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振东”

竖立在茨厂街路口的牌楼


何伟之

振东,是个名字。但在这里,它不是人名,而是一间南洋传统咖啡店的店名。

“振东茶室”曾经风靡吉隆坡茨厂街,许多茶客都为它独特的海南咖啡闻香而来,成为忠诚的常客。再是由于它位于茨厂街和思士街十字路口边上的黄金位置,店面对着茨厂街,侧面傍着思士街,两面呈完全开放式,很吸引行人在那里歇脚,叹一杯香醇的正宗海南咖啡。

茨厂街是吉隆坡人熟悉的一条街,它是华人早年南来吉隆坡和最早开发的移民集中地,因为吉隆坡开埠功臣叶亚来在这里开设了一间木茨厂而取名茨厂街。几经百年的沧桑和变迁,一个混杂的早期移民社会,在历史长河中形成今日繁忙的街市。可是,今天的茨厂街,更多见到的是离乡背井外来劳工的泛滥。

虽然“振东茶室”创立于何时已不可考,却相信是这条“唐人街” 的老店之一。我在1964年落脚吉隆坡时,它已经屹立在那里。那时拐角处的苏丹街有家放映邵氏和西片的“柏屏戏院”,凡是有新片上映半夜场时,我就会持着邵氏发给的免费贵宾卡,观看新片。第二天把影评发出,以便赶在放映日场之前及时发表。

振东茶室旧址,原来两层店铺已改建六层商铺


我与茨厂街的缘就起于1964年,那时我上班的地方就在附近,前后约七年之久。后来换了职业岗位,还经常到茨厂街闲逛,找些好吃的。追究起来,一是喜欢这条富有华人市集的古早味道和一份莫名的亲切感,二是喜欢上这里庶民小食的老味道和品赏“振东”的KOPI-O,然后在那里消磨零星的时光。记得那时的小档口八毛到一块钱就可饱餐一顿,咖啡乌只卖一毛半至两毛,如今一块二毛钱的咖啡乌,包你喝到淡出鸟来。

上“振东”成为习惯,是在70年代中期,那时有一群在各行业服务的的同龄人,喜欢在中午时分到“振东”聚一聚。这些为数十多二十个人里,有股票经纪、老师、大学教授、画家、公司经理、名记者、编辑、儒商、作家,不一而足。先来后来,有时十来个,有时七八个,都会围坐在那一两台大理石的咖啡桌,天南地北的一边摆龙门,一边浏览着思士街和茨厂街流动的人群。有时在人群中发现熟悉的身影,也会呼朋唤友的加入谈笑风生的天地。

那时,上“振东”并不是一种约定,但如果“有下坡”或“到茨厂街”,必然会从街上朝“振东”店里望一望,不难见到几位老友记已经在里边叹茶。咖啡店里挂着“振东先生”的黑白大型照片,冲咖啡的是老东家的多年伙计,传承了“振东先生”的真传,右手提着盛满热水的勺子,左手拎着咖啡袋,熟练的身手霎时热腾腾的、黑黝黝的泛着油光、热水烫过的瓷杯盛着香气四溢的咖啡乌或奶茶,端到顾客面前,至今还是令人津津乐道。掌柜的是振东先生看来五十余岁的遗孀,一袭属于那个年代的妇女衫裤装束,从没见过与客人作过多无谓的搭讪,只忙着细数收来的碎钞和银角,或是眺望街上的人流。而我们这些咖啡客也非常识趣,从来不越雷池一步。

茨厂街已不复当年情景


振东茶室就像其他的一些华人传统小生意,不知是后继无人,抑或另有他图,就在2000年间关门,累得这群爱在这里盘桓的“羔丕瘾”就好像失去了家的流浪汉纷纷四散。虽然茨厂街和附近还有多家咖啡店,但看来大家对“振东”情有独钟,这段咖啡情缘就因此划下了句点。无论如何,最令人揪心的莫
过于其中若干“座上老友”早已寿满天年,就像“振东茶室”一样,淡出了茨厂街的历史。

One response to “细说“振东”

  1. 几天前,在“咖啡店”写了一小则关于“振东茶室”的轶事,意犹未尽,就有了“细说振东”,当作对茨厂街历史的一个补白。随手写来,以飨读者,并祈赐教!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