拿大都曾在这里设立办事处,大元帅袁世凯和一些知名的民国政要也是这家饭店的常客。进入饭店的大门,灯光昏暗,穿过一段长廊,墙上一边张挂着许多大型黑白老照片,暗淡灯光下模糊看到袁世凯、孙中山、张学良、赵四小姐、李鸿章、溥仪等人在饭店里的活动情况。侧面的西式咖啡厅已经熄灯,一路不见人影才到里边的饭店总台。LLC04

总台柜面站着一位闲着的中年男子,看来是等我的到来。打了个招呼,办完了例常的入住手续。他领着我到老旧的电梯口,这架中国第一部电梯把我送到四楼的客房。这时候醒悟起饭店里似乎只有我和那位柜面上的中年人,但还是不以为意,心中唯一的疑窦是这家饭店应该是处在半营业状态中。

在床边下角移动

进入客房赶紧把所有的灯挚打开,灯光一样带着昏暗,房里的一些角落仍然幽黑,但感觉客房罕见的宽敞,大号的双人床摆在一边,还有一个衣帽间。敢情是喝多了酒,有点昏昏欲睡,看看腕表已是凌晨十二点半,作了简单的梳洗就将自己向大床抛去,千斤身躯顿时舒畅解脱。正在入睡非睡当中,忽然感觉到睡床另一边靠脚的床角,微微的沉下去,那是一种受到重物压着或是有人坐下的感觉。我单枪匹马入住,房里不可能有第二人背着我,在床边的下角移动,心念一动,一阵寒意从脊椎凉到脚趾头。LLC02

这时,满脑袋的恍惚和体内的酒气豁然消失,心想不管如何,也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心意既定,我奋身跃起往床下角猛然踢去,什么也没有。这时才觉得自己可能喝多了,心生暗鬼,不由得笑自己神经过敏,来安慰心里些许的恐惧,然后蒙头再睡。

忽然,洗手间传来打翻玻璃杯的清脆声音,不速之客似已转入洗手间。等候须臾,不再传来声音,我跃起身来大喝一声,一个箭步冲向洗手间,只见玻璃杯果然翻倒了,可是哪有什么人影?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身边滑过,不觉打了一个寒噤。这一刻,我知道它就在那里,但没见到它。

我随着急忙打开房门,嘴里喃喃地忙说对不起,打扰了。接着匆忙把一些早前取出的物件塞回背包,快步跑到仍停留在四楼的老电梯,到达楼下柜台已不见那位中年男子。我抱着背包走到饭店外的大路旁,在寒风嗖嗖中看看腕表,时间指着凌晨两点半。惊魂甫定,我深深吸一口气,尤为自己庆幸。还好,刚才撞上的准是袁世凯的副官,不是袁世凯。(原载南洋商报商余副刊2012年12月29日)

4 responses to “遇鬼记

  1. 好久没有到 “ 学友之窗 ”来了,要不是何总的提醒,我们还差一点忘记了有这样的一个平台,不过,看过了你的鬼故事,倒让我想起以前在学友会的很多陈年往事。。。。

    Like

  2. 图片是“偷”来的,深怕贵报惹上侵犯版权。以后若真拍到“真鬼”,当会与你共赏。

    Like

  3. 图片也是有算稿费的……哈。

    Like

  4. 何老大,原来《遇鬼记》有精采图片,其实你可提供给我用的。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