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院出院

张齐清

说真心话,我这次住院并不是什么大事,除了家理人,只有一个好朋友知道。这两年我身体常出毛病,朋友亲戚一知道,便赶去医院或来家里探望,让我心中很过意不去,因此依照专科医生的安排,由请了半天假的二女儿送我进院。

我交待家人,在住院期间若有电话找我,就说我外出几天。

张齐清


为什么只有一个朋友知道?因为这位朋友的孩子给他庆祝60岁生日,他来电请我们夫妇参加寿宴,我只有据实以报。

手术后的复诊检查

这次住院,源于我的每半年的手术后检查。去年五月,我因为腹腔动脉瘤肿大,我的血管科教授Mr.Grigg 建议以人造血管来取代生病的部分血管,我同意后,他动手术替我安装了六公分的人造血管。据医生说,腹腔动脉瘤是医学上说的“沉默杀手”之一。正常的尺寸是直径两公分,我动手术时,瘤肿已经超过六公分,随时有破裂的危险。患上腹腔动脉瘤是“不痒不痛”的,若没检查出来,到血管瘤破裂,就会失血过多而逝世。

手术后,我每半年得回去复诊。主要是做超声波检查。在这次例常超声波检查中,教授怀疑他替我安装的六公分人造血管有漏缝,因止建议我去做扫描。血管扫描是需要注射含微量铅的显像液进血管,拍摄时才能显示有问题的血管部分。我因为右肾被切除,教授担心含铅的显像液会伤害我的左肾,要我住院去做预防工作。

百般无聊玩“爱疯”

在医院三夜四天,医生要我定时吃药,24小时吊点滴,抽了四次血。我没有生病,但整天躺在病床上,时间很难打发,整天老是望着天花板,偶尔也看看吊在床前的电视机。百般无聊中我只好拿出“爱疯”iPhone来把玩。

坦白讲,我的iPhone 4换了一年多,很多功能我不会操作。这次住院,我只好从它那里查邮件、上面子书和看新闻,顺便了解各种操作。

我晚上太早睡,早上六点钟,天没亮便醒了。无所事事,便玩起“爱疯”来。在面子书看板上有很多功能指示,我每一个都去查看。有一个写着“地点”,我按了一下,它指示我报到,我按“报到”,它标示了两家医院的名称,我一看不得了,这么神,连我在医院也知道。我再按我住的医院名称,面子书上马上显示我住进医院。我这才想起,马上去涂掉,但是不知道要怎么消除。

结果天亮后不久,问候电话不断打来手机,面子书上也出现很多关心问候,为什么我忽然又进院?原本不欲人知我进院,结果玩“爱疯”,却弄得更多人知道,让更多人担心,真是罪过。

扫描结果应该不算严重,因为教授让我出院,并约我两星期后,再去诊所看他。 若是严重,他会要我留院治疗的。

(张齐清,不幸于2012年3月22日在澳洲墨尔本家中逝世。他早年毕业芙蓉中华中学,后负笈台湾政治大学修读新闻系,个性豁达乐观、广交朋友、喜爱写作,尤以新诗与散文著称。1987年举家落籍澳洲墨尔本市开枝散叶。本文转载自2011-11-18南洋商报《商余〉副刊的病后记述。)

3 responses to “进院出院

  1. 伟之兄:

    不知怎的,上了学友之窗,想张贴一则短文,但却不得所愿,荧幕上出现Wordpress,叫我将姓名及邮址,Password输入空格内。照办后还是不行。

    知悉伟之兄 IT 知识丰富,可否将短文张贴在学友之窗的咖啡店,谢谢。不便之处,尚请原谅。

    郑建达:悼念好友张齐清

    许久没有上网了。

    今天上学友之窗的咖啡店,惊闻学友张齐清逝世的消息,不禁愕然,突感人生之无常。

    张齐清是我在1960年金马伦同届的生活营营员。记得他长得很高,比我高上一个头。不知他是否是篮球健将,常见他身手敏捷,动作很快。

    一个晚上,生活营举办化妆比赛。学友们都使出浑身解数,将带来的衣饰 或 “道具”,将自己装扮成另类生物或怪物,务使形象怪异出众。我记得当晚他打扮成一具骷髅,身上披上一件印有人体骨头的黑色紧身衣服,真是惟妙惟肖。他还故意走到别人后面,大喊一声,希望能 ”吓死“他们。许多女营员被他一吓,花容失色,惊叫之声,此起彼落,好生热闹。

    他是否有获得化妆比赛冠军,我不大记得。应该是会的。

    生活营过后,我从没看过他。后来在报章上时常有看到他的一些作品,知道他已移居澳洲,成为澳洲公民。

    举办了很多次的 “前缘再续”,以为可以在其中一次见到他,怎知每次皆大失所望,缘悭一面。

    在前几天才结束的 Matta Fair 展览会中,我订购机票,打算在5月22日至6月8日,旅游澳洲墨尔本,悉尼及Tasmania,其中在墨尔本逗留5天,便可乘此方便,找他出来喝杯茶,共叙旧情,数数脸上的皱纹及头上的白发,人生一乐也。

    谁知他却悄悄地离开了大家,令人十分惋惜。我除了为他哀悼以外,也向他家人表示歉意,希望他安息,一路走好。

    学友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一辈,学友之窗总有寿终正寝的一天,充其量最多也是20年。因此劝奉学友们多注意饮食及健康,多做运动,希望20年后,还是好汉一条。

    Like

  2. 可怕的动脉瘤aneurysm
    听到张齐清学友因动脉瘤逝世,我感到难过。愿他家人早日得安慰。
    动脉瘤是很可怕的现象。它其实不是什么肿瘤,也没有毒。它的样子像动脉上长了个小球,原因是动脉的这个部分的血管壁薄了,受不了血液的压力而鼓起来,鼓得很大,像个球。这么一来,这小球的血管壁扩张了,变更薄了,就会破裂。一旦破裂,血液就从这破口涌出。
    动脉瘤若长在腹部,血就流入腹腔。动脉瘤若长在脑里,血就涌入脑里,就是中风的一种。
    我新加坡有一位女性朋友,六年前就是因脑动脉瘤而死。那时她刚好在新加坡某医院顺利的动了子宫手术,走到会客室接见来访亲友,在谈话之间,忽然她大叫一声:“我的头很痛!”就晕倒,从此不再醒来。
    医生查出了原因,立刻开刀,在她的头盖骨开了个小洞,把压住脑细胞的血抽出,消除了脑所受的压力。医生最早也得在第二天,经过电脑扫描,找出血管破裂的正确位置,再把那烈口夹住,防止那里继续流血。
    可惜等不到那个时候,那裂口又再出血。终于造成无法挽救的地步—-脑死。
    这样的结果,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即使她侥幸的没有第二次出血,医生成功的把那裂口夹住,不再流血,但由于第一出血,血流入头盖骨和脑细胞之间的缝隙,把脑细胞压住(那就是激烈头痛的原因),加上几小时脑子缺血,她的脑子已经严重受损。她最好的结果也是得终生依靠他人照顾一生。
    她躺在加护病房,心脏仍旧跳动,肺叶继续呼吸,就像人在沉睡,还发出打鼾声。然而,她这个肉身,再也不会醒来。
    她的家人请求医生继续让她这样活下去,期盼奇迹出现。她躺在加护病房共18天。第16天时,她的血压降至50,第17天,40.第18天,心脏停止,呼吸也停止。
    动脉瘤是如何产生的?医生说是天生的,无法避免。真希望有一天,医生能帮助人,预早发现人有动脉瘤,在它没有裂开之前,就先治好。

    Like

  3. 我是南洋商报的读者,都曾阅读过他的文稿~

    摆脱手术折磨,愿他安息!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