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九一一恐怖袭击的反思:动机、代价与帝国的妄想

写在九一一袭击10周年纪念前夕

刘伯松(加拿大)

弹指之间,震动全球的美国九一一恐怖袭击10周年纪念就快到了,西方各国满怀伤痕的图文早已开始在各种媒体亮相,尤其在美国,充满爱国情怀,歌颂英雄事迹,倒没人追问,九一一后,美国强硬的反应带来了什么?美国击败了恐怖主义吗?万亿美元后,美国人是否感到更加安全?……

事过10年了,也没人追问:除了“他们憎恨我们的自由”的谎言外,恐怖袭击真正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回顾最近盖伊达头头在巴基斯坦被美国特种部队击毙,不禁又让人不得不追问,除了侵略战争外,真的别无其他选择吗?同时,顾及到它的灾难性的代价,这是不是美国有史以来最愚蠢、最错误的选择?

有人说,权力膨胀也好,权力衰弱也罢,没有一个帝国会冷静地反思自己的行动的。它只会继续“错”下去,直至崩溃为止。这是历史上帝国的悲剧下场。美国呢?

美国9.11恐怖袭击已有10个年头了,照理嘛,该说的已该说了,要说的也说了,只不过10年来,自由民主的美国政府撒谎又撒谎,而监督政府的主流媒体配合又配合,到目前为止,仍有不少答案令人不满意的,其中最主要的一点是,袭击的真正动机是什么,至今美国政府一直有意在避忌。

同时,10年来,美国对恐怖袭击以“全球反恐战争”(GWOT,Global War on Terror)为主题的一系列强硬反击,却处处显示出美国帝国的妄想。

美国在9.11后所发动的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的后果,在美国历史上,可以说是空前绝后。

适逢9.11恐怖袭击10周年纪念前夕,我们试从另个角度去探讨它的真正动机、代价和美国反击的后果。

9.11恐怖袭击的真正动机:阿拉伯-以色列冲突

10年来,美国对恐怖袭击的动机只有一个,重复又重复,深入民心:“他们憎恨我们”。

但英国《卫报》长期驻中东著名老牌战地记者罗伯特•菲斯克(Robert Fisk)于9月3日在英国《卫报》撰文说,10年来,我们一直在自我欺骗,以避免提问一个真正的问题:9.11恐怖袭击的真正动机。

菲斯克问:经过10多年的战争,数以百万计的无辜平民死亡、谎言和虚伪、背叛和残暴的酷刑,为什么是这样的?是不是由于我们恐惧而对自己沉默,也让世界沉默?10年了,至今我们仍然不能说出这三个句子:9.11的凶手声称他们是穆斯林;他们来自一个叫中东的地方;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

他说,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催生了数不清的著作,各有各的立场,各有各的说法,就是少了一点:犯罪的动机。其中最突出的是前中央情报局间谍肯尼斯•波拉克(Kenneth Pollack)的《威胁风暴》(The Threateng Storm)。这位被称为“世界上领先的伊拉克专家”在他的被评为“多年来对美国外交政策最重要的书籍之一”的主题有二:首先是详细描述萨达姆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惜没有一件存在;其次,他利用这个机会断绝“伊拉克问题和阿拉伯-以色列冲突”的关系。

世贸双大楼在燃烧中


其实,10年来美国政府在这方面遮遮掩掩甚至不十分诚实的处理,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仍然相信一些真伪莫辨的说法,包括政府最大的谎言:萨达姆与9.11有关。这一点,反战的人并不感到惊讶。最近,新任命为国防部长的前任中情局局长莱昂•帕内塔(Leon Panetta)不是在巴格达重复这个谎言吗?

当然,这些天来,我们将面临与9.11恐怖袭击有关的伤痕图文,尤其是电视专辑。它们都会有接受一个共同的说法:9.11恐怖袭击改变了世界。这个概念,也许说它是谎言更为合适,是非常危险的。布什与布莱尔时期重复又重复,结果沉醉于侵略和酷刑中。更令人不理解的是,一般主流媒体也愿意成为政府的传声筒,在讨论9.11恐怖袭击时,至今仍未提到“以色列”甚至“伊拉克”——9.11恐怖袭击不是成为2003年侵占伊拉克的战争罪行主要借口之一吗?9.11死亡多少人?近3000名。但在伊拉克战争中死亡了多少人?谁会在乎呢?

菲斯克认为2004年《9.11官方报告》的2011年新版本确实值得研究的;不过,他特别推荐安东尼•萨默斯(Anthony Summers)和骆冰•思旺(Robbyn Swan)的《第十一天》(The Eleventh Day),这本书面对9.11后西方国家拒绝面对的问题:“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巴勒斯坦的因素把美国的同谋者一步一步联结一起”。他们写道,袭击的组织者之一,相信它将使美国人集中在“美国支持以色列所犯的暴行”。巴勒斯坦,作者表示,“主要的当然是对政治不满…驱使年轻的阿拉伯人集中住在汉堡”。

萨默斯和思旺在书中认为恐怖攻击的动机是故意被“避开”的,甚至官方的《9.11报告》也这样说。委员们不同意这个“问题”,两个最高级官员——基恩(Thomas Kean)和汉密尔顿(Lee Hamilton)后来解释说:“这是敏感的地方…那些认为盖伊达(基地组织)的动机是宗教意识形态而不是反对美国政策的委员们拒绝提起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在他们看来,把美国支持以色列列为盖伊达反对美国的根源表示,美国应当重新评估这项政策。”

那怎么办呢?萨默斯和思旺认为委员们,“结果以模糊语言规避了动机问题”。不过,官方报告中有一个暗示,但当然仅在极少人阅读的一个注脚里。换句话说,我们仍然没有对我们都应该相信的“永远改变世界”有关犯罪的真相公开说出来。当美国总统和美国国会都对以色列总理卑躬屈膝,美国人民是不会被告知9.11最重要和最“敏感”问题的答案的。这一点我真的不惊讶;但为什么呢?

9.11怖袭击的代价

2001年9月11日早上8点46分,伊斯兰极端组织盖伊达对美国发动了恐怖袭击,纽约市双塔被炸毁,震动全球,人人都声称“我们是美国人”,包括中国的一些著名“民运份子”。

恐怖分子袭击美国的原因其实十分简单,问题是,至今美国死也不承认,而没骨气的主流媒体除了“他们憎恨我们的自由”外,对盖伊达袭击的真正动机提也不提:他们是对美国的中东政策极其不满,尤其是巴勒斯坦问题;他们袭击的意图就是提醒这一点,但他们采用的方式结果也许连本•拉登自己也都没想到的。而美国布什总统对袭击的强硬反应似乎有违美国基本原则,且破坏了美国经济,还恶化了美国的安全形势。

九一一之后,美国人要报复,侵占阿富汗是可以理解的;但此后入侵伊拉克则完全与盖伊达毫无关系,尽管布什和他的主战班子与媒体同路人竭力要将这两者硬硬拉上关系,还编了一连串难以置信的谎言。结果呢?伊拉克战争不但令使美国道德权威一文不值,而且很快地成为了美国最昂贵的战争,远远超出了他一开始所宣布的600亿美元。

也许有人可以原谅布什将美国拖入一场没有对手的战争,但原谅他在战争成本上的不诚实和使用战争费用的方法却找不出任何合理的理由。布什的战争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完全靠借债支持的战争。随着美国卷入战争,布什不顾赤字已因2001年减税政策出现飙升的事实,决定继续豪赌,为富人推行第二轮税收“减负”。结果呢?上升的防务支出和布什减税政策一起,使得美国财政从布什当选时的2%GDP盈余一路恶化到如今赤字和债务都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如今,美国人关注的焦点是失业和赤字。这两个对美国未来的大威胁都可以追本溯源到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的。但那都是布什总统留下遗产!

此外,这两场战争的“附带伤害”不可谓不严重:有人估计,超过100万伊拉克人直接或间接因战争丧命。根据有些学者的研究,过去10年中,至少13万7千名无辜平民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被暴力杀害;光是伊拉克就有180万难民,另有170万在伊拉克国内流离失所。

灰尘里的幸存者


最后,盖伊达尚未完全被征服被毁灭,但已经不能再像九一一袭击那样给美国造成如此大的威胁了。但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为达到这一点所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巨,而且大部分都是可以省下作其他用途的。美国布什总统任期时所发动的两场战争所带来的后果将长期伴随着美国。奥巴马也只能循着这条路走。

一个帝国的疯狂妄想

10年前,美国疯狂地奔向战争时,我们对它猛烈地进行严厉的批评是正确的,可惜战争终于发生了,而且不止一个,也不止两个,而是连续3个!

很显然的,9.11恐怖袭击后数小时内,美国的政治领导人便使用这个袭击机会去发动他们在中亚和中东的战争。当时,无论是美国人民或政府决策者都对实际的和原则的辩论不感兴趣。人们想报复,布什主战决策者抓住机遇,利用美国的军事力量,企图实现他们的“大中东计划”。这么一来,任何批判性的思维和劝说,本是出自公民的良心,却突然变成了危险的不忠的标志。

开始时,美军极大的军事破坏能力很快带来“胜利”,但也很快地被证明这是虚幻的“胜利”。10年来,由于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一拖再拖,它变得更清晰,当年和今天反战的立场和分析是正确的——战争不仅是非法的(既不符合国际法也不符合美国宪法)也是不道德的(战斗方式保证大规模平民伤亡和大量转移)。不错,美军的确杀死了一些针对美国的敌人,并摧毁了他们的基础设施,但10年后,美国反而显得十分削弱了,而美国的安全也更加脆弱了。正如我们所预测的那样,军事上占主导地位的能力被证明不足和暂时性的。

10年后,我们仍然是正确的,也仍然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里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并与帝国的性质有关:帝国很少花时间去学习教训,因为权力往往令人自我陶醉,丧失自我反省能力。帝国权力上升时,相信自己万能,立于不败之地;帝国权力下降时,他们仍坚持拼命记住以往的荣耀神话。这就是当今美国的写照。

今天,美国已处于道德沦丧和精神颓丧当中。但问题并不在于美国人远离或违反了他们的立国原则,而在他们仍然以这些原则治理国际事务——替天行道论、美国例外论、美国有权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占领世界资源等霸道概念。

其实,美国在二次大战后,不只成为美洲的主导力量,而在世界舞台上也一样保持这些原则不变。换句话说,美国的外交政策一直在寻求、深化和扩大美国在世界各地的主导,尤其是在能源丰富战略重点的中东地区,始终把任何第三世界国家企图追求一个美国以外的独立发展当做眼中钉,更不“允许”其他强国挑战美国主导地位的可能性。

这个说法是否过激一点,甚至接近歇斯底里?但回想美国卡特总统1980年《国情咨文》中的发言,它的答案肯定是个“不”。他说:“任何一个外力企图控制波斯湾地区将被视为对美利坚合众国切身利益的攻击,这样一个攻击将会受到一切必要手段的击退,包括武力。”此前此后,民主党人也好,共和党人也罢,都是遵循同样的国家政策,一字不改。(想想如果中国对南海这样说,西方如何反应?)

如果美国的新总统听起来很像过去的总统,这不是一个坏总统的个人问题,而是一个坏制度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批评战争的言论很像过去批评战争的言论。这一点,越战时,马丁•路德•金说得非常透彻。他说:“没有任何一个人,如果关心今天美国的完整性和生活的话,可以忽略对目前战争的关注。如果美国心灵完全中了毒,尸检的一部分,必须阅读:越南。只要它破坏了世界人民最深的希望,它永远不会被拯救的。”

今天,美国的“尸检报告”阅读:“全球反恐战争”?

这个说法,在9.11恐怖袭击的周年纪念听起来显得十分无情和苛刻,我们应该此时此刻避免把它政治化,以表对死者和死者亲人的尊重;但此时此刻,同样的,拥护美国帝国的拉拉队也应该避免在这一天为侵略战争辩护。但鉴于过去10年来的经验,把政治从周年纪念抽出来,恐怕是办不到的。

不错,我们应该记得和尊重近3000名无辜死者和他们的亲人,但作为有良知的世界公民,我们也应该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尽管狂热的个人和组织的恐怖主义是一种严重威胁,更大的损害是来自美国这个美国至上的帝国狂热的民族主义,它把整个世界陷于恐怖不安处境之中。

最后,如果美国不能创造一个更加公正、更加谦逊的国家,并在世界各地进行平等的合情合理的外交政策,尽管过去10年的批评虽是正确的,但又有何意义?这,我想,才是今天9.11恐怖袭击周年纪念的真正反思。(2011-09-10)

本文部分包容取材于:Robert Risk, “For 10 years,we’ve lied to ourselves to avoid asking the one real question”, The Independent, 2011-09-03;Joseph E. Stiglitz, “The Price of 9/11” Project Syndicate, 2011-09-05;和Robert Jensen, “Imperial Delusion”, Counterpunch, 2011-090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