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笛怪杰

黄国强

1968和1969年的学校假期里,太平学生周报学友会经常来了个怪客。他乘坐一辆很大的摩托车,从吉打驾驶到太平来。那辆摩托车若是躺在地上,没几个人能把它扶起。那时太平的路上并不曾见过这种摩托车,这摩托车很大很重,估计有750cc以上,是Triumph厂出的。整辆车子闪闪发亮,坐在上面,好不威风。

这位学友通常来太平小住几天,那巨无霸就停在“报社”的后厅里。男学友看了,个个都钦羡不已。我们好奇,这辆巨无霸到底能跑多快。有时晚上他载我去吃夜宵,我坐在后座,兴奋异常。这学友选择使用学友会后面那条“Ayer Kuning”通往“Simpang”的大路,因为车子少,又没十字路口,飞驰时,可以不必担心有车子从旁飙出。那时,我们的时速最少60英里,飞也似的,耳边风声飒飒,吹得全身冰凉。下车时,只感到手上的汗毛耸立,好像被风扯了起来一样。

这学友那时约25岁,谈吐高尚优雅、说话不缓不急、文质彬彬、谦虚有礼,很有修养,戴着眼镜,一看就知道是知识分子。他身材硕壮,不是孱弱多病的古代书生。他—就是卢源录。

记得那时吴明亮学友也寄宿学友会。吴明亮是出名的快人快语、嗓门大、脾气特别、我行我素、从不给人面子,吵架不看时间,人人敬而远之。我却看到他谦谦卑卑的在后厅为卢源录洗车子,还打蜡。看来卢源录的人非常乐意帮助学友,让明亮洗车赚外快。那时我想,如果那辆车给我洗,多好!

我小时思想幼稚、懵懂无知、爱开玩笑、没修养、没礼貌、不会尊敬人。和源录混熟了以后,觉得卢源录这名很有趣,就笑他说:“你的姓名都是动物。卢是Donkey,源是猿猴的猿,录是梅花鹿的鹿。”一般人最忌别人取笑自己的姓名,因为姓名是父母给的。取笑姓名就是取笑父母,谁能容忍?谁知他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说:“我的姓念做炉,火炉的炉;donkey念作吕,不念炉。我是姓卢,不是姓吕。”结果我立刻感到非常尴尬,很后悔自暴己丑,觉得自己既无知,又无礼,真是愚蠢无比,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好钻进去,无脸见人。另一方面,也很感谢源录心胸宽阔,君子风度,没有计较我年少的狂妄无知。这事过后,我就痛改前非,而且非常尊敬卢源录这位心中的大人物。

源录曾载我去太平郊外的天然游泳池–缅甸池(Burmese Pool)的森林捕捉蝴蝶(做标本)。我不会捕蝴蝶,只是拿着网追蝴蝶。蝴蝶在前面飞,我在后面追,追近了就从后面把网向前面的蝴蝶套去,但是总捕捉不到蝴蝶。源录说:“网不是从蝴蝶后面套去,这样捕捉不到的。要从蝴蝶的上面往下套,才捕捉到蝴蝶。”果然,我照着网从上而下的捕捉方法,终于捕获一只蝴蝶。

有一晚,我和他两人在学友会外面散步,忽然听到他口中发出非常悦耳的音乐—“哎哟妈妈”,好像小提琴的音乐!那绝不是口哨声,可是他双手和平常人走路时一样自然的摆动,并没有拿着任何乐器。我非常好奇,问他那是什么乐器。回到学友会,他给我看,竟然是一片叶子!杨桃叶子!学友会左边院子那棵杨桃树的叶子!我看他双唇中的那片叶子,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口,呆住了!那么优美的音乐,竟然是叶子发出的?

我当然请他教我吹奏之法,他也没保留,就当场摘了叶子,用双唇夹着,向我示范,并告诉我吹奏的秘密。我当时也摘了叶子,含在口中,吹了多次,哪知连声音都吹不出。吹了几分钟,就晕头转向,脸色苍白。他笑着说:“要有耐心学习,练久了,就会有声音。”

1969年学友会关闭,卢源录再也没寄宿学友会,我自然也不再见到他。由于我吹奏叶子的功夫怎么都学不会,也敬佩他的为人,就一直怀念他。偶尔在太平湖见到他驾汽车经过(他不再驾驶那辆巨无霸),却没机会再相聚叙旧。

光阴荏苒,我从太平去了吉隆坡,从吉隆坡去了新加坡,又去了金宝,又回到太平。三十年来,我和卢源录,就是缘悭一面,没有重逢。学友会关闭之后,我一直无法忘记的人,卢源录是其中一个。

2000年年底一日,我在太平南华书局—著名的校长集中地买文具,听到那不缓不急的熟悉声音从老板的办公室发出—-卢源录!我耐心等他出来,果然是他!只是头发白了。我兴奋地喊道:“卢源录!”他敢情是忘记了我,怔怔地望着我。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不起我是谁。这也难怪,当时我只是少年。“我是黄国强!”“黄国强?印象中好像有这个名。”“喏,你60年代在Pokok Assam 的学生周报学友会教过我吹叶子!”他想了很久,好像还是想不起。不过,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好联络。(那时还没手机)

后来我知道,源录是天主教徒,我是基督徒的牧师,我们的关系更密切了。原来源录曾是中学教师,退休前是校长。当他知道我还没有练到吹叶子的技巧时,他竟然亲自到我家来,重新示范和教导我—这我练了30年还不会的特技。

2000年开始,我苦练这绝活,终于找到窍门。学会了吹叶子。不过,我吹草。因为叶子难找。

前年我和源录一同到怡保去参加年初四的学友聚餐时,他感概地告诉我:“我以前当校长时,做错了很多事,对学生心理不了解,常常冤枉了无辜的学生。现在回想起来,很后悔,很内疚。有些学生不是没道理讲,只是不会讲。华校校长对属下教师的评估也太苛刻,不舍得给他们高分,害到他们很难升级。马来学校的校长就不同,他们都给教师很高分,所以马来学校的老师都升级很快。这是我们华校校长的迂腐、自大、滥权所造成的缺点和亏欠。”

卢源录的叶子音乐非常好听。他参加一些国际商业会议时,经常受邀在台上表演吹奏叶子音乐。经常都深受欢迎。这音乐有个名称,叫“叶笛”。在网际网络的YOUTUBE里,只有两个人会吹“叶笛”,其中一位就是卢源录。(另外一位是台湾人)。

卢源录是我所敬重的学友,一位很有修养的君子,也是我叶笛的老师。

13 responses to “叶笛怪杰

  1. 欢迎黄秋霞乘搭《学友之窗》航班!果然,太棒了!

    Like

  2. 太捧了

    Like

  3. 卢源录的叶笛功夫的确不是“吹”的,但又是“吹”的。

    Like

  4. 对不起,我搞错了。源录吹奏的歌曲是“上海滩”。不是“万水千山总是情。”两首都是粤语名曲。

    Like

  5. 欢迎亚强乘搭“学友之窗”航班。卢源录以四十年的功力,用叶子演绎名曲,这可不是”吹”的!

    Like

  6. 亚强兄,很高兴你买了机票登机了!不难吧!对吗?卢源录吹奏叶笛的功夫真的出神入化。不只是吹出音乐而已,还有音乐中的共鸣、颤音、轻重音、装饰音、很难吹的低音、感情,他都能吹出来。而且,他可以用很多种叶子吹奏,吹得很自然,毫不费力,真的非常了不起。

    Like

  7. 谢谢国强和伟之学兄的介绍,今天我们才有机会听到陆源录吹叶子的功夫,真是听出耳油,虽然我不懂得音乐,可算是音乐盲,但也可以听出音乐的美妙。虽然不是钢琴口琴吉他的音乐,起码他的口功夫真是到家,佩服极了。

    Like

  8. 谢谢您,伟之大哥!把卢源录吹叶笛的录相上载了!

    Like

  9. 不知可否麻烦伟之大哥把卢源录吹奏叶笛的录像转载过来这里吗?

    Like

  10. 陆源录在YOUTUBE第二个吹奏叶笛录像–搜索:”Music With Leaf”- 源录在金马仑吹奏印尼名曲:“梭罗河”。也在我的facebook了。

    Like

  11. 我已经把卢源录吹奏叶笛的录像从youtube转载到我的facebook了。请到我的Facebook(黄国强)浏览。

    Like

  12. 不好意思,我落伍了!原来you tube 上载会吹叶子的人已经增加了!卢源录在Utube本来有至少两处。幸亏现在我还找到一个。请打上“Leaf blowing by Ricky”, 卢源录在美丽的太平湖畔就出现,用叶子吹奏粤语歌曲:“万水千山总是情”。卢源录的英文名就是Ricky Lu。请大家赶紧去浏览免得机会错失了!我的吹叶笛水准是上得了台,只是下不了台。

    Like

  13. 找不到卢源录的片子,听听叶笛也是挺好玩的。改天要听黄国强的!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