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司机开不动马赛地

陈隆陞

每当开启“学友之窗”网页,偶尔重新细望上层版头“情牵古城”晨运照,眼帘中站立右边轩昂的张亚强容颜,总让我想起今年初农历十四夜,古城举办学友新春小聚会餐后的趣事而默笑。

聚餐晚宴过后,部分来自雪隆“高龄”学友郑金勝夫妇、赖茂霖夫妇、佘子文、林连和等学兄,担心夜已深不能聚中精神驾驶而立刻赶路回程;其余意犹未尽的“年轻”学友建议找个地方再叙一叙,结论地点是落在马六甲三宝井街的宽敞印度“嬷嬷档”。

从【北栈】餐馆分头出发,李坚城紧跟随在我车后(车内有卓群友等),杨思源车内载的是怡保陈锦兰及雪隆三朵金花叶惠玲、陈美群、林月英;另一朵金花许秀芬则随车夫由周永建夫妇引路到大道,赶着回程吉隆坡;我太太苏雪慧被我指令坐进杨国泰马赛地大房车带路。

约略十五分钟,大部份学友都到达目的地,各自点了饮料。

诸事八卦一轮,二十分钟也溜走了,尚不见杨国泰等到来,心中开始暗自嘀咕,怀疑我太太路盲带错路!再过十分钟左右,才见我太太、杨国泰、张亚强(当时尚不知他的名字,因第一次见面,宴会时没同桌)姗姗来迟,众口质问理由。

杨国泰打开大嗓门:他 X X 张亚强,的士司机开不动马赛地!

张亚强尴尬辩说:我是第一次摸到新款式马赛地,怎知还有鬼暗门!谁懂啊!

在场的学友也微微陪笑。太太在身边坐下后轻声告诉我,原来杨国泰夫人电话追踪,两人又情话绵绵一大阵子,等国泰重新坐回司机位开动车子,的确延迟了二十分钟。

对张亚强留深刻印象是在“情牵古城”第二天晨运,也许两人体格差不多一样高,步伐一样阔大,所以也一直走在其他学友前头。沿着马六甲河畔步走,他很热心地教我用手拍打身体各部位血脉,说是很好的保健方式。

每天早晨遛狗,总也记起张亚强所教,随意拍打手腕、腰背、肩膀,头皮,哔哔泊泊地响,倒担心花园区的居邻怀疑我是飞跃疯人院人士。

哈哈!不该忘记谢谢张亚强!

9 responses to ““的士”司机开不动马赛地

  1. 唉!冷静。

    建达兄,
    连您都看出我在引蛇出洞。连您也参与引蛇行动。可是,蛇呢?都是懒蛇?: )
    大家果如赖广南说的:“我不懂电脑!” ? 把一切 “赖” 广南?
    也许您把赏金提高,就会有勇夫。

    Like

  2. 国强老弟,
    我感觉有点寂寞。
    你挑起60年代的小插曲,问生活营歌共有几个 “来”字,学友们怎么没反应?
    我引述的当年发生的事件,没有给答案,是想挑起学友们的兴趣,加进来猜答案或加进来写一些趣味故事。看来是反应不佳,上网的都是寥寥无几,小猫3,4只。我在此宣布:猜中有奖!奖品由我报效,下一次生活营举办时颁发。
    (T & C applied)
    郑建达

    Like

  3. 那么“生活营歌”里一共有多少个“来”字才对?

    Like

  4. 生活营歌有几个 ”来“字?
    这钩起我的回忆。
    我参加第5届生活营时,有一天的节目是常识比赛,其中有一个问题是:”生活营歌一共有几个“来”字?大家都一面低声唱,一面曲着手指在算。几乎所有的哒案都是20. —- 结果都答错了。
    许多营员理直气壮,提出抗议为自己申辩。
    当主持人叫大家拿出歌纸,问大家这首歌的歌词是谁写的,大家都异口同声说是 ”燕归来 “ 主持人再问这首歌共有几个 ”来“字时,大家才如梦初醒。不再抗议了。
    郑建达

    Like

  5. 【学友群像】王亚源与李雅茵名字对调,已获更正。国强看得仔细,谢谢他啦!

    Like

  6. 几个来?

    槟城歌王庄锦和(70年代曾荣获全国艺术歌唱比赛冠军)听了我在2010年的营会领唱“生活营歌”,“…像松柏一样的劲拔青苍,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吧!….” 后,对我反应: “你多唱了一个‘来’(10个来),我们槟城不是这样唱,我们唱:“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吧!(9个来)” 并说大家分头去查清楚,看原来标准的唱法到底有几个‘来’。

    营会手册上印着的确是我唱的版本(10个来),但那也有可能是后人抄录时弄错,多加了一个来。最好当然是问燕归来(作词者)或建子(作曲者),但苦无联络。

    前几天我碰到曾参加第一届(或前几届)生活营的林圣听老学友,问他此事。他一听我唱就说:“你唱的版本是对的。”(10个来)

    林圣听学友(德盛兄和楚煊兄应该记得此人)本身多才多艺,各方面的艺术造诣都很高,他的书法曾获全霹雳挥春比赛冠军。乒乓打得非常好,会编导话剧,也是男高音,学过声乐,懂乐理,会指挥合唱团。他的孩子中有两个拥有钢琴演奏文凭,其中一位女儿林扬韵在美国专修声乐。
    我想,林圣听学友的确认应该是可以接受的。10个来是正确的。

    又,
    这件事,令我想起60年代,在太平学友会听到张雪清讲生活营的一件趣事。
    他说:“在一次的游戏中,主持游戏者问大家:‘生活营歌里共有几个来?’ ”
    大家算了以后,异口同声答:“20个!” “错了!再猜猜看!仔细算清楚!”
    “18个!” “不对!”
    “20个!” “都已经说不是20个啦!”
    “21个!来实现我们的理想那里还有一个来!” 这人非常聪明,把整首歌都仔细看过。
    “还是不对!”
    大家算了又算,都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
    “到底有几个来?”

    Like

  7. 王亚源是谁?
    记得今年初我要报名参加马六甲主办的“情牵古城”营会时,不知道向谁询问。我认识马六甲的学友只有龚重春、钱忠保,但是都没有他们的联络号码。翻开学友通讯录,找到王亚源学友,于是就打点话给他。
    电话对方传来的是女声:“你是哪位?找谁啊?”
    “请问王亚源先生在吗?”
    “你找他干嘛?”
    “我找他是要问学友会主办营会的事。日期和地点等。”
    “我不知道。”
    “哦!你是不知道的,麻烦你叫你的先生来听电话可以吗?我亲自跟他讲。”
    “为什么要叫我的丈夫听电话?他不懂学友会的。”
    “你的丈夫王亚源是学生周报学友会的人。”
    “他不是。”
    “他不是王亚源?”
    “我才是王亚源。”
    “..?..?..”
    ——————————————————————–
    在学友群像的第23张 是两位女学友的照片,志名王亚源(左),李雅茵(右)。不对了。王亚源是右边那位才对。因为我摆了上述的乌龙,所以对王亚源女学友印象深刻。第28张的两位女学友,右边那位不是王亚源,是李雅茵。希望伟之大哥有空时更正。

    Like

  8. 张亚强的人就是那么讨人喜欢:乐观、友善、热情。

    Like

  9. 学友的情谊老而弥坚,相聚在一起的时候,往往流露当年的童真!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