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实秋的幽默

梁实秋散文集


戴永夏

幽默是一种大智慧。它既能体现一个人积极乐观的处世方式和豁达的人生态度,也能彰显一个人的品格和个性。许多学者名流,都不乏幽默的”天才”。梁实秋就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他的作品,他的言谈,许多都闪耀着幽默的智光。

有”神医”之称的晚清医家王敬义是梁实秋的好友。他每次离开梁实 秋家的时候,总要偷偷地在其门口撒一泡尿,梁实秋对此一直装作不知。有一天,王自己憋不住了,便自我曝短,但又自鸣得意地问梁实秋:”每次我都撒泡尿才 走,梁先生知道吗?”梁微笑着说:”我早就知道了,因为你不撒尿,下次就找不到我家啦!”这回答幽默诙谐,妙趣横生,从中可以看出梁实秋的机智灵活和他对 人的宽容大度。

梁实秋与韩菁清


与对别人的宽容相反,梁实秋对自己就有点”苛求”了。他常常在幽默的谈话中贬低或嘲讽自己,从中表现出他做人的谦虚和低调。

梁实秋毕生致力于莎士比亚的研究,花了30多年时间把《莎士比亚全集》译成中文,毫无疑问他是这方面的绝对权威。有一次,在朋友为他举行的”功会庆”上,他却极谦虚地说道:”翻译《莎士比亚全集》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第 一,他必须没有学问。如果有学问,他就去做研究、考证的工作了;第二,他必须没有天才。如果有天才,他就去写小说、诗和戏剧等创作性工作了;第三,他必须 能活得相当久,否则就无法译完。很侥幸,这三个条件我都具备,所以我才完成了这部巨著的翻译工作。”

还有一次,台湾师大校长刘真请名人到校演讲,某名人因故迟到。刘 校长见会场上的师生都等得不耐烦了,便请在座的梁实秋上台讲几句话。梁实秋本不愿充当这类角色,但又怕伤了校长的面子,只好无奈地走上讲台,慢吞吞地说 道:”过去演京戏,往往在正戏上演之前,找一个二、三流的角色,上台来跳跳加官,以便让后台的主角有充分的时间准备。我现在就是奉命出来跳加官的。”一席 话,引得全场哄堂大笑,师生们的不快气氛顿然消失。

对生活中的一些不良现象,梁实秋也能毫不留情地进行批评。不过他 不是剑拔弩张地口诛笔伐,而是绘声绘色地暴露写真,让人从忍俊不禁中分清美丑,得到教益。比如,有人在影剧院看电影时,常旁若无人地抖动大腿,令人生厌。 对这种不守公德的现象,梁实秋写道:”忽然觉得身下坐着的椅子颤动起来,颤动之快慢急徐,恰好令你觉得他讨厌。左右探察震源,忽然又不颤动了。在你刚收起 心来继续看电影的时候,颤动又来了。”《旁若无人》这种诙谐幽默的讽刺,如棉里藏针,笑里藏刀,常常会收到比声色俱厉的批评更好的效果。

【编按】梁实秋在发妻程季淑去世后,认识了比他小28岁的台湾影歌星韩菁清,对她一见倾心,顿时陷入情网。在追求韩菁清的过程中,梁实秋写了上千封情书。梁实秋和韩菁清的恋情遭到了许多人的非议和反对,但他们还是力排众议于1975年5月9日结婚。当时,梁实秋71岁。无独有偶,时隔29年后,2004年12月,82岁的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教授与28岁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高级英语翻译专业硕士研究生翁帆登记结婚,引起华人社会广泛关注。

3 responses to “梁实秋的幽默

  1. “虎父无犬女”

    请先阅读这段短文….
    (星洲日报2011-6-10-言路版-34)-

    “宝贝什么人?”—– 郑丁贤
    首邦市州议员杨巧双,噢,她当然是华人;她结了婚,嫁的是印裔先生拉玛贞德南。在大马,非常寻常。
    然后,他们有了爱情结晶。
    请问,小宝贝是什么人?
    血缘上,她应该是华印混血儿。
    不过,进行国民登记时,没有“华印混血儿”这个选择。
    她可以登记“华人”、“印裔人”、或者“其他”。
    这就有点混淆了。她的血缘一半是华人,一半是印人,所以,前两者都不完全正确。
    至于“其他”,唔,除非是外星人,否则,谁要自己终身成为“其他人”?
    杨巧双有自己的想法,在表格里,她填“马来西亚人”(anak Malaysia).
    国民登记局拒绝了这个身份。
    有人说,杨巧双有些做作;怎么选都可以,何必制造问题。
    但是,稍微了解杨巧双,都能理解她的想法。她的思想比较前卫,她反对种族主义,不喜欢被贴上族群标签。
    她喏认为,马来西亚人就是马来西亚人,何必再区分什么种族。
    …………………………(摘录自“宝贝是什么人?”)

    杨巧双,首邦市州议员,这位令人另眼相看的杰出马来西亚女性,正当首相纳吉先生提倡“一个马来西亚”,而政府有关当局却又实行南辕北辙政策之际,杨巧双敢做中流砥柱,对抗歪曲,她的正直作风,真令我佩服。
    杨巧双这名字很熟,听说她是几年前少数被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委员会”选中,受邀到美国参加总统奥巴马先生就职典礼的马来西亚杰出才女。

    虎父无犬女,杨巧双,她的父亲是谁?

    Like

  2. 有些人生来就充满幽默感,不必学习或模仿。有人拼命学,都学不来。我学了几十年,还学不会。好像槟城的赖顺裕和太平的李坚城,一开口就惹人笑,非常可爱,令人佩服。他们真的有弄人笑的天份,这种天赋,无法强求。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