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姚拓

最后的饭局 

 张齐清(墨尔本)

 这个偶然与姚拓的饭局发生在九月初的吉隆坡。一个月之后的十月七日上午,姚老就走了,带走了88年的记忆。所有的舍和不舍,就在那一刻间全放下了。文化界和许许多多姚先生的朋友,惊悉噩耗,无不扼腕惋惜。尽管人生有多少辉煌,生命的火焰终究要熄灭。姚先生给人世间周遭的温馨和关怀,仍然像一盏微弱的萤火,温暖人世间的悲凉……何伟之

这次回大马度假真的很开心。参加了姨甥的婚礼后,休息了一天,我大内弟和六姨妹借出两辆

7人座休旅车,让么姨妹和我们两家去邦咯岛度假。

从还是冬天的墨尔本,忽然来到炎热的邦咯岛海滩,要算我3个小孙女最开心。每天在沙滩和泳池玩得不亦乐乎,总是要我们大呼小叫一阵子,最后才肯上岸来休息。

我早年在《建国日报》负责编务时,经常到南北马各地见通讯记者和代理。当时《建国日报》有很多代理都兼通讯记者,邦咯岛当时的代理陈文琳先生,也是兼当通讯记者。记得70年代末期,我曾到岛上看望过他一次。如今,30年后重游旧地,我在度假酒店,包了一辆出租车作环岛旅行,在经过邦咯岛老街场时,我很快就看见文琳书报店。

之前我曾在墨尔本他女儿处拿到他的电话,一下车,陈老已经在等候了。陈老是海南人,和我是同乡。多年不见,老人家还是精神奕奕,我在陈老店中天南地北,闲聊整句钟,才告别继续环岛去。

从邦咯岛回来莎阿南,便接到一位从墨尔本来马六甲参展的岭南派画家林伯墀的电话,他说他在吉隆坡集珍庄,中午准备和姚拓老先生及数名画家吃午饭,他知道我和姚老熟识,邀我一起吃午饭,我马上答应了。

姚老记性非常好

饭聚在集珍庄楼上的一家日本餐厅,香港画家林悦恒也在座。姚老很开心,不断告诉他们一些有关我年轻时的往事。从闲谈中我感到姚老记性还是非常好,思路也非常清晰,以87岁高龄来说,虽然双脚影响他行动不太方便之外,也算是非常难得了。

谈往事,谈到我在电视台待了10年,也谈起姚老当年给大马电视台写了很多电视剧,他说剧本都没有存底稿,真有点遗憾。

姚 老祖籍是河南,素来说话乡音很重。我在半世纪前有参加当时的《学生周报》(后来改为学报)活动,便认识了姚老。听他说话,还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能明白。他
有时和别人谈话也会引起误会。记得我在电视台主持访谈节目时,有一位云英未嫁的女导播陈玉婵小姐,姚老为了感谢她常录用他的剧本,便想请陈小姐到他家去吃 水饺。据说,姚老当时用河南家乡话和陈小姐说:“陈小姐,今天晚上请你到我家去睡觉。”

陈导播听后非常生气地说:“您一个长辈,怎么能说这种话呢?”。整个场面当时显得很尴尬,幸好另一位导播龙历文先生在场,马上向陈玉婵解释:“你误会了,姚先生是说:今天晚上请你到他家吃水饺。”,姚老在旁听到龙导播的解释,拼命点头说,是,是。

吃完午饭,回到集珍庄,姚老叫人泡茶,我们继续在店里聊天,姚老送了一本他的著作《雪泥鸿爪》及一本和朱自存先生两人的书法集册送我。姚老还告诉我,我在《南洋商报》商余版写的东西,他每篇都有看。我答应他老人家,如果我那一天集辑成书,必定送一本给他老人家指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