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嘉峪关长途火车上见闻

阿陞( 台北)

普通客车就要开行


在大陆搭火车才知道台湾的火车规模有多小!从进火车站到候车大厅,再走过长长的天桥,沿著列车走了好一大段距离才登上火车。而搭火车的人多到爆炸,完全不是一个小小的台湾火车能比得上的。

每节车厢都有一个车厢长负责所有大小事情,我在上车前问了车厢长有没有办法补钱换「硬卧」?他要我去有硬卧的车厢问问。我心里一直犹豫要不要过去问,但内心深处又很想体验跟一群人挤在「硬座」上过夜是什么感觉!于是最终我还是选择在「硬座」上从西安到嘉峪关。

列车开始开动,环顾四周,在我右边的是新疆的汉人大哥,我对面是两个新疆的汉人女生,她们去广州打工,受不了那边湿热的气候便辞职回新疆,我左边是一群甘肃地区的大叔。

硬卧车厢的过道


当我拿出手机打简讯报平安,新疆大哥开始跟我搭话说,这是什么输入法?繁体字耶!你从台湾来啊?有没有那边的钱给我瞧瞧?「中央银行」(指著新台币纸钞)!我只在历史课本里看过「中央银行」!你讲话的口音跟电视上的偶像剧一样耶……。

在火车上大家都坐得很近,所以没几下子我周遭的人都知道我是台湾来的,大家传著我的新台币看来看去,他们对硬币上的蒋介石头像和中华民国等字样,都很感兴趣。大家(包括车厢长)一直询问台湾的物价、问我会不会说闽南话、台湾也是讲普通话吗?有没有在台湾遇过明星、来大陆旅游容不容易……,问题接踵而来。其实坐这种火车跟大陆老百姓聊天也挺好玩的!

一张火车票


依稀记得已夜里两点了,此时车厢渐渐安静下来,许多人已经横七竖八地睡起来,最厉害的是,有很多人直接在走道铺报纸就这样躺下来睡了。

在旅程的第3天开始,我发现在这里有沟通的障碍,或许像西安这种大城市还不明显,但在偏远的乡下地区就严重了,虽然大家都是讲普通话,但他们的腔调真的是太特别了,很多次我都要求他们重复再讲一次我才听得懂,而且也常常闹出笑话。象是我旁边的汉人大哥说:「交通全靠走,通讯全靠猴」,我说:「猴?猴子吗?」,引来一阵大笑,其实他要说的是「吼」啦!还有一些用词也跟台湾不一样,象是他们说的「白酒」是指高梁之类的酒精浓度高的酒,当时我问他「白酒是指白葡萄酒吗?」他们全部都在笑。还有我右边的大哥在那边批评回教的不合理时说:「那些不吃大肉的国家都很笨」,话一讲完大家都在笑,只有我听不懂他说什么而愣在那里!原来「大肉」就是「猪肉」。跟他们聊天只能听懂60%而已,听不太懂他们的话时,也只能说「是哦」这类简短的词应付过去。

嘉峪关火车站


十六小时都是这样度过,现在回想起来很有感觉,彷佛能感受到当初在列车上的那种气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