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写诗的刘哥(休士顿〕

阳光与你相依
 
 记学生周报金马仑生活营
 
刘戈 
 
我们本生长在不同的地方, 
一个理想把我们拉在一起, 
你静静地来自朴素的乡村,
我解脱地走出烦嚣的都市。
 
都没有带屋檐和床被出外,
走在一起就互相照理,
金马仑山上虽终年寒冷,
热情却从我们心底升起。
 
我们的男孩年青强壮,
我们的女孩活泼秀美,
年轻的叫弟弟妹妹,
年长的呼哥哥姊姊。      
 
抛弃了庸俗的偏见和骄傲,
你我都尊重别人和自己,
我们的心灵没有老年,
最小的弟弟也懂得道理。
 
当晨钟摇落多姿的梦境,
当闪烁的夜露仍挂在花枝,
晨起的歌声在冷空响亮,
我们对年青热情和希望赞美。
 
我们要求舆论批评与民主,
我们尊敬自由公平与和气,
我们不接受任何愚昧的规条,
也不强迫别人说我的是真理。
 
我们有权追求快乐和免除恐惧,
艺术和财富在价值上并不分离,
你可以读烦琐的哲学和历史,
我不会强迫你跟我学枯燥的数学和物理。
 
当疲乏于学习工作和思想,
室外有明媚的阳光等你,
请展开我们爽朗健康的笑脸,
也让太阳晒黑我们的胳臂。
 
过屋前倾斜的草坡,
我听瀑布前的水声和笑语,
让晶莹的水珠溅上足踝,
回家时你我的手里挂了鞋子。
 
当时山里人家的炊烟己散,
阳光沉入深谷将一切抛弃,
请别担心这世界会寒冷黑暗,
今夜有正大正圆的月亮从高原的林里升起。
 
深宵仍有不肯去睡的鸟,
张大喉咙和我们的歌声相比,
没有人会笑你唱得和跳得不好,
我们并不是生下来就懂得许多事理。
 
当琴键上灵活的手己疲乏停息,
清风和明月会伴你走入梦地,
但梦和欢愉一样不能长久,
最圆的月也会缺,最美满的聚会也有分离。
 
啊,别诉说伤感难舍的言语,
我激荡的情感难再矜持,
我窥见光明在你眼中闪动,
我将记得这声光颤抖的屋隅。
 
我将回忆小白桥下流水的轻咽,
也不忘高原上的月明夜雨,
但此剧回去睡吧,我怕你立在空阶庭院,
我怕你在山边的小树下独自踌躇。
 
纵然胴体此刻都各自分散,
但别叹息生命像蝼蚁的轻微,
不要说别后的日子枯寥寂寞,
如今正是青春,云可罗风可驰。
 
漫漫的长路上需更多勇气,
相信我,你去任何处阳光与你相依。
 
195827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