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

黄国强

太平学友会最令人注目的有几样:标本、美术、还有挂在墙壁上,写着“学友会会歌”的硬纸皮。这歌词:“学友,学友,学友,允公、允能、不断创进!文化理想永追寻,自觉、自励,发扬自治精神!…养成大智、大仁、大勇,实现自由、民主、公平!爱我学友会!爱我学友会!永为文化长城!” 这些字体是用毛笔以中楷书写的,写得非常工整,非常美!每个字都非常美,就像是用打印机印出来的一样。歌词中共有六个“學”字(繁体字),每个“學”字看来都一模一样,一样大小,一样美。点、横、撇、竖、勾、捺,每一笔一划都非常工整有力。我看得非常陶醉,非常佩服那个写者。

他们告诉我:写的人叫周照明。周照明,这个很静的怪人,真是深藏不露。他的字,当然每年轻易荣获全校书法冠军。莫说全校,甚至全州,或是全国冠军,都没问题。有一次,我拿了一本书法的书给他看,说:“哇!你看!王羲之的字,多美啊!”他看了看,不屑地说:“这些字是王羲之的?肯定是冒牌的!王羲之的字哪有这么普通?” 说完,他就立刻用毛笔蘸墨,在报纸上,悬腕写了:“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写得不缓不急,每一笔,每一划,都那么美,那么有力,写得那么自然纯熟,看得我目瞪口呆!

过后,我把那张报纸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剪下,贴在宿舍墙上,天天看,天天模仿。我求他教我写字,他果然教我,一笔一划的在旧报纸上写。我记得,我的“心”字,无论怎样写,都不美。他就写了,叫我模仿。我就这样跟着他学写字。那时,我一见到他,就称他为“师父!” 周照明除了字写得好,人也很好,曾借长裤给我穿。事缘1968年我初三毕业那年,获得全班(A班)特刊英文作文比赛第一名(我就读英校-综合中学–Lower Secondary School.后来改名叫“黑豹中学”。)校长李瑞清要在毕业晚会上,送我奖品以作表扬。老师吩咐我那晚必须穿白色衬衫、黑色长裤、黑皮鞋。我有白衬衫、没长裤,也没黑皮鞋。周照明知道了,就把他的长裤脱下,借给我穿去学校领奖。

记得那时流行为朋友抄歌曲作纪念,周照明为我抄了一首“黯淡的云天”,现在已经成为我的珍藏品。太平学友会字写得好的人,还有尤亚来、蔡祥添。槟城的赵维富的字也是写得很美,很飘逸。但算中楷,我还没见过第二人写得比周照明好。

2 responses to ““书法家”

  1. “太平学友喜讯”
    1969年离开家乡远赴英伦学做护士的三位女学友:周宝惜、张耀霞、林嫦蕊,时刻令学友怀念。自她们离去之后,学友会也跟着关闭。要知道她们的消息,实在不易。所幸吉隆坡学友韩雷筹本领高强,千里迢迢的把林嫦蕊这位大美人追到手,把她引渡回国,一解众人思卿之苦。可是还有两位总是令我们思念,不知她们情况如何?昨晚我从邓玉英处得知:周宝惜和张耀霞将要回来,和学友叙旧,并参加新年初四在怡保举行的聚餐会!这个大好消息,请传开,太平的学友们,请保留年初四这天给学友聚餐用。千万别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呀!1969年至今,已经41年啦!41年才见一次面,千言万语,就在2011年的初四在怡保聚餐时说个够哦!

    Like

  2. “漏网之娱”
    在今年的马六甲“情牵古城”的营会里,本来歌王庄锦和为了搞气氛,邀请了和韩雷筹或我和他一同唱“含苞欲放的花”,锦和唱第二部,雷筹或我唱第一部。我们已经在大堂外的大厅外一角练习了一阵,大家也配合得很好了。不知怎的,进入大堂时,竟然把这件事娱乐大家,教大家重温旧曲的事忘掉了,辜负了锦和的一片好意。虽算不上沧海遗珠,但还可算是漏网之娱。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