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龙岗上的英豪

前缘再续生活营-福隆港

37 responses to “伏龙岗上的英豪

  1. “伏龙岗尾声”

    本来离开伏龙岗回都门的路上,几辆车的车主都约好,到途中享受美食。我的车子因为有‘的哥’(的士师傅)张亚强在,我对认路和找吃的事上,什么也不必烦恼。

    话说我们一行人沿着九曲十三弯的蜿蜒路上往下行驶,我的车子本来跟着坚城的车子走,坚城车的前面有一辆大货车,慢慢行着,它有多慢,我们跟在後面,也有多慢,除非我们越过它。忽然有了一个越车的好机会,货车在一个很阔的转右弯处故意靠左,让出一大片路,分明是要让路给我们越过,前面也没来车。可惜坚城依然跟在後面,没有逾越。唉!错过机会了!我大叹可惜,也不好意思,也辜负的货车司机的好意。

    我在坚城的车子稍慢时,越过了他,因为觉得我带路比较快。谁知驾驶了不久,我们听到车底有怪声,“吱吱咔咔”的,好像有东西卡在车底,和路面摩擦的声音。张汉清说:“那大概是树枝,你必须把那树枝拿掉,不然它会刺穿车底或弄断某些东西,造成损坏,那时车子走不了。”于是我把车子驾到路边检查,果然是一条五尺长的树枝卡在车底前面。所幸我只花了无分钟,就把树枝勾出来,继续上路。我们又和其他车辆会合了。

    回到南北大道不久,国泰引领我们到路边的矮食店,大家纷纷停车。天气很热,我的土产车怕热,我把它驾到对面大路的大树下那里停放,再走回来和大伙儿大快朵颐。
    由于我不久前才在岗上吃过,现在想必是随意吃一点小美食解馋。谁知不是小食,是正餐!来了烧腊,又来正点!又是鱼,又是肉,又是菜。味道非常好,真是非常好吃!难以形容!早知道这里的东西那么好吃,在伏龙岗我就连早餐也不吃啦!
    这‘餐馆’很简陋,没有冷气,屋顶又矮,热到个个汗流浃背,但是客来如云涌,不怕热。东西好吃最要紧!热,有什么好怕?‘民以食为天’,的确是真的。
    国泰请客。国泰真不错。赚了钱,还是很慷慨。难怪亚强说—“抵佢揸Mercedes.”伟之兄也说他“抵惜!”常言道:“越有钱的人,越吝啬。”这可不包括国泰,国泰是个异数。

    吃饱了,大家纷纷开车回家了!这次是真的回家了!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张亚强驾驶我的车,本来是大伙儿同路南下到吉隆坡去。谁知刚离开,就不见了国泰的车,别的车也失去踪影。亚强又把车驾回去餐馆处找,也不见他们。亚强在那里兜了两个圈子,都不见他们。电话联络也讲不清,于是我们只好各走各的。

    行驶了一小时左右,亚强把车子停在路旁,又是吃?“这里的乌鲁音面很好吃的!很出名的!哪里可以不吃?”嘿!我肚子的食物还没消化呢!
    亚强是老马(和马哈迪的马无关),知道要点什么东西吃。这‘乌鲁音’面条别处没有卖,因为面条是店主自己做的。一般在市场上出售的面条,或在小贩餐厅的面条颜色都很黄,因为下了很多碱。乌鲁音面的颜色较浅,口感很好。我、月兰、亚强、谭金兰(亚强嫂)、汉清、爱珍(汉清嫂)、共叫了3碟各类炒面。还有,这里的咖啡,是白咖啡,非常好喝!够浓够香。我本来不能喝奶,因为有乳糖不耐症,不能消化牛奶。喝了牛奶,不久就冲去厕所。但是那次还是喝了,因为受不了咖啡香气的诱惑。管他三七二十一,喝了再说。

    吃了那么多美食,嘴巴享受,却苦了肚子。我们撑着肚子坐车。亚强很壮,消化力强。什么问题也没有。我合上眼睛,找周公去。到了吉隆坡时,亚强夫妇下车了,他们先回到家了。我和张汉清夫妇还得继续行驶了4小时的路,抵达新山时,已天黑。

    从新山到伏龙岗,来回路程,我们花了18个小时,只享受了30小时的前缘再续(睡觉时间扣除)。划算吗?划算!春宵一刻值千金,30小时,120刻钟,当然划算!明年再来!如果我明年有钱没病没事没死,一定再来!而且一定要珍惜每一分钟。

    问世间,情是何物?只教生死相许!
    前缘再续啊!你是何物?只教学友年年赴会!

    Like

  2. 版头照片说明:前者–槟城赖顺裕。
    後者左起:赵善村、庄锦和、何伟之、赖广南、???、李月兰、黄国强、杨国泰、张亚强、赵维富、李坚城、曾雪贞、袁慧枝、林嫦蕊、许宝凤、邓玉英。

    除了顺裕、善村、锦和、伟之、维富以外,其他全是太平学友。
    请知者帮我把???改为正确答案。谢谢。

    Like

  3. wong kok keong

    “伏龙岗点滴4”——“寻宝记”

    伏龙岗“前缘再续”生活营的第二天早餐过后,有个活动,叫“寻宝”。这倒不是有什么宝贝藏在神秘处,让参加者先找到先得之,而是一个认识伏龙岗名胜的活动。说得更正确,叫“认识伏龙岗”。

    大家分成四组,每组分到一张约有20个问题的“问卷”和印着简单说明的地图 。“问卷”的问题包括古建筑、景点、人物、动物等的名称,如:“哪一个建筑物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建的?”,“本区的国会议员是谁?”等。在中午12时之前,最先正确回答所有的问题那组就是冠军。

    我、月兰、张亚强、谭金兰、陆秀薇、梁宙昆、廖锦芳、江润华、张汉清、宋爱珍、陈锦蓝、邓玉英、曾记明等…同组。亚强兴致勃勃,说:“我们拿不到第一名,也要拿到第二名。” 这种走山路,寻幽探秘的活动,参加者脚力差一点都不行。

    亚强人如其名,“亚”洲最“强”,中学时期越野赛跑全校第一名,代表母校华联和其他学校的马来仔印度仔比赛跑。1960年代,在学友会时,他经常到太平附近的森林里去狩猎动物,翻山过河爬树的,扑抓到松鼠、穿山甲,就杀了它们做标本。他现在虽然60多岁,但身体还很壮,走几十英里也不累。可怜我们这些城市人,看到稍微陡峭的路,就不想走。亚强不巧和我们同组,真是“急惊风碰上慢郎中”,肯定拖累他拿不到第一名。

    我们走下坡,固然是用心寻“宝”,东看看,西瞧瞧 —“这屋子就是那战前的古建筑吗?”,“这么新!怎会是呀!”;“那座小岗是观鸟区吗?”,“地图上有两个观鸟区呢!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但大家也趁机聊天叙旧。老实说:那张“问卷”和地图都描述得差劲,好多项目都写得不清楚,模棱两可。亚强非常积极到处察看,可是其他人找了一半,就失去兴趣,抱怨说:“都不好玩的!”

    到了途中的餐厅,我们看到挂在屋檐下的花盆,盛开着许多我从来不曾见过,形状有点像猪笼草的小红花。细心观察,这小红花很像冲出水面,张开大口的鲨鱼,很有趣。造物主真的很幽默。

    我们还是继续到处察看,设法完成任务。虽然找不到全部的答案,但也欣赏了伏龙岗的许多风景:山峦深谷、奇花异草、蜿蜒小径、欧式建筑等。忽然,秀薇指着不远的两个人,大声说:“你们看你们看!符标国玩臭!他竟然收买‘导游’,让‘导游’带他去寻宝。不必自己找!” 汉清说:“他是搞政治的!当然玩臭啦!”

    我们向标国抗议,标国自知理亏,为了平息‘众愤’,收买人心,贿赂我们—-“好啦好啦!告诉你们几个答案,不要说不公平….”,“哪!就是这么多了!其他的答案不告诉你们!” 说完就溜掉了。

    我们走到伏龙岗大钟楼那里,它坐落在交通圈中央。因为来往车辆少,不危险,我们一组人就在那里合照留念。这时其他组的组员也来了,也来拍照。你也拍,我也拍。人越来越多,就索性在那里拍了全体照、全家照。吴金英是艺人,大家争相和她合照。吴金英还教我们摆出各种摄影的专业美姿。陈锦蓝也摆出一个陶醉的“我要飞上青天”甫士,长留记忆。

    我们要找的其中一项居然是‘怪兽’,根据指示,我们得先到印度杂货店去买番茄,再拿番茄到桥边去引诱栖身在森林中的那怪兽现身。我们也学会了玩臭,请‘导游’-伏龙岗员工帮忙,去引诱怪兽出来。导游高举着番茄,口中发出怪声:“唧唧唧唧唧唧…..给给给给给给…呱呱呱呱呱…….” 可是空山寂寂,“唧唧唧…”了几分钟,不见怪兽踪影。导游叫我们看看到地上被弃的几块残余番茄,对我们说:“这怪兽已经被前面的人喂饱了,肚子不饿,不现身了。” 据导游说,那怪兽是人猿的一种。我们看不到怪兽,有点失望。

    行行重行行,我们终于找到一些答案,如 “观鸟处”、“观鸟俱乐部会议厅”等,(其他的答案是抄来的)。忽然见到太平学友侯意成驾车来,笑口盈盈地向我们打招呼。侯意成的脚在多年前的一起车祸中撞到骨折,痊愈后不能走山路,无法参加这活动。但却驾车来打气,并载送那些走不动的老学友回营地。侯意成是很慷慨的老板,在登山之前,他已经请了我们两桌人在拉旺吃了丰富海鲜午餐。

    在路上,我教嫦蕊和几位学友用草吹音乐。(这绝技是卢源录教的)。嫦蕊很有天分,吹不到几次,就吹出了声音,非常兴奋。我吹了30年,才吹出声音。

    回营地途中,我和队友走散了。回到营地,刚好中午12时。也不知道哪一组得到冠军,奖品是什么,只知道游戏结束了,学友们也解散了,准备吃午饭了。看来我们那组应该是拿到最后一名,真是对不起亚强了。(完)

    Like

  4. wong kok keong

    营会点滴3

    怡保的陈锦蓝说她是我的“粉丝”,真令我受宠若惊!我有何德何能?竟然有这样出名的超级粉丝?—–陈锦蓝会唱、会讲、会组织、人缘又好。她样样比我好,居然是我的粉丝?真是不明白!无论如何,谢谢锦蓝!

    有位侠女送我名贵毛笔和一本诗集,说谢谢我在“学友之窗” 刊登了有趣的文章,她很喜欢阅读。哇!真不错,写文章还有礼物拿。谢谢侠女!

    我国世界艺术歌唱比赛冠军陈容的前声乐老师刘国耀,听到我在宿舍楼下停车场唱“夜曲”—-“无月,无风,星更沉,斜街长夜…..太….” 时, 指出我的毛病,并示范如何唱高音‘太’,并说明:“不要压着声音,要轻轻的让声音往上….你看就这样…“太”…….森…森….’太’…..你看!小声唱也可以。” 只是时间匆促,没机会更详细学,太可惜了!70岁的人还可以唱高音,是非常非常的罕见。衷心谢谢刘国耀。很多歌唱家到了60岁,就不唱了。希望刘国耀明年再参加营会,那时我可要好好的向他学习。

    我第一见到的人:刘戈、严姐、赖茂霖、佘子文、赵善村、刘宝珍、吴美芳、梁润成、陈德仁、刘国耀、吴金英…….个个深藏不露。可惜我没带《缕云起于绿草》来,不然就请刘戈签名,那书就更有价值了!

    我发现:虽然当时学生周报学友会不准搞小圈子,但是也有人违规。如:张雪清(太)和萧佩逢(怡);游炽群(怡)和刘宝珍(江沙);梁宙昆(怡)和廖锦芳(怡);韩雷畴(隆)和林嫦蕊(太)……我没有!

    Like

  5. 下面這則是回复建達兄的,因為有點老糊塗,忘了點擊reply,所以產生脫節的現像,抱歉。

    Like

  6. 我的方法是先把照片收在電腦的picture file裡,當你填上user name 和password的時後,就有browser跑出來,點擊browser,再去picture file那裡找出你要的照片即可。不知是否還有其他的方法,不妨告訴大家 !!

    Like

  7. 哈!說起那隻小貓,我太太還真是罪魁禍首呢,那晚上散會後,半途中我太太叫了它一聲,它就猛跟到了電梯門口,我當然把它拒於門外,沒想到上了樓,還聽到它在下面大吵大鬧,要不是和茂霖同處一室,太太肯定會抱它上樓,沒想到第二天早上一出電梯門,它竟衝著我太太大叫一些莫名其妙的貓話,我太太還沾沾自喜的引為佳話,講給很多學友聽呢,當然,不僅國強,我也聽到幾位學友的抱怨,順此致歉!至於被蚊子折騰的,就和我們無關了,不過據說蚊子喜歡盯上酸性體質的人,所以多注意飲食,多些運動吧 !

    Like

    • 岂非我身板儿没狐臭,肉香似西游记唐憎,竟然引来了一群荒山妖孽觊觎!
      (一笑!)

      Like

    • wong kok keong

      麗璞 言重了!
      在伏龙岗宿舍整夜叫的那只黑猫(不是小猫),上楼溜达留连,和尊夫人叫它一声无关。它是地头蛇,对伏龙岗的熟悉度,甚于方上岗的新客。即使它不上电梯,也会爬梯阶上楼。所以,你就无需道歉了!它去吵我们,是求宠而已,这是猫的本性。也可能它在找失踪的女朋友,到处呼叫她的名。相信它整夜呼叫,和尊夫人叫它一声无关。
      至于蚊子叮咬,我倒不知酸性体质者是它们的最爱。谢谢通知。

      健康愉快;灵感充足,多多上载文章。

      Like

  8. 感谢伟之兄在“学友之窗”贴上整两百张在伏龙岗的生活照片,大家可以不必到wkk的facebook网页寻找照片了。伟之兄花那么多心思,让0每个学友的特写都在荧幕上出现,还有几张是伏龙岗的花草,昆虫艺术照,十分生动美丽。学友之窗一点也不枯燥,以后再增加几位 ‘投稿’者,将会突破伟之宣布的300多次点击次数,那时将会很热闹,是吗?
    每次参加了 前缘再续 生活营,回到家里,总有无限怀念及感触。杨国泰在述说他心中的感觉时说:“学友之间的感情,和其他朋友之间的感情是不同的,那是一种特别的感情。”
    他说这句话,不止一次了。我最少听过他讲了3次。 毕竟他把大家心中的话讲了出来,再听几次也不厌,也不会觉得罗嗦。
    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有一位非常讨厌我们前首相 Mahathir 的人,在Mahathir退位后几天拨电话到Mahathir办公的地方,要想与 M 通话,接线员对他说 M 已经不是首相了,并问他找M有什么事,那人说他有事要请M帮忙。接线员说M已经不是首相,他也没权力批准你要求的事情。 那人把电话挂上。
    第二天,那人又拨电话,问同样的问题,接线员也如前一天那么回答他的问题。
    第三天,那人又拨电问同样问题。接线员问:前2天拨电的人是你吗? 那人说是。
    接线员问他为什么还拨电话来,是不是听不清楚。
    那人说:“我听得很清楚。但当我提到 M 已经不是首相,他已没有权力批准任何申请,我觉得很好听,很开心,百听不厌!”
    国泰,你的话也是百听不厌!
    郑建达

    Like

  9. wong kok keong

    回建达兄的话:
    我也不知道如何把照片贴上去的,是我的年轻朋友弄上去的。我就像您那样,只能做到某个地步,就不懂得如何继续,幸亏朋友帮了忙。但我不知他怎样做到。
    不好意思。帮不到。抱歉。您请年轻人帮助,他们很厉害的。
    黄国强。

    Like

  10. wkk
    伟之兄在网上留言,讲述如何将图案换成自己的照片,我依照他的方法,找到gravatar。com,并在它的网页上注册,成功之后,它寄来一则电邮。按照指示上了它的网页。填上user name 及password后都不能再获得进一步指示,永远停留在那里。不知wkk如何成功将相片通过以上方法上载?
    郑建达

    Like

    • 请再试一下,过程很简单,只要输入user name,email address及password,然后输入照片,这样就行,过程不过几分钟。希望你成功!(伟之)

      Like

  11. 从伏龙冈回来,不觉已一星期了,学友之窗忽然热闹起来,却少了我的消息,黄国强快要呱噪了。
    真对不起,学校进行年中考试,一叠叠考卷等着批改,改完后不只要登记分数,做分析,还要在教育局的网站上填上分数及其他资料—这是教育局官员在无所事事时想出来的点子,怕老师太空闲及无聊。唉!可怜的老师,苦难何其多!
    伏龙冈讲解有关上网及汉语拼音的知识,不知 “电脑盲” 的学友们听的懂吗?要不,在上头留言的还是那几个?
    我在黄国强的facebook找到了许多像片。国强在讲解如何找出照片时,有些名词像 Paste, copy恐怕学友不知如何下手,因为在facebook的网页上找不到上述两个英文字。我这里有个简单的方法,就是在自己facebook 主页,在 ”搜索“ 栏上单击,当格子出现时,用拼音直接打出 ”黄国强“ 。然后在众多的 黄国强中选出 ”真的“ 黄国强。就可找到所有他所上载的照片。
    Wkk(黄国强)应该升为学友之窗的网主,他不但热心,念旧,也很快学习到上网的许多密窍,而且记忆力特强,什么资料,都可以长篇大论,幽默风趣,令人 “眼不离荧“。伏龙冈上的几只蚊子及小猫,也成了他的题材,真难得他还能在 “苦中作乐”与陈隆升被蚊子折磨的事故,相映成趣,也为众多的学友们,增添一份乐趣。其实除了猫和蚊子之外,你们是否有被燕子的啾啾声吵得不能入眠?
    今天是教师节,在这里祝贺所有的教师 “教师节快乐”
    郑建达

    Like

    • wong kok keong

      建达兄,
      您好!谢谢您鼓励。
      但是您千万不要再提起什么“升为学友之窗的网主”这些话,拜托拜托,我不配。
      我现在无业,时间多,闲着无聊,才东拉西扯的写些杂文,滥竽充数,目的是抛砖引玉,其实难登大雅之堂。
      接下来的日子,我有任务,开始忙碌了,没时间再写什么。还希望更多珠玉出现,使咱们的网页更多姿多彩,让伟之兄不至失望。生意兴隆,游客增加,是所至盼!
      黄国强谨启。

      Like

  12. Leong Chow Kwan

    伏 龍 崗 2011 前 緣 再 續
    ( 寄 調: 憶 秦 娥)

    娥 媚 月
    伏 龍 崗 上 清 輝 絕
    清 輝 絕
    傾 杯 剪 燭 舊 情 還 切

    八 方 鷗 侶 多 豪 杰
    遙 瞻 銀 漢 星 明 滅
    星 明 滅
    歌 迥 翠 巒 休 傷 離 別

    廖 錦 芳

    Like

  13. 从期待伏龙岗上的聚会,到曲终人散,留下的是无奈的怅惘和丝丝的想念。然后又是一次期待,周而复始,惊天动地后又回归平静,这就是维系友情的轮转,叫人心疼又无可奈何。舟车劳顿,只是为了短短二宵的相聚吗?那也未必,友情的火焰在燃烧、加温,全在相互关切之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觉,我尤其关注那些当初抱着犹豫、胆怯心情上山的人,在他们下山之后,是否在心理上和精神上,生活得更加充实。

    Like

  14. wong kok keong

    (回宝惜的信)
    Hi Foo Shok,
    the steps are as follow:
    1) Go to your face book.
    2)Copy my Chinese name黄国强 and paste onto the column “search”, and double click. Some persons of the same name will appear.
    3) Click the picture which looks like me,( the same picture appears on this page).My face book will appear soon,
    4) Click the photo(my face),(top left).my page will then appear.
    5)Click the word “照片103” which is below my picture. Many groups of photos will appear.
    6)click on the pictures you wish to see.
    I hope you can follow and brows them.,

    Nevertheless, if you still cannot brows them, please copy my Chinese name黄国强and paste it onto the the column “friend request” on the top left of your facebook.
    Or, send me a short note with your full name used on facebook , then I will add you as friend and thing will become even easier.

    Steven Wong

    Like

  15. wong kok keong

    看到上面我的照片那么多,我的脸皮再厚,也不敢再写了!各位请高台贵手,写些“东西”吧!谢谢。

    Like

  16. wong kok keong

    学友们,
    很想念大家!希望你们都活得快乐健康。
    在我的facebook,我的照片下面的“照片处”藏了47张照片。大家可以敲击那里,就可浏览我拍的照片。请多多指教。

    黄国强。

    Like

  17. wong kok keong

    “伏龙岗的回忆”之二——黄国强

    伏龙岗上聚英豪,四处客来路迢迢;
    烦恼嗟叹出尘世,欢乐歌声入云霄。

    我的祖国动四方,阳关三叠促断肠;
    上网分享郑建达,舞姿妙曼赖玉婵。

    母亲节青年献唱,儿孝敬父母心欢;
    奏叶笛神乎其技,学拼音埋头苦干。

    白垚述文化事缘,金禧庆美满婚姻;
    独创立学友之窗,共策续不枯之泉。

    Like

  18. wong kok keong

    “伏龙岗的回忆”之一–黄国强

    蜿蜒路上耸,笔直水下冲;
    山里听鸟音,林外寻猿踪。
    黄牧末惆怅,白垚始从容;
    一别四十载,欣逢此岗中。

    Like

  19. wong kok keong

    我上载了50张营会的照片在我的facebook. 在facebook寻找“黄国强”,就容易找到。

    Like

  20. wong kok keong

    下文更正:”吉隆坡学院”实为”吉隆坡学友”。抱歉。

    Like

  21. wong kok keong

    吉隆坡学院能在短短的2个月里成功举办了生活营,真是太令人佩服了!手册又美,营费又便宜,环境又幽静,参加者又多,主办者又老(经验)。太好了!赞!

    Like

  22. 没想到两个深夜里,竟然通宵与蚊子作战;痛苦难言窘况,必会是毕生难忘梦魇!
    恐怖可恶的福隆港蚊子,分秒不懈怠地在我大饼脸上盘旋突击,苦楚懊恼情绪炽热延续着……
    情急智生,我起身拿起旅店浴巾重新回躺睡床上,以白色的浴巾覆盖摆在胸前双手及耳边两侧。不间断的蚊子交响乐显然让我不得安眠,忍无可忍,三番四次提起浴巾在上空舞动,希望能劈死那无情“仇敌”,并因此而干扰到同房的周永建。
    两个深夜如此重复舞动白浴巾动作,真可比附当年与廖培堆排练黄梅调折子戏《楼台会》耍动水袖还夸张;无法放松心情缩肩睡姿(其实两晚都没入眠),下山后在乌鲁音“日发”享用玩面食午餐(张金勝夫妇做东),回程时,两肩神经线已开始隐隐作痛~~

    隆陞

    Like

  23. wong kok keong

    营会第一天,我和大家相聚,很兴奋!
    晚上,睡不着。因为蚊子在我耳边‘“嗡嗡”叫,还随意叮了几口,打它又打不到,从天黑折磨我到天亮。还有一只黑猫居然从窗的缝口(只有4寸宽)溜入我的房间,在房子里“妙妙”叫个不停。我还以为它在屋子外面。怎么声音那么大。
    我睡不着,上厕所。黑暗中,我看到黑猫。黑猫也看到我。此猫居然一点也不紧张,“妙”的一声,从容一跳上窗口旁的桌子,大摇大摆的从窗口窜出去。
    这两个家伙害我整晚没睡觉。
    第二天,我讲解汉语拼音若是讲得不好,请不要怪我,请怪那只蚊子和那只黑猫。
    第二天,我采取报复行动。对蚊子,我绝不手软。我到厨房去拿了个瓷碟,把涂头发的橄榄油抹在碟面上。在浴室里找到那只蚊子,左手作打它状,它惊、飞起。我右手的磁碟一挥,“杀”一声,把它粘住。嘿嘿!解决了一只。
    晚上,爱妻先睡觉,居然还有一只蚊子在她耳边飞舞,还奏乐。她挥手赶它,大声道:“有蚊子!” 我说:“你不要挥手赶走它,那只是打草惊蛇,它是会回来的。你不要动,忍耐着,让我对付它。对畜生要智取。” 妻子果然不动,我拿着秘密武器,静悄悄的在等待时机。果然,那蚊子又飞来,在爱妻脸上飞舞,还得意的“嗡嗡”叫着。说时迟,那时快。我手一挥,只是一招,那蚊子再也得意不起来了。整个身体、两只翅膀、六只脚,全牢牢的粘在碟子上,动弹不得,一命呜呼了!
    那晚我睡得很好。

    Like

  24. wong kok keong

    大家好!
    我上载了照片在www.Multiply.com — KokKeong’s site
    欢迎大家观赏下载。
    营会结束了!但是很想念大家!
    这里天气很热,很像学友之情。
    祝大家
    健康、愉快!

    黄国强

    Like

  25. 5 月 6 日傍晚于福隆港,当我见到赖玉婵学姐,两人很自然地来个热情拥抱。告诉她为了那篇:第一位“懂得跳舞”学友; 整个月来一直自责,是不是无缘无故让学姐忆起不幸事淌泪,她竟然回话说是兴奋地通知她数位好友赶紧开启“学友之窗”网页浏览,并告诉我她带来了当年的学报封面画刊。啊!真教我高兴到消失了心头压石~ ~
    50 年来的永久偶像——赖玉婵学姐。

    陈隆陞

    Like

    • 赵维富学友已把赖玉婵学姐带过来的“宝物”摄影下来;我第一时间在面子书浏览到。
      维富,你做得真棒!

      隆陞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