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孤鹰

移民39年了,我的加拿大! 

(蒙特利尔)刘伯松 

 

 

 

移民加拿大不是偶然的,我几乎失去这个机会而选择了纽西兰。

 

长话短说,故事是这样的。上世纪60年代末,我在多伦多大学政治系一年后工作,移民手续已经办妥,却因一位朋友多次劝导下,终于放弃移民念头,决定回到新加坡南洋大学教书了。哪知两年后,发觉情况不对,深感随时有“安全”问题,我考虑毁约再次办理移加手续。我把计划告诉一位在学术会议认识的卑诗大学(UBC)东亚问题人类学教授,他说他也计划移民,到纽西兰去,鼓励我也跟他一起去。他的建议几乎打动了我。不过,蒙特利尔的欧洲色彩(1963年代表学校参加在蒙城举行的国际学生会议)、多伦多新建的市政大厦的宏伟面貌(1964年搭顺风车时认识的一家日裔加拿大人邀请我诞节在他家作客)、蒙特利尔世博的游览(1967年在蒙城世博一周)……给我印象十分深刻。

 

移加经验

 

39年前,我们一家三人移民加拿大,先到国都渥大华,我在卡尔顿大学政治系有个助学金,可以念完我的政治学硕士。当时很穷,孩子还不到1岁,单靠存款和助学金是不足的。于是,我在课余时间,四处工作,还记得绑着腰带搬运冰箱的辛苦、面包厂里火炉的热量和装配线互相合作的经验、中餐店进厨房取餐踢门和背骂顾客少给或不给小费的情景,等等。想不到后来,一位在渥大华认识的南大校友给我们介绍到中国大使馆教英语,后来竟然给我带来一些“麻烦”。

 

渥大华1年后,很幸运地在蒙城新开的一间学院(CECEP)教书,一直至退休为止,赢了个“老师“美称。其实,我的心愿并不是长期教书,而想在加拿大国际发展局(CIDA)或外交部工作的,但申请公民权时,遭遇皇家骑警(RCMP)两次查问关于我每周去中国大使馆之事,并警告我的未来行动,深知自己已被列入“黑名单”,联邦政府工作无望,决心做个“教书匠”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不久前的“千名间谍”和上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加前夕所谓的“华谍渗透加拿大省市政府”,加拿大政府一向不放心华人的“忠诚”,对华人格外警惕,甚至对与中国接触的华人进行“监视”。否则当年他们怎能知道我70年代初曾每周去中国大使馆给工商部人员补修英文呢?我常说,这才是真正的“警察国家”呢!

 

加拿大,最受人欢迎的多元化国家

不过,纵观全球,真的很少国家像加拿大那么自由、稳定、和平、安全、繁荣、多元、宽恕、善良……。

 

我们有水、有电、有粮食;我们没有内乱、没有战争、没有自然灾害。我们建国不是通过流血革命,而是通过桌上谈判而来的。我们写在宪法上的国家座右铭是“和平、秩序和良好的政府”(PeaceOrderand Good Government)。从1867年建国以来,我们国家几乎没有让我们这些老百姓失望,虽然经历过“十月危机”、“战争措施法”(War Measure Act)等魁省主权或分离运动。加拿大真不愧为“世界上最受人欢迎和妒忌的国家之一”!何况它又是个地球上最多元化的国家!

 

最近在24个国家举行的一个国际民调,指出全球53%人都愿移居加拿大,在中国竟达72%呢!他们喜欢我们,真正喜欢我们!我们怎不为加拿大自豪和骄傲呢?

 

谢谢,西部的华工们从(1881-1885年间,先后有超过15,700名华工参与修筑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其中4,000多人客死异乡)。和东部的爱尔兰工人给我们建筑了横贯加拿大东西两岸的铁路;谢谢,杜鲁多总理给了我们宪法、权力与自由宪章和多元文化政策;谢谢,加拿大政府的全民医保;谢谢,谢谢……。

 

朋友问我,在美4年,学的是美国人的东西,用的是美国人的钱,为何从不考虑移美?经他这么一提,想起当年“拥美”的天真,都给留美4年的“洗礼”冲淡了。回顾将近40年的经历和演变,幸亏没决定在星条旗下生活呢!

 

我的加拿大,我的家

 

 

移加39年了,有时仍为“身份”问题而烦恼。记得有个长时期,在剧院或音乐厅或球场,东张张西望望,发觉周围只有我一个华人或黄种人,突然深感孤独和不自在,走路、讲话、坐势……一切规规矩矩,事事格外小心,害怕有什么偏差,让“中国人”丢脸。也许自己过于敏感吧?

 

移加39年了,有时仍为“身份”问题而头痛。还记得,同事见面,常常问我唐人街哪间餐厅最好,好像我除了中餐,什么都不吃似的。其实,我蛮喜欢比萨、意大利面条、炸鱼和薯条、面包、……的。最令我头痛的是,同事见面又常常问我中国事务,好像除了中国,什么都不懂似的。其实,我30多年来教书都以北美社会为主,而且有个时期,还是校内“加拿大研究小组”创办人之一呢?他们为什么不问问我北美事务?

 

这些这些都令我十分难过和气愤。我是加拿大人,这是我选择的法定身份,我的族裔身份是“偶然”,就像自由党领袖叶礼庭的祖先是俄罗斯一样“偶然”的。在一个多元文化社会里,身份一般是重叠或多重,对第一代移民来说,原居地或族裔文化难免或多或少保持一些情怀和认同的。世界杯,各大都市不同族裔市民的车辆不是挂着不同国家的旗帜吗?意大利、西班牙、德国……;还有原居地的什么节日,各族裔加拿大人不是热烈庆祝吗?什么大灾害,自然的也好,人为的也罢,各族裔加拿大人不是踊跃参与吗?这不是什么效不效忠问题,更不是作客心态,而是族裔文化的传递与情怀的集体表现。更重要的是,这是多姿多彩的加拿大,我的加拿大,我的家!

 

小结

 

一般来说,人是不愿离乡背井,移居异地的。移民是人生的一个大选择,每一个移民都有一个甜酸苦辣的故事。当年我离开加拿大,做梦也想不到这是暂时的,很快又回来了,而且以移民身份回来!不过,当时的决定是不得已的,而且经过一番激烈的挣扎;后来的发展,证明我的决定和选择是明智的。

 

既来之,则安之吧!我一直还在努力,不过夜深人静,有时偶尔有些遗憾,偶尔也有些后悔。移民毕竟不是我的第一选择呀!

 

不管来自何方,也不管原因何在,每一个移民都有一个奋斗的故事。原居民除外,加拿大就是由这些移民许多不同的故事构成的。因此,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加拿大。今天它已是世界上最多元文化的国家之一了。

 

第一代移民身份的挣扎、心理的调整、社会的融入、文化的适应……都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是,如何把它们看成为加拿大社会演变的特征。历史证明,今天的加拿大已不是过去的加拿大;而同样地,未来的加拿大很可能也不像今天的加拿大。

 

移民39年了,这是我的加拿大,我的家!

 

加拿大143周年诞辰,HAPPY CANADA DAY!但不能也不该忘记,71日这一天也是加拿大的违反人权和人道的种族主义移民政策——《华人移民法》(Chinese Immigration Act,1923)或《排华法》(Chinese Exclusion Act)实施的日子!(写于加拿大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