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傷?陳文茜:愛情到此為止

怕傷到了,又怕老來人生太冷


某日晨起,我悟出情傷的道理:留住美好的回憶,放下情感衝突的傷痕。正如我家花園的

植物生命;原本八月時節盛開白花樹已停止花開,但另一方木槿卻正盛開;櫻花葉轉黃,一天又一天,一片又一片落地,就等著冬季枯寂無葉後,下一個奔放的櫻花季。

人生是一段又一段流動的音符,他是一個長不大的人,放了他,是我掙扎的旅程。如今,我手放了,心沒全放。正如八月白花樹,花朵已殘,葉仍盛開;但再隔一個月,相信葉片也將凋零。

過了五十三,我告訴自己,愛情人生到此為止。回顧這一生,我的歲月幾乎都埋葬在愛情中,起起伏伏,傷了別人更傷了自己;我惟一能做到竟祇是口不出惡言。無論多大的心痛,淚永遠祇往肚子裡吞。人生太苦,這幾十年陪伴我的小狗,毛茸茸的身體,暖暖的抱在懷中,我心想十幾年來,生命過客這麼多,祇有牠們始終沒有離開。

就等著冬季枯寂無葉後,下一個奔放的櫻花季


夕陽歲月的女人,往往看起來精明,其實非常脆弱。愛情給得太快,卻收得太慢。拉拉扯扯中,這些夕陽型女子,日曆一天撕過一天,一年老過一年,日子過得安靜又騷動,直至匆匆人生,夕陽西落時。

中年女子的愛情觀,像疊影(double vision)。疊了一層女人的世故精幹,又疊了一層女孩的無救癡情;疊了一道中年女人才練出的耐性,又疊了一道中年才發慌的寂寞。怕傷到了,又怕老來人生太冷,就這麼疊影下去,雙重分裂,表面沉靜,心卻不免亂。

多半中年女子覺得繁華如夢,往事如煙,對於流逝不再的過去,祇有放在記憶的百寶盒子中;有時打開,照照裡頭的菱花小鏡,把往事憶個咯噹亂響;但就那麼一下下,才剛復活的過去,就得死了,趕快重新擱下。

夕陽情的女人,其實比二十幾歲女人,愛得既怕又癡情


夕陽情的女人,其實比二十幾歲女人,愛得既怕又癡情。我小時候很難體會這一點,總想中年女子歷盡滄桑,還會把愛情當一回事嗎?可是觀察我身邊的女性朋友,如果失戀起來,想要死或真的會去死的,大概都是中年女子。年輕的少男少女,愛情對他們來說,好像剛吹出來的泡沫,漂漂亮亮,一下就破了,破了一個又接一個,再美也隨風飄走了,連記都來不及記。
中年再婚的女人,下場尤其慘。像張愛玲,二十四歲愛上胡蘭成,和他結婚苦了一輩子。到老赴美,總算遇到新任丈夫賴亞,也不知愛不愛,結婚的時候三十六歲,四十七歲丈夫就死了。不到十一年,人生終究註定守寡終老至死。

(台湾知名作家女主持人陈文茜最近瘦身成功,9个月甩掉20公斤,不过她甩掉的不只是身上的肉,也传出她与相恋7年、小她3岁的整形医师男友宋正宇分手。宋正宇分手后,每天搭捷运上下班,晚餐也是简单在住家附近随便解决,回家后几乎就不出门。陈文茜除了工作外忙着与朋友、名人聚会,看来恋情结束对陈文茜似乎毫无影响,单身生活一点也不寂寞。对于分手之说,陈文茜透过助理表示,个人的私事不愿回应,但还会去宋的诊所就医。宋正宇则表示,自己都不知道有分手,跟陈小姐一直都是好朋友。再见亦是朋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