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哥城谜事

何伟之
安哥08
柬埔寨暹粒北五公里,有座失落的城市。这座在公元802年形成的安哥王朝都城,经历数百年经营而于十五世纪遭到北方泰人毁城之灾。大肆掠夺与破坏之后,活着的将兵和百姓弃城投奔南方三百公里外的百囊奔(金边)。 
 
安哥皇城内的朝廷王孙、王妃、重臣及人民惊慌逃闯,撇下身后的硝烟,在百囊奔这片黄土飞扬的土地苟延喘息,重建家园。从此,安哥外闯的孤臣孽子,在肥沃富饶的百囊奔繁衍生息,班师回朝的雄心逐渐淡去。这片沃土傍着奔流的湄公河,给了高棉苦难人民新的希望与起点,新的王宫也建造了起来。 安哥01

安哥城的劫难,顷刻间把巍巍壮丽的图腾,变成战场,而后荒凉,几经炎阳与风雨的侵蚀而淹没在浓密的热带丛林,在人们的目光中消失。白天和夜晚,它成了蛇鼠猛兽与山林鬼魅栖身之所。这似乎是应了众神的诅咒,隐藏着的让人心寒的神秘,使安哥城的后人忘了这座古老皇城曾经发生的事。那些歌舞升平的繁华盛世、那些熙攘往来的街市荣景,在美丽的死亡里化成尘埃,留下战马的蹄印、断壁残垣和幢幢石雕的巨大面孔,兀自垂泪。安哥05

残破的寺塔寂寥的仰望着白云苍穹,壁上的雕刻依然眷恋往日的辉煌,殿柱在石缝间拔地而起,石阶与祭台在败瓦废墟里挣扎着维护它们的地盘,层层迭迭的大石头有序的散布着,像是鬼斧神工的安排,又似一个不可收拾的残局。残局里带有浓厚的印度教色彩,在风化的斑驳中,描述魔鬼与天使的交战和地狱的轮回。

愚昧令那些逼近这座庞大森林的闯入者感到畏惧,那六百多幢长满绿苔的石雕与石墙,好像鬼魅般躲在阴暗处狞笑,甚至传说有些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不明的角落。这里,时间像一条干瘪的河流,无力的喘息而死去。柬埔寨在历史断层的缝隙里,期待在黑白之间涂上色彩。然而,它却在匆忙或悠闲的游客脚步下,承受无情的践踏。人们仅仅记得的,只是一座古城的遗迹,它的远古故事没有人愿意翻开阅览。安哥04

或许人们不想提及那段亡国之耻、毁家之痛。古城湮灭的三百多年后,法国人亨利莫合及伯希等人,按图索骥、深入探险与反复考证,才将埋葬在藤蔓与黄土的安哥窟古迹得以重见天日。然而,出土并不意味生命的重生或是生命的真实,充其量只不过是一道痕迹,见证历史利刃划下的伤口,在心底隐隐作痛。(转载:2012/12/15南洋商报商余副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