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盖楼20年 徐枫:当商人很痛苦

从商后的徐枫,仍不失侠女之韵味


陈德愉

2004年,徐枫的先生汤君年因糖尿病并发症突然过世,徐枫接下集团主席的位置,紧接著汤臣成了中国打房标的,还被上海当局专项检查。08年金融海啸,汤臣面临更大的挑战;种种打击连番而来,直到09年后经济复苏,才稳定下来。

汤君年骤逝,留给徐枫一个庞大的集团,两个正值青少年的儿子,和一个她要去面对的严峻环境。徐枫,终于挺过来了。

一九九三年,《霸王别姬》拿到坎城金棕榈奖,四十三岁的制片人徐枫站上她电影生涯的高峰,十九年过去了,她始终记得那一年在坎城:「我和导演陈凯歌站在楼梯顶,楼梯一路下去,满满的记者围上来……。」

记者提醒她,这些年来,汤臣被称为「上海浦东开发王」,身为汤臣集团主席的徐枫目前手上还有大型开发案,所以她也是个成功的商人。

她吃惊地张大眼睛看着我,「商人?不要这么说我,我当商人当得痛苦万分,我不是商人,我喜爱的是艺术!」

说到当商人有多痛苦?徐枫眉头紧皱,一脸苦瓜,挥手说:「真的是很痛苦啊!」

二○○四年,她的先生汤君年因糖尿病并发症突然过世,徐枫接下主席的位置,推出「汤臣一品」,当年号称是「大陆第一豪宅」;紧接著,大陆祭出宏观调控措施,经济软着陆,汤臣成了打房标的,媒体大肆批评,连「朱门酒肉臭」这样情绪性的攻击都曾出现过,还被上海当局专项检查。很长一段时间,汤臣一品的销售都极不理想。

接著,○八年金融海啸,全球经济环境急冻,汤臣面临更大的挑战。种种打击连番而来,直到○九年后经济复苏,汤臣一品再度出现交易量,整个集团才渐渐稳定下来。一路艰辛,还好,徐枫终于挺过来了。

一九九三年参加坎城影展时,采访媒体印象中的徐枫气焰正盛,也比较胖,「巨星气势看起来象是美国明星伊丽莎白泰勒。」

扮演女侠,英姿飒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可不是吗?从一九九○年的《滚滚红尘》开始,徐枫制作的电影部部得奖,得遍了国内外大小奖项,她的成就被国际认同,她也从一个华语片武打女星,一跃成了国际知名影人。那时候她的电影公司在西门町,公司贴著大大的世界地图。有一天,一位资深的电影记者忍不住问她,为什么要贴世界地图?
徐枫豪气万千地回答:「因为,有一天我要我的电影在全世界都能上演。」

「我真的做到了啊!『霸王别姬』真的在全世界都上演啊!」她说。

当年英风飒飒,豪情万丈的名制片人,经过了十九年的沧桑,现在看起来已经温柔得多了;她还是很有气势的老板,双眉一样挑起,倔强的红唇依旧,但眼神是和煦的,颇有几分慈祥老奶奶的味道。

「我先生当年走得非常突然。」她说:「我和我两个孩子,都没办法接受。」那时徐枫得了严重的忧郁症,甚至曾经连睡了两天,醒不过来,也不想醒。再加上外在的压力,他们母子就这样过了三年。讲起那几年,徐枫摇摇头,手一挥说:「都过去了。」

转变的关键,还是因为艺术创作。二○○七年时,徐枫去西班牙巴塞隆纳,看到了高第的建筑,那雄伟的、充满想象力与创作性的建筑震摄了她。

「我以前都会跟我先生讲,电影是可以永远存在的艺术,高第让我知道,建筑也是永远存在的艺术。我相信,我能把艺术和建筑结合。」虽然是房地产建商,但是她宁可认为自己也是在盖艺术品。这个想法让她从忧郁症走出来,并且把汤臣的事业看成是兴趣的一部分。

这次徐枫独家赞助书法家董阳孜的「妙法自然亚洲文创跨界创作展」,她就是喜欢董阳孜的字:「我也希望以后汤臣可以做一些文创产业。」

记者问徐枫,她曾经在接受大陆媒体访问时,提到希望孩子未来接班后,能给自己两年的时间专心去拍电影;她摇摇头,表示目前没有接班这个问题。不过,虽然目前没有交班打算,电影还是要拍的。
助林青霞、秦汉翻身
讲到电影,前半段谈话都唉声歎气愁眉苦脸的徐枫,突然整个活回来了,这个字眼真是神奇,彷佛在徐枫身上洒满了亮粉,这位风韵犹存的老奶奶一下子拿起了魔法棒,变成「神仙教母」;她的魔法棒就是电影,点石都可以成金。

她最近的一部电影是二○○三年的《美丽上海》,对这部电影,徐枫很老实地说:「当我看这部电影时,我就一直想,怎么没把它拍好呢?它感动了很多老一辈的上海人,可是没办法感动年轻人,或者其它地方的人。」
对于一部好电影,徐枫是不妥协的。在她看来,《风月》也是失败的电影,《霸王别姬》则是最后一部满意之作。

迎春阁之风波(1973年)


徐枫是介入电影制作非常深的制片人,从找题材、找导演、写剧本到找演员,几乎每部电影都在她脑子里演过了千万遍,她只是把自己的想象化成银幕上的展演。当年她拿到《霸王别姬》的题材,马上去找心目中理想的导演陈凯歌;陈凯歌看到这题材时,本来是不肯拍的。

「为了说服陈凯歌拍,我跟他谈了三百个小时。」接著,她又说服了陈凯歌用张国荣,留下影坛上经典的「虞姬」。她唯一没谈拢的,是霸王这个角色。

「这个霸王,男人爱他,女人也爱他,是多么有魅力的男人。」陈凯歌要用张丰毅,徐枫不肯,两人相持不下,最后陈凯歌对徐枫说:「你心中的霸王,是完美的男人。可是我心中的霸王,是台上有风采,台下吃喝嫖赌样样来。」徐枫一想,好吧,那就张丰毅吧。

拍《滚滚红尘》时,林青霞和秦汉都正走到演艺生涯的低潮,没人敢用他们,但徐枫慧眼独具,独排众议坚持找他们演出,两人才又从谷底翻身。

细数过往,每一件记忆都在她的脑里被时间淘洗得更清晰了。这十九年来,她经历汤臣被港英政府调查的官司、丈夫过世、成为中国打房标的、金融海啸、得忧郁症……,这么多大风浪,但徐枫说:「我一直在准备下一部电影,你们以为我都没在筹备拍电影,但是等我一开拍,你们会发现我已经准备好了。」
想拍延安最后的口红
徐枫买下林语堂的《红牡丹》版权已将近二十年,她自承,很多人想跟她买电视版权,「但是我认为这会是部好电影,所以我不能让电视先拍了。」

她最喜欢的,是那种大时代、历史氛围下的男女之情、母子之情,她也最想拍这样的故事。

「我最想拍的故事,就是『延安最后的口红』。」她急促地说著:「一个乡下女孩,离开她的家乡来到城市,成为明星,然后遇见很多人,也有很多段感情。最后,她到了延安。」

徐枫描绘那个场景:「她到了延安,面对镜子,擦去唇上的口红,然后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字『毛』。」电影就在这里结束,这是江青前半生的故事。
这个故事在徐枫的脑海里十几年了,她想拍想得不得了。「他们不给我拍,每个人都告诉我,以大陆的环境,他们不可能给我拍江青;就连我去跟导演谈,导演也告诉我,这不可能拍成。」

可是,一向「偏向虎山行」的徐枫就是不信邪,「我还是每年都去争取,也许有一年,就让我争取到了。」

「像台湾现在这样,二二八也能谈了,白色恐怖也能谈了。」徐枫双眼看着我,认真说:「大陆发展这么快,也许有一天这些都能谈了。」

听起来,这部电影不只是要试试制片人的功力,也是要试试大陆人民是否准备好去面对历史?大陆官方是否准备好,让人民在自己的历史上向前走。

官方是否在准备,我们不得而知,但徐枫每天都在准备。她说,她已经搜集了很多资料,「访谈还在世的、江青身边的人,也去很多相关的历史地点实际考察。」剧本部分,进行得差不多,也与有可能的导演谈过多次。
做事期望一百五十分
最关键的女主角江青,形象在徐枫脑里徘徊多年,曾一度传出她邀请过王菲演出,王菲也非常有意愿,只是后来当然没拍成。

「首先,她必须非常会演戏……。」徐枫陷入思考:「这是一个复杂的角色,她从乡下出来时,是很纯朴的;但是她到都市,又遇到了各种人……。」

徐枫的长子汤子嘉说过:「有一天早上七、八点,父亲叫醒我说要去看将要开发的土地,那时,浦东连一条象样的道路都没有,父亲却说要把这里建成高级别墅和高尔夫球场,那个年纪的我实在难以想象。」

徐枫也曾多次陪著汤君年去考察这块荒烟蔓草、芦苇比人高的地,她的心得是:「我拍电影已经很有想象力了,没想到汤君年比我更有想象力。」

想象力是要被现实考验的,汤臣一九九二年开始投资浦东,一九九四年就遇到宏观调控,让汤君年成了浦东第一套牢地产商,天天跑三点半;但是他们撑了过去,也从浦东投资获得巨大收益,成了浦东地王。

这实在是个「冒险王家族」,当他们对一个目标充满想象力时,就毫不犹豫地跳下去,与风险搏斗;搏斗的过程对他们来说,是煎熬,但也应该是人生的享受。
徐枫眼睛闪著光,非常兴奋地跟我说:「他们(大陆官方)不让我拍江青,我就是要每年都去争取,人生是绝不能妥协的。」她六十岁的身躯里,还是二十岁打断手骨颠倒勇的侠女灵魂。

也许商场人生的励炼让她学得一些经验和教训,「我对于任何事情都期望一百五十分,这样打七折以后还有一0五分,这是我们公司都知道的。」徐枫很自豪地说。

One response to “浦东盖楼20年 徐枫:当商人很痛苦

  1. 当年冷艳的徐枫,是我最喜欢的侠女。没想到现在也是经商成功的艺术家。真了不起!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