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籍澳洲

返乡记
张齐清(墨尔本)

居住在澳洲久了,回去大马度假,我们都会说是“Balek kampong”

这次是我举家第一次,3个孩子、媳妇、3个孙女和我们俩老一齐回kampong 3岁的老二和刚满周岁的么孙女还是第一次坐飞机。 老伴最开心。她们姐弟各住天涯一方,已经很多年没有相聚。去年6月,三姨妹决定今年6月办喜事,老伴姐弟们8人便趁着三姨妹娶媳妇,大家约好在大马相聚。 我姨甥当年在澳洲念初中时,是住在我家寄读。他们表兄弟姐妹间关系很密切,因此大家都决定回去给老大不 小的姨甥贺喜去。尤其是我家老么,6年前他准备结婚时,非典传染病正流行,大马当时是严重疫区之一,很多亲友都怕来参加婚礼时,会在墨尔本机场遇到麻烦, 被拘留检疫。因此原本答应来参加婚宴的亲友,最后只来了几个人,姨甥是其中勇者之一。么儿这次举家五口,早早就答应回去参加他的婚礼,并为他做兄弟 就是还他当年的这份情义。 澳洲成疫区 但是从今年4月杪起,在美国、墨西哥等地发生A流感,澳洲在短短的日子里,便成为著名的疫区之一。位居 南半球的澳洲,正从秋季进入冬季,寒冷的气候,更助长流感的传播。我们确实担心,回Kampong的计划会否受到疫情影响,尤其两个大的孙女,天天在问:爷爷,还要睡几天才坐飞机去马来西亚?

我和家庭医生是老朋友,问他对我们在流感这么严重时,带孙女们去远行的医学上意见。 他说澳洲每年冬天都有流感,比A流感还要严重,他叫我们放心去旅行探亲,不必过分担心。 为了避免回到吉隆坡机场时遇到麻烦,我吩咐家人,这段时间要多照顾身体,以免染上A流感就回不了Kampong,若万一在机场查出有发烧咳嗽现象,需要送院就医,就会错过参加姨甥的婚礼日子。 我们阖家9个成员,分成两天3个不同班机飞回去吉隆坡。我不迷信,但是不怕一万,只防万一发生意外事 故。我们俩老是先头部队,很多朋友都教我,飞机仓内空间不大,容易感染,记得上了飞机就要带口罩。我很乖,一切照做。从严重疫区回到吉隆坡机场,在机场经 过检测,一切顺利没问题。出了机场,我马上给墨尔本的孩子挂了电话报喜。 这次也是住在小姨妹家。她家是在莎阿南一个高尔夫球场内的花园。因为保安系统很好,花园内的洋房,不单 没有铁窗,铁栅,外边也没有栏杆铁门, 这完全像澳洲的房屋。记得当年我初移民到澳洲时,老友张弓和一位朋友来旅游,曾经访问寒舍。一看全屋四周全是玻璃门窗,没加上铁门和铁窗,连忙问我,住这 样的洋房会安全吗?我回答说,大家都没有按装栏杆铁门,我们也就不用害怕了。 入住小姨妹的家后,为了慎重起见,我们自动禁闭了几天,待没有出现感染症状后,才敢开始见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