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心事

一夜发白

 

连方禹(台湾)

台湾国民党前主席连战夫人

 

……我内心备受煎熬,担心焦急,每个朋友看到我都说:“你头发是不是该染了”,但我根本无心梳妆,终于定捷出院了,我看着满头增生的白发,哑然失笑,真应该去趟美容院了。

 

定捷生了一场来势汹汹的病,我以前不相信,但这是事实,我的头发一夜之间都白了。

 

小定捷是个乖孩子,性格开朗,从不随意哭闹,任何人一逗他,他就咯咯的笑,眼睛笑得湾湾的,露出两颗小白牙,手舞足蹈的,可爱极了。但上周一,他却反常的与往日不同,谁抱他都不高兴,一直哭闹,大家都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却忘了母亲在世时常说的一句话“小儿无假病”,没想到应该带去给医生看看,只给他量了温度,三十七度多,微烧,打电话问医生,医生说吃退烧药就可以了。但他吃了退烧药后,温度虽然降了,可是依然哭闹,大家无计可施。到了深夜,他脸色发青,嘴唇泛紫,手脚冰凉全身颤抖,再量体温,竟然在吃过退烧药后,温度高达三十九度八,大家吓呆了,胜文和依珊立刻抱起定捷到医院看急诊,三个人去医院时是半夜4点种,回来时已是清晨6点,爷爷奶奶在家里焦急的等待,时间从没有感觉如此慢过,来到镜子前面,突然发现我的头发白了。

 

儿子媳妇与孙子回家后,告知医师诊断,定捷患了泌尿道炎,发炎指数和白血球数量都非常高,必须住院治疗,于是大家赶紧准备住院的东西,手忙脚乱之后,一一搬上车,坐在车里,小定捷依偎在我怀里,全身滚烫,他真是个好奇的乖孩子,虽然发烧的温度这么高,但还是张着两只乌溜溜、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车外过往的车辆、街道和行人;我内心充满了怜惜与不舍,努力不让眼泪滴下来。

 

住院之后,也没有特别的治疗,就是不断的打点滴葡萄糖和抗生素,但是替小婴儿插针打点滴的过程却是惨不忍睹,小定捷被抱到护理站,放在初生婴儿用的小推车上,对六个月的他来说,小推车几乎无法放下,一翻身就会掉下来,于是几位穿白袍的医师和护士,将动个不停的定捷紧紧按住,关了灯,拿起手电筒,搜寻定捷小手背上的血管,一针下去,不对,抽出针,再插一针,定捷哭得声嘶力竭,让人肝肠寸断,我立在一旁,心里反复的念着:“定捷乖,定捷不哭,让奶奶替你插针,所有的疼痛,让奶奶承担。”

 

后来在住院五天之中,由于换衣服或小孩子的动作,针头跑掉,必须重插的情况又发生了三次,白胖小手上,插针造成乌青的痕迹,至今仍未消除,由于这些痛苦的记忆,使得定捷一看到穿白袍制服的人靠近,立刻放声大哭。

 

孩子生病,妈妈最辛苦。白天大家可以轮流照顾定捷,但晚上照顾孩子的工作则完全落在父母的身上,胜文因白天有工作,因此依珊每天晚上担负起照顾定捷的责任,担心、有时偷偷的在掉眼泪,缺乏睡眠,再加上没有食欲,几天下来,整个人瘦了一圈,眼眶都黑了,看着这个美丽贤慧的媳妇,战哥和我,内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

 

平时觉得定捷长得好大、好成熟,但睡在医院的大床上,却觉得他好小好无助。定捷,小宝贝,我们终于明白你当时的不舒服与哭闹,是因为尿道炎的缘故,我们很抱歉没有发现你的不舒服,我们希望你赶快会讲话,不舒服可以告诉我们。我们每天都会祷告,希望所有的疼痛、不适都远离,让小定捷和其他的小朋友们,都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

 

定捷住院期间,我内心备受煎熬,担心焦急,每个朋友看到我都说:“你头发是不是该染了”,但我根本无心梳妆,终于定捷出院了,我看着满头增生的白发,哑然失笑,真应该去趟美容院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