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之后

何伟之
刘哥爱诗、读诗、写诗,总觉得他是个诗意很浓的人。毕竟,他是反应快、满脑子装满着“馊主意”的阿哥头,正经的和不正经的都可以跟他抬杠老半天… …岁月如同东逝水,且看刘哥的:

吉隆坡最初印象与《学生周报》的草创山寨

1957年底,及抵吉隆坡,余来也晚,马来亚已在两个月前独立了,拜伦梦断,自然有点不能躬逢其盛的遗憾。但是,那年那月那样的开国兴邦景象,斯土斯民的河山佳气与人物元神,至今四十五年了,仍深在我心。

我来的时候,吉隆坡是花园城市,还有榕树头,还有莲藕塘,半山芭是真正的“半山芭”,文良港是很远的郊外,十五碑是偏僻小镇,飞机场在新街场路后面,八打灵再也开发不久,云顶还是荒山野岭。

那时,《学生周报》报社在老古路律(Old Pudu Road),广东会馆后面一条小道上,一家两层民房的楼上,有一间小小的图书室,有一块黑板,有一张绿色的兵乓桌,有一部老旧的黑色钢琴,有一面小壁报。读者作者和通讯员,常在课余,或步行或骑脚车来活动,结识他校的同学,在物质并不丰盛的日子,营造出一片可人的文化小天地,青在篇章绿在枝,清新健朗,自成方图。

寂静的午后,日落的黄昏。我听他们围在钢琴边唱“追寻”、唱“星星索”。我陪他们抄写壁报,摘录燕归来的新诗、齐桓的小说。我和他们学习国语,为不正的发音,互相取笑。我看他们争先恐后,翻阅新出版的《学生周报》、《蕉风》,找自己投稿的文章。我共他们辩论,谈永远没有结论的问题,天晚了催促他们回家,看他们气红了脸离开,过几天再笑着回来,继续未了的话题。我爱谈天你爱笑,英声飞辩少年时,那真是个美好的青春岁月。(节录自白垚“随我来,播早春的种子”,2003年2月22日《南洋商报》,文章收集在《缕云起于绿草》)

2 responses to “1957之后

  1. wong kok keong

    《绿云起于绿草》应是《缕云起于绿草》。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