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巧不成书

黄国强

大概是1969年某月某日晚上七时半,我在家用过晚饭,骑着脚车到太平学生周报学友会去参加什么联谊晚会的,听说槟城有几位学友要来交流,那真是好消息!

太平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位于讲粤语的怡保和讲闽语的槟城之间。因此太平人一般都会讲粤语和闽语,有些连客家话,潮州话,海南话也会讲,只是在学友会,大家都讲华语,深藏不露。

怡保学友的华语,常带广东音,没有槟城学友那么标准。太平的华语水准是中庸之道,不好,也不差。不过多数槟城学友不会讲广东话(怪杰赵维富除外),他们和怡保学友自然有一点语言上的隔阂,因此,会多种语言的太平学友就显得左右逢源。

因此,太平学友和槟城学友熟稔,也和怡保学友熟稔。在语言上占了优势,很吃得开。因此怡保学友喜欢来太平,槟城学友也喜欢来太平。怡保学友喜欢到槟城去与否,或槟城学友喜欢到怡保去与否,就不得知。

我踏着脚车,到了保阁亚三村。听说保阁亚三村是当年全马第二大华人新村,纵横的马路,井井有条,要到哪里都方便得很。离开学友会不远,约莫只走十分钟路程,就有美食中心,从早上五时到子夜一时,都有小贩售卖美食。只要有钱,什么时候都不怕肚子饿。

还有三分钟就抵达学生周报,前面有四个身穿恤衫长裤青年正在步行。那时在这村子里,大家都很朴素,多数人都穿短裤,很少见到本地长裤青年晚上在路上散步。怎么今晚那么奇怪?

那四个人在我前面的路上,好像有点彷徨,在讨论着,有个指东,有个指西。当我靠近了他们时,他们其中一人忽然向我招手,轻呼:“朋友!朋友!”

我自然停下脚车。

“对不起,我们迷路了。我们是槟城来的。请问你知道这里有间学生周报学友会吗?我们要到那里去,但迷路了,不知道应该走哪一条路。这里的每一条路都很像,我们搞糊涂了。可以麻烦你告诉我们吗?”

“哈!真巧!我是学友。我正要到那里去呢!来吧,跟我走。”

“哈!太好了!问对人了!”他们高兴得笑起来!

我下了脚车,和他们一起走,半路讲的话,我已经不记得。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在下个路口拐左,再走两分钟,就到了学生周报学友会。

原来他们是来参加联谊晚会的。他们当中一人就是刘以典,还有颜宏高,郭本福和其他人。抱歉!忘了他们是谁。毕竟那是40年前的事了!

因为前天收到刘以典来电,故忆起这段往事。

One response to “无巧不成书

  1. 国强,
    真佩服你的记忆。茫茫中似乎还有这一件事。我只记得每到假期和妈妈讨了5块钱就出门了。那时还可以hitch-hike(达顺风车)。年轻的日子真的很怀恋。年老的朋友更值得怀恋。以后不要提起40年前或几十年的,就说以前以前就可以了,好吗?记得尤雅的“往事只能回味”这首歌吧。。。。就只能这样。
    本福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