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陷中奋斗的陈中成

黄国强

陈中成是太平学生周报学友会的学友。外地学友认识他的恐怕不多,因为他重听,个性又静。他的话声调很怪,别人不容易听懂,他也不容易听清楚别人的话,因此他很少主动和人交往。他就是我所谓的太平学友会的“怪人”之一。他原籍福建,可能是永春人。但是听他讲话的人,总会因着他奇怪的声调,以为他是北京人,湖南人。

我第一次在学友会碰到中成时,见他比我长5岁左右,人瘦瘦黑黑,国字脸,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不高不矮,有一点儿“含胸拔背”。他独个儿站在阅览室图书馆旁边看书,阅读着连士升的著作。我见他孤单,就主动和他聊。他一听我讲话,就摸摸耳朵。后来才知道他不是耳朵发痒,而是推开藏在眼镜脚里的助听器的音量控制钮。由于他听不清楚我说什么,我又不敢大声说,只好打手势,摇头点头的,用肢体语言表达。当用尽办法都无法说明后,只好拿了纸和笔,把我说的话写给他看,这样他就知道我在讲什么了。也许是这种交通方式比较麻烦,所以和他交往的学友不多,只有我、雪清、广南等几个,和他比较“谈”得来。

和中成交谈中,知道他的父亲早逝,他的妹妹到英国当护士,他和母亲、姐姐同住。他念小学三年级时因为发高烧,烧坏了听觉神经,从那时候起,他就耳聋了,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因为耳聋,听不到别人怎样讲华语,只好自学。所以他说华语声调很怪,但是闽南语因为是从小就学会的,因此讲闽南语就比较容易叫人听懂。

中成喜欢绘画、写作、下棋。在学友会的日子,他常和绘画组的人一同绘画,画水彩。他也曾投稿壁报,在我做壁报主编时,他写了一篇微型小说,叙述马来乡村的故事,十分精彩。和我一样,他不跳舞,但喜欢看学友跳舞。每次学友们练舞蹈时,他就站在阅览室门口欣赏。他下棋是在家里和邻人对弈的,棋艺还可以,有乙组水准。

1969年学友会结束后,我和中成还保持联系。记得他 Pokok Assam 村住家的篱笆的铁柱子和铁栅生锈烂掉了的时候,为了省钱,他自己动手换铁柱子和铁栅,叫我去帮助他。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上午,我们在烈日下“工作”。我们两人轮流锄地,把烂的铁柱子从地里挖出来;再把新铁柱子安放入地洞,他用手扶正柱子,我用石头和洋灰水泥把洞穴填补了,再封好,把柱子稳住。那时他用一条几乎注满了水的长长的小水管,一边一端的贴着两条柱子,以水管里的水平作标准,以确定两边的柱子的高度一样。他的妈妈见了,就对我说:“他的人就是这样!真麻烦!做事太认真!”。虽然是小小工程,由于没有经验,我们从早上九时做到下午二时,把我们两个瘦人耗得筋疲力尽。

由于耳聋,他无法受高深受教育,辍学后在太平郊外Air Kuning路旁的“炎方树胶厂”工作。后来他学会了丝印技术,就离开树胶厂,改行往丝印界发展。我刚中学毕业后的一日,闲着无聊,到他家去叙旧,看他在玻璃上绘卡通(米老鼠)。我看了有趣,也想试试画。原来在玻璃上绘画,要先抹上一层粉,墨水才留得住。他叫我在又硬又滑的玻璃上,顺着玻璃下面的卡通画画线条。那时我无论怎么小心画,都在拐弯处不顺畅,留下颤抖的瑕疵线条。他说:“这样的效果很差,不合格,顾客不会满意。”我这才知道,原来中成处事严格,要求很高,结果我放弃了跟他学丝印的念头。

中成后来独自到北海丝印厂工作,在那里认识了现在的妻子。

中成虽然耳聋,但志气高,头脑敏锐,眼光独到。他看到在槟城北海的大山脚城市有很多制衣厂,他就在那里开创丝印事业。他买了几台印刷机,成立了家庭式的丝印厂,请了很多员工。帮顾客印 T 恤、雨伞、帽子、鞋子等。有一次,某政党开党大会,要送党员5000把雨伞,请他在雨伞上印上他们的党徽。那一趟,让他赚了不少钱。

中成虽然耳聋,但他也喜欢听歌,喜欢叶丽仪、林竹君的歌。那时是用45转的小黑胶碟。学生周报学友会关闭时,他分到的“遗产”是阅览室里的青色大书架。那书架就放置在他的房间里。中成的华文好,马来文也很好。可能是因为耳聋的缘故,听不到外界的杂音,可以专心读书。

他在北海工作时,我到那里去探访他。后来他搬到大山脚时,我也到那里去探访他。他的工厂就在他家楼下。他的儿子叫伟强,算来今年已经30岁了,为人内向耿直,听觉没问题。中成的听觉障碍不是天生的,因此没有遗传给儿女。

后来丝印生意不好,他的工厂就停止操作,遣散了员工,改作粘安全玻璃膜生意。就是为人把安全塑料膜粘在玻璃门或窗上,防止玻璃破裂时碎片到处飞弹而伤人。我太平家的玻璃门和窗就是请他去粘上这种安全膜。他到我家为我粘玻璃膜时,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最少已是15年前的事了。以后我只给他打了几通电话,就没有再联络。

今天早上听张汉清来电说赖广南告诉他,务必通知我说中成过世的消息。中成在两个多月前在吉隆坡走过大路时,遭汽车撞到重伤,不治身亡,肇祸司机潜逃。噩耗传来,心中忧伤。老友过世,我们连去凭吊和安慰他家人的机会也没有,真是不胜唏嘘!

中成享年64岁,值得安慰的是,他的儿女已经成长,经济也没困难。遭祸的新闻刊登在星洲日报的吉隆坡地方新闻版,怪不得我在新山的星洲日报没有见到。中成和我一样是基督徒,愿安慰人心的上帝亲自安慰他的家属。基督徒相信人死后,尸体归大地,灵魂归天国。因此我相信有一日我将和他在天堂相会。

安息吧!中成学友。你走得没有遗憾。你虽然耳聋,却凭着不屈不挠的毅力,创出了一番事业,比没有耳聋的人,过得更灿烂和精彩的成功人生!中成,我们怀念你!

9 responses to “缺陷中奋斗的陈中成

  1. wong kok keong

    回宝惜的信:
    Hi Foo Shok,
    the steps are as follow:
    1) Go to your face book.
    2)Copy my Chinese name黄国强 and paste onto the column “search”, and double click. Some persons of the same name will appear.
    3) Click the picture which looks like me,( the same picture appears on this page).My face book will appear soon,
    4) Click the photo(my face),(top left).my page will then appear.
    5)Click the word “照片103” which is below my picture. Many groups of photos will appear.
    6)click on the pictures you wish to see.
    I hope you can follow and brows them.,

    Nevertheless, if you still cannot brows them, please copy my Chinese name黄国强and paste it onto the the column “friend request” on the top left of your facebook.
    Or, send me a short note with your full name used on facebook , then I will add you as friend and thing will become even easier.

    Like

  2. wong kok keong

    炜婷,
    谢谢你复信。希望你在新加坡工作愉快。
    你爸爸亲密的朋友的确很少,原因除了他重听以外,他为人敬虔、严肃、认真、内向、沉默,也是造成他不主动与人交往的原因。但是年轻时代在太平“学生周报学友会”的学友们,和你爸爸的关系都很好。他们是:赖广南、蔡灿辉、张雪清、洪楚煊、杨国泰、蔡祥振、蔡祥添、张继益、莫亚德、吴明亮、李坚城、李鼎城、周照明(住你爸爸PokokAssam老家斜对面)等等,还不包括那些比我年长,我不认识的学友。(其实你爸爸比我大六岁)
    你大哥伟强九岁那年,我曾到你们在大山脚的家。那时,楼下是工厂,你们住在楼上,可能那时你见过我。我对你大哥印象深刻,因为我离开之际,他流泪,非常舍不得我走。我想也许这是因为我是仅有到你家探访的朋友。
    我离开你爸爸大山脚的家以后,拨了几通电话给你爸爸,但是印象中他没接听。数年后我又到访那里,可惜找不到你们。
    我2001年离开太平到新加坡工作以后,就没有再联络到你爸爸。没想到以后再也无法在地上见到他。
    我写有关你爸爸的文章,除了上面这篇以外,在“国强趣事三篇”中的“怪人”及“失落与惊喜”中也提到。
    你爸爸虽然年幼丧父、自小失聪,但没有因此自暴自弃、怨天尤人,反而凭着不屈不挠的精神,立业成家,组成美满家庭。是非常令人佩服的。
    我的Facebook名黄国强。电邮邮址swkk4330@gmail.com 欢迎你在那里和我联络。我在你家和你妈妈、伟强、伟健合拍的照片,也已上载在facebook里。
    祝福你。
    国强叔叔。

    Like

  3. wong kok keong

    炜婷,
    你好。
    我很意外,也很兴奋,你在这里贴上你的信。让关心你爸爸的朋友都可以阅读。
    从文中,你知道我和你爸爸是好友。你爸爸因着耳聋之故,朋友虽不多,较谈得来的也有三个:老蔡(即怡保的画家蔡灿辉)、张雪清(也移居怡保)和我。
    上星期,我回太平时,到你爸爸的老家(730,Temple Road,Pokok Assam)去询问你们Sungai Long的地址,才发现多年前你们已经把屋子卖了,屋主不认识你爸爸。我转问邻居,邻居说你的姑姑在杂货店。我从你姑姑那里得到你妈妈的电话号码。在回新山途中,我们联络了你妈妈。你妈妈还记得我。如此我们就到了你们在Sungai Long的家。
    你妈妈和我们谈得很融洽。你爸爸生前曾对她提起我。你妈妈盛情地邀请我们留宿你家一夜。
    我很高兴,你们都长大了。你妈妈说你们的生活没问题,我就放心了。
    愿上帝赐福你们。
    国强叔叔。

    Like

    • 在我的印象中,爸爸都没朋友,每天都只是工作,玩玩电脑。还记得小时候爸爸时常和我们下棋,以前都没想过这是他的兴趣。渐渐长大了,我们都不是很听话,就再也没跟爸爸下过棋了。不管怎样,真的很谢谢你这样积极地联络我们,爸爸知道了一定很安慰。
      愿主与你同在
      婷上

      Like

  4. 谢谢你!国强uncle, 谢谢你写的这篇文章。我就是这篇文章主角的女儿,炜婷。我妈妈昨天在电话中跟我说了你到我们家,谢谢你过来看我家人。我妈妈很开心,所以我就跟我弟弟要了你的网址。我现在才知道我爸爸年轻时是这么的热心,我从没听过这些事情。谢谢你!爸爸如果知道有你为他写的这篇文章一定很感动。

    Like

  5. 男子遭撞後逃斃命‧家屬盼目擊者‧挺身揪出司機
    要聞 中馬 地方 2010-09-24 19:40

    在皇冠城商業區前的達央路,不幸被車輛撞斃的陳中成。(圖:光明日報)

    (雪蘭莪‧加影24日訊)64歲華裔男子傍晚獨自前往住家附近的公園散步途中,遭不明交通公具撞後逃,男子過後因傷勢嚴重而死亡,其家屬為替他討回公道,遂呼吁車禍目擊者提供線索給他們,以便他們得以“還原真相”。
    來自雙溪龍的死者陳中成是於8月29日傍晚晚5時許,像往常般獨自一人從住家到皇冠城的湖濱公園(Makhota Walk)散步,當他越過皇冠城商業區前面的達央路(Jalan Dayang)時,就遭不明交通工具撞斃。
    死者的54歲遺孀李真週五在加影市議員李亞成的安排下召開記者會。她披露,事發當天,由於她的母親逝世,於是,她便與長子陳偉強返回森美蘭林茂奔喪及送殯。
    與丈夫育有二男一女的她說,16歲幼子偉健過後告訴她,父親在當天離家後,就沒有再回家。
    “中成出門時並未攜帶身份證,且身上只有數十令吉。過後,我就到警局報案,結果,一名警員對我說,有一宗交通意外事故的死者的遺體尚未有人認領。當他向我展示電腦上的檔案照片時,我一眼就認出死者就是我的丈夫,因為我認得他生前佩戴的那副老花眼鏡。”
    肇禍司機沒報案
    “從丈夫的遺照看來,他的頭部和臀部都流了很多血,且橫躺於馬路上。不過,由於肇禍司機並未向警方備案,所以,我們至今都不知道肇禍者的身份。”
    死者生前是偕同妻子李真在雙溪龍住家附近經營熟食店生意。
    李亞成促請該宗車禍事故的目擊者主動聯絡他,以便協助死者家屬逮出“真兇”,而他也希望肇禍者能良心發現,並主動向警方報案,以還死者一個公道。
    光明日報‧2010.09.24

    Like

  6. Pingback: 回顾2010年 | 学友之窗

  7. 谢谢Dennis Zhang 的回应,使我有兴趣再写下去。有市场,就有供应。没市场,就没供应了。
    为了要安慰中成的家人,但苦无他的联络地址、电话号码、电邮、及面簿等,昨晚我特地打电话给吉隆坡的赖广南兄,问他如何联络中成的家人,他说,中成逝世的新闻最先是由张亚强兄在报上看到,再通知他的。并说中成逝世前的日子是和家人住在雪州焦赖的Sugai Long,已经十多年了。地址和电话号码就不得而知。 他的妻子做小贩生意。那日事缘他家人到森美兰去省亲,他傍晚独自一人到公园去锻炼身体。经过大路时,不幸遭汽车撞倒,重伤身亡。可惜没有现场目击证人,该鲁莽汽车司机至今还在潜逃中。
    我随即再致电给吉隆坡的张亚强兄,他告诉了我更多有关中成的事。原来中成比我更早加入学生周报学友会,早在1967年以前,太平学友会还在租赁红屋区洋房活动时,他已经活跃在绘画组,跟着大师灿辉兄学画水彩。虽然他耳聋,但是并没有因而孤立自己,他热衷参与充满活泼节目的“联谊晚会”,和大家一齐闹翻天。
    两个月前,亚强兄在报章上看到中成年轻时代的照片时,赶紧仔细阅读新闻,知道这噩耗后,再转告赖广南兄。广南兄通知新山的张汉清兄,叫他务必通知我。因为广南兄知道我和中成感情很好,又同是太平学生周报学友会仅有的两个基督徒。
    如今叙述中成的往事,心中涌起阵阵的哀伤和愧疚。生离死别,自然哀伤;愧疚的是我一直没有再主动联络他。我和他同是学友会的基督徒,关系比其他学友多了一重。我本当多尽本分,花多一些时间去寻找他的下落,告诉他我们有“前缘再续”营会和各种聚餐会的活动。他虽然耳聋,但他很爱学友会。若是他知道我们有这些活动,我想他一定会设法参加的。
    借用亚强兄的话说:“唉!就这样,我们又失去了一个朋友!” 看来我们需要多多联系,彼此关怀,不要轻易错过每一个聚集叙旧的机会,免得抱憾。

    Like

  8. 中成的故事感人!他顽强不屈,与命运抗争,获得成功,令人敬佩!结局意外,令人唏嘘。。。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