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哥的新书

缕云起于绿草

 

何伟之

 

2007122日,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副刊文艺春秋,以两大版的编幅,介绍了刘哥(伯尧、刘戈、白垚)的巨作《缕云起于绿草》,收集他历年来所写的散文、诗和歌剧文本,算是出版预告。刘哥以诗和诗的情怀写下了他从香港而新加坡、马来亚(当时马来西亚仍未成立)而美国的心路历程。刘哥说这本厚达十寸的书正在付印当中,单是这点,已堪称“巨著”。

 

刘哥笔下婉约情深、文字优美,扣人心弦,回旋不已,相信书中少不了谈及当年的许多人与事,燕归来、陈思明、申青、学生周报、蕉风、生活营、歌乐节、文化与剧艺,还有很多很多……把当年的“小朋友”带回从前。过眼的云烟,迟暮的英雄,霎那又过了五个年代,几许风骚,何时再领?叫人不胜唏嘘。

 

我期待很快的一睹这本书,让我们寻回一起走过的日子,那个愚昧凌驾知性,狂妄超越理性的年代,而我们却背道而驰。正因为这样,五十年代后期之后的十年,是个激情又彷徨的年代,深深的挤压着追求真理的年轻一代的满腔热情。蓦然回首,心中仍免不了萦绕着丝丝的战栗和难以收敛的轻叹。

 

刘哥的诗,读来有一种徐志摩、郁达夫的深情和豁达,又何止于两人的揪心悱恻和刻心的萦绕。以下摘录刘哥描写柔佛州麻坡小镇文艺青年喜欢吟唱的麻河,那时的刘哥还是不到三十岁的翩翩青年,却怀抱着深深的乡愁。

 

麻河静立

 

捡蚌的老妇人在石滩上走去

不理会岸上的人

如我  她笑

    却不属于这世界

 

我爱此一日静

风在树梢  风在水流

我的手巾飘落了

    再乘浪花归去

    一个回旋

 

没有谁在岸上  我也不在

    这个世界不属于我

    那老妇人  那笑  那浪花

第八次在外过年了

    而时间不属于我

    日落了呢  就算元宵又如何

 

麻河三章

 

河诗

 

年轻的笑语

偶然化作

河上的诗

多少年了

缓缓的水流

仍向黄昏诉说

那段写在

风中的历史

 

河雾

 

早晨的渡口

河潮寂寂

船声渐近

浓雾中

依稀看到

在舷边

挥动的手巾

 

河心

 

年华逝水

流不去河心

星月的多桥

沿堤十里

只有风知道

浅深几许

几许的

潮去与潮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