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友会趣事

新山黄国强

1.  学友会趣事。1969年513事件过后,政府不许多人聚集,来学友会活动的人少了很多。我仍然住在那里,坚城偶尔也来住。一天晚上子夜时分,我和坚城在後房宿舍睡觉了,忽然大门外有人大力敲门,听声音,来势汹汹。我和坚城吵醒了,走到客厅,不敢开灯,不敢开门。坚城大声问:“是谁?”敲门声止住了,外面的人没回答。“谁啊?!” 依然没回答。“看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坚城低声对我说。我俩决定联手对抗。我到厨房拿了两条火材,给坚城一条防身。我再到厨房暗处等着,因为厨房的小窗口不能关,歹徒可能从那里窜进来。歹徒一进来,我就给他当头一棒!我等着。坚城也等着。两人握着木材,严阵以待。外面没有反应。夜深人静,我们听到脚步声,最少有两个人,从门前沿着屋子走到屋子后面,又从后面走到前面。“什么人?”没有回答。“Siapa orang?”坚城用马来话问。也是没有回答。那时真的紧张。当“歹徒”走回门前时,坚城拿了一张木椅,扔向大门–“小龙问路。” “碰!”的一声。忽然间……(欲知后事如何,请待下回分解)

3 responses to “学友会趣事

  1. Pingback: 回顾2010年 | 学友之窗

  2. “怀念王殿南”
    我从来不曾见过王殿南学友,只是被他的歌声感动。他唱那首“怀念曲”非常动听,至今还是认为没有人唱得比他好。听好友林圣听说他当年坐在学友会一角高声歌唱,声音非常好。也听说他人瘦瘦黑黑矮矮小小的,当年在槟城卖《学生周报》时被左派的人追着来打,他拔脚就逃。建达兄说他“不修边幅,看起来好像很肮脏 (头不梳,牙不刷的那种),那肯定是家境清寒,和我一样。听说后来远赴台湾“游学”时被当局抓进台湾监狱…” 我也听说他曾坐牢,但那也已经是40年的事了。即使是坐牢,40年后,也应该自由了吧!金宝的温瑞安和怡保的方娥真学友好像也是在台湾坐过牢,看来在台湾坐牢并不一定是犯了什么严重的“法”,柏杨也是坐过“文字狱”。说真的,这王殿南学友,是我们应该关心的。若是坐牢是无期徒刑的,那真是太悲惨了!这么好的人才,还没有发挥天份,就如此埋没了!真是太可惜了!

    Like

  3. 国强,
    学友之窗果然是冷清清的,浏览的可说是屈指可数。主要的原因可能是 “电脑盲”,也可能是没什么可读的,上载的都是学友们的事迹,一些陈年往事,所讲的人都不认识,怎么会产生共鸣?就好象许多没上过华校、不懂中文、也没读过中国历史的人,不选择到中国旅游一样。
    商店既然生意不好,就让我们霸占它的版位,写一些拉拉杂杂的吧。陈年往事也好,风花雪月,英雄故事也好。写吧?不问收获,只问耕耘。国强加油,写吧!
    你老弟这几天上载了几篇可读性很高的佳作,可谓用心良苦。其中一篇说太平曾是我国的首都,令我如梦初醒,一把年纪,竟不知道太平曾是我国的首都!谢谢你。
    你陈述的人,大多我都不认识,不过也想知道学友们的动向及他们的成就。你提及的王殿南,曾来过怡保,也在生活营建过,印象中,他个子矮矮,不修边幅,看起来好像很肮脏 (头不梳,牙不刷的那种),听说后来被抓进台湾监狱,应该是唯一坐监的学友吧!
    怡保也有一位学友,叫钟鸿毓,听说也是因为一些事故,沦落在台湾,当起得士司机,晚年生活不佳。
    我希望能再听到久违学友的讯息。希望有人可以提供。
    郑建达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