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架子的老板(三之三)

黄国强

“国强,你的脾气时好时坏,好时令人喜欢亲近,但是发起脾气来,令人难受。改掉这坏脾气,让大家喜欢你好吗?”他以大哥哥的身份关心我,给我劝勉,写了那些很真诚、感性的话,我感动得流泪。因为很多人都喜欢在后面批评我们的缺点,像他这样以爱心真诚勉励者,少之又少。

我和他的感情本来很好,後来受了误导,以为他对人的热情‘别有意图,实在是要收买人心,好在日后加以利用’,就对他疏远了。因此有一段时间避开他,甚至借故对他说不友善的话刺激他。后来思想成熟了些,了解人性不同,不能以人的外表判断其内心,所谓“人不可貌相”,心中释然了,又再主动与他和好,所幸的是他不计前嫌。过后回想我这样毫无理由的,故意伤害他的情绪的幼稚行为,心里常愧疚自责。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过了这么多年,事实证明,他对人的热情都发自于内心的真诚,没有企图。

学友会关闭以后,大家各奔前程。我们就很少联络。他约在23岁时到吉隆坡发展,到了友联姚老那里,开始他人生崭新的一页。1978年我也到吉隆坡工作,就再去联络他和亚强、祥添、宝铨等学友。一年后我到新加坡去读神学,才和他失去联络。

“以貌取人, 失之子羽。”不错。从他的外表来看,见他快人快语,爱说笑话,就以为他不正经、不重情谊,那就大错特错了!1990年代,他已事业有成,我又回到太平华联独中兼职教唱歌,那期间,大画家陈源兴老师病逝,他特地由老远的吉隆坡驾车回太平,到‘甘榜某央’善邻园的治丧处哀悼。翌日再送殡到Assam Kumbang 的火葬场,事毕才又驾车赶回吉隆坡。事业忙碌的老板,能放下生意,长途跋涉,驾四小时的车,送三十年前的老师最后一程,这是多么难得的重情之人!

豪气万千杨国泰


两年前,他已和多位学友计划为我们所敬爱的报社社长姚拓老先生筹备生日宴,结果不久姚老逝世,生日宴会无法实现。那时我们太平、怡保、新山等地的十多位学友前往参加姚老丧礼,他就接待我们到他女儿的公寓去住三天两夜(他女儿那时出国去了),还提供晚餐夜宵,并陪我们畅谈到子夜时分,才回自己的家。

他和另外三位学友在接受《光明日报》记者访问时说:*“姚老是一個好人,我永遠會將姚老放在我的心中,回憶那段與他共度的日子,我會想念他。”;“姚先生寫的文章生動有趣,能引起讀者共鳴,是年輕一輩的榜樣。”;“我無法形容姚先生的好,他默默地為本地文壇付出,從不是愛出風頭的人,他的好我全都記在心中,真的無法以言語形容。”–(注:* 转载自《光明日报》2009.10.14副刊)

姚老是基督徒,在第二天晚上举行‘追思礼拜’;殡仪馆负责人吴金英(学友)叫我们安排一位学友代表‘全体学友联谊会’上台致悼念辞。因为他和姚老关系密切,会有很多感言,于是我们极力推选他作代表。他不肯,推辞说:“我不敢上台,因为我怕讲到一半会哭。”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感情脆弱的一面,这可真不像平时嬉皮笑脸的他。

在去年马六甲“前缘再续、情牵古城”的晚上,我们在酒店楼下大厅叙旧,他买了两大壶啤酒,和我们一起“把酒话桑麻”。喝酒之际,他笑说:“这里的啤酒很贵!”随即 指着胸口道:“喝了心疼。”“但是难得大家相聚,一年才见面一次。我们这个年纪,随时会“钉”,能不能再见,都不知道。啤酒贵了些,但是在这里喝,不必到外面去,很方便,还是值得的!”

他爱喝酒,老朋友都劝他少喝两杯,因为酒喝多伤肝,尤其是他的眼睛又不好,最近又动了手术,曾在晚上驾车看错方向走错路。他说出内心话:“我知道喝酒不好,但是我的生意有很多压力,很伤脑筋、很多烦恼…..只有在喝酒时,我才快乐…..”看来喝酒伤肝,没酒喝伤心。

当然,除了接待学友住宿、吃饭、喝酒,他对学友联谊会的贡献也很多,出钱出力,毫不吝啬。咱们历届的“生活营手册”和“学友通讯录”的一切印务费用,都是他报效的。为了物色伏龙岗营地,他也参与筹委会上岗实地考察,和大家寻找最佳地点。他也参与许多社团活动,也担任其中要职,但是他说:“在这许多社团中,我最爱的,还是学生周报学友会。”“我就是学友会,学友会就是我!”—多么豪气、真诚、可爱的话。

我和他讲电话时,他说:“你什么时候来吉隆坡,通知我一声,我们一起吃饭。”我笑说:“你是大忙人,我不敢找你。”他说:“你不要讲鸟话,记得给我电话。”
他以前相信姓名学,曾改名为杨耿泰,他认为“‘耿’泰”这名会带给他好运。多年以后,事实证明,还是原来的“杨国泰”比较好。

这位爽直、真诚、念旧、慷慨、没有架子的老板,的确是个可爱的学友。难怪张亚强说:“国泰甘慷慨,真系抵佢揸马赛地!”(完)

8 responses to “没有架子的老板(三之三)

  1. 怪事:

    1969年某年某月某日晚上七时多,不知何故,太平学友会大厅的乒乓桌中央放置了一个黑色的刚倒空的树胶马桶!虽然马桶是空的,但里面还粘着粪便,因此奇臭无比。臭气弥漫整个大厅,令人作呕!大灯亮着,大门开着,路人经过,只要往屋里看,就看到这个令人发噱的闹剧。

    学友们陆陆续续抵达报社,个个看到这马桶,嗅到熏天臭气,纷纷掩鼻说道:“是哪个缺德鬼这么恶作剧?” 个个匆忙离开大厅,躲到阅览室去了。

    这时来了一学友,他也看到这臭马桶。他一脸严肃,皱着眉头,走去阅览室,看到学友,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学友们说:“我们来的时候就有了,不知下午哪个最后离开。 也不知这马桶被谁放的,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放的。” 说完就笑。

    这学友生气地说:“那你们就这样坐在里面看书?!”
    “不然怎样?”
    “把它抬走啊!”
    “我们?”
    “当然啦!难道还要请工人?”
    “很臭咧!”
    “臭也怕?!难道就让它放在那里,给人笑话?”
    “………..”
    “谁肯来帮我?”
    我被那学友说得愧疚,二话不说,走出阅览室,强憋着气,和这学友合力把臭马桶抬出大厅,放在屋子後面的厕所旁。再回来把乒乓桌上留下的污秽抹干净,洗了几次,才把臭气消除。
    後来我们发现,放置马桶的人是屋主的孩子,他是出了名的小坏蛋。他不知和哪个学友吵架了,趁着学友们回家吃晚饭时,把臭马桶放在乒乓桌上捣乱。我们写了投诉信给屋主後,屋主责备了孩子,道歉了,这事就不再发生。

    谁知道那个生气的学友是谁?

    Like

  2. wong kok keong

    大家好!
    有人说我把国泰捧上天了!
    其实不然,因为我连国泰的缺点也写出来。
    世上没有完美的人,人人都有优点,也有缺点。我们认为某人某些作风是缺点,他自己可能不以为然。终极的原因是人人个性不同、思想不同、看法不同、标准不同。
    从人的角度看,国泰的为人,真是不错的。我少年就开始认识他,除了一齐玩乐以外,还曾和他合作演话剧、编壁报,因此了解他的为人。
    他是相当透明,没遮拦那种人,了解他并不太难。
    伟之形容得太贴切了!国泰就像水浒传里的黑旋风李逵:黑皮、慷慨、重情、率直、豪迈。不过国泰会做生意,李逵不会。
    和国泰做朋友要真诚,因为他不喜欢虚伪。
    有国泰这个朋友,我感到很幸运。
    说句良心话,肯花钱,播出时间,长途跋涉的,来参加只有3天2夜“前缘再续”的每个学友,都非常可爱,都值得我们深交。
    我感到遗憾,没有抓紧机会认识更多的学友。
    希望下次不再放过机会。

    Like

  3. wong kok keong

    麗璞兄,

    您好!

    在《三之二》时您如此写:“國強,快供出你的答案吧,不然很多人都急瘋了。不過,對我而言,即使答案公佈,我應該也不認識吧。”

    到了《三之三》之后,你就:“啊呀,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可见我的形容还不够 ,写的功夫不到家,真惭愧!见谅见谅!

    希望多些学友动手早一点,一来让我多多观摩、学习。唉!吾老矣!再不学,就枉费此生了!二来免得到了老人痴呆症找上门时,老兄们才后悔没有留下纪念品。

    黄国强。

    Like

  4. 啊呀,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怎麼偏偏就沒有想到就是載我和太太,俊華,梁潤成,上‘梁山’的那個黑旋風呢,失敬失敬!他不就一直提起他是太平來的吉隆坡人嗎,我的IQ???不過這仁兄還是兼職的‘慈善美食家’,一見面就大談食經,也不管我們剛吃了早餐,在上山的短短一個多小時,就請我們吃了兩個大餐,假如路程遠一點肯定會‘破表’,下山時還是一樣沒完沒了的請你吃吃吃,警告,跟著他,肯定讓你 “吃不完,兜著走”!!!

    Like

  5. wong kok keong

    英国的周宝惜来信说她天天都浏览“学友之窗”,并焦急地等待着要阅读新上载的文章。所以,学友们,请动动手指头,上载文章吧!免得让远在英国的她失望。她独自在那里,很寂寞的!能够看到远方的学友们的文章和消息,是多么的兴奋!看不到文章和消息,多么失望啊!

    Like

  6. wong kok keong

    Cheryl Vine (英国周宝惜学友–给国强的回应)—回赵维富的话
    I have been following your article (s). Fancy you still remember after all these years. Good one. I also knew the BOSS is Kok Thay(国泰) before you reveal his identity. I am surfing the web almost everyday. You are right Chiang Yew Ha(张耀霞) is still in England . We talk on the phone every week. Keep writing, very interesting. ♥

    Cheryl Vine (周宝惜)
    Thank you for asking about posting my comment. For this , as it is to know about old friends where about, I would say ‘yes, go ahead’ ……… Am anxiously awaiting for next article, either from you mainly, or anyone else.

    Cheryl Vine (周宝惜)–回赵维富的话
    About Tian Kue.(陈天贵学友) I met him this CNY in Pokok Assam market. We even had photo taken with the politician Tuan Nga Kor Ming (倪可敏)and the photo was released in the news paper My family were having a good giggle saying I am a celebrity from afar land.

    Like

  7. wong kok keong

    英国周宝惜学友的回应:
    I have been following your article (s). Fancy you still remember after all these years. Good one. I also knew the BOSS is Kok Thay before you reveal his identity.I am surfing the web almost everyday. You are right Chiang Yew Ha is still in England . We talk on the phone every week. Keep writting,very interesting. ♥
    (周宝惜在“没有架子的老板”三之二出现过。 Chiang Yew Ha就是张耀霞。)

    Like

  8. 认识杨国泰其实不是太久之前的事,记得那时是为姚拓办的寿宴上,乍见之下,觉得这人有点像梁山泊里的黑旋风李逵。几年来,偶尔在一些场合见面(包括出席他女儿的婚礼),越觉得这人很有意思,真情毕露、喜尝美酒、声如洪钟、疏财仗义。早年从乡下到城市淘金,那是千篇一律的城里打工的故事。他的聪慧机灵,使他为自己逐渐打开了新的局面。第一份工应该是位于八打灵的“马印”,直接上司是喜欢打保龄球、瘦瘦小小的彼得王(或黄)。彼得当时是印刷厂里的技术主管,是厂里的灵魂人物。可惜他把国泰看走了眼,把钻石当作石头。国泰一声不出,未几以双倍薪金的身价蝉曳别枝,几年后看准时机自立门户,另起炉灶,才得以发挥经营才华,渐入佳境,如今已无后顾之忧。题外几句话,话说另有名为国泰者,姓林,是马新著名云顶赌场老板,月入数以亿计,同是国泰却是同名不同姓,同伞不同柄。姓林得助于祖荫,姓杨的白手起家。这样看来,姓杨的更“要得”,不只“真系抵佢揸马赛地!”,简直是“抵惜!”。(伟之)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