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友佳作精选

学友佳作精选

cropped-e5a4aae5b9b305.jpg

点滴追忆

吴俊桦

我从学生时代参加学报的活动、野餐会、生活营,与各地学友建立了深厚、坦诚的情谊。自从不幸发生513事件后,在国家的政治环境因素下,学报解散了,活动中断了。我们怎样去“寻梦园”找回散落各地的兄弟姐妹们再欢聚一堂?经几位老学友商讨决定,姚先生大力支持与鼓励,就在20年前我们“喜相逢”又重回金马崙高原高唱生活营歌了。喜相逢,再相逢,出版学友通讯录。又在1998年,友联机构及学报高层领导都来到吉隆坡,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举办盛大的“喜相逢”欢聚会,更加强激发学友情谊。

轮到怡保办生活营,主题定为“前缘再续”,可说更为适当。何伟之设立“学友之窗”,再经电脑专才杨天生自告奋勇,将学友通讯录电脑化,并每月给予更新。郭本福成立WhatsApp群组,也由杨天生负责跟进,使得学友们更易促进联系及发送资讯。现又选了曾在留台联总担任过几届秘书长,开朗而有干劲的韩雷畴为总干事,还有很强的秘书团队,生活营肯定会办得更完美、更成功。

学友每年都自发踊跃报名参加“朝圣”生活营,可见大家对此聚会极为盼望。还有远方的陈海清也非常关怀,建议成立学友村,以让学友常相处在一起,尤其是儿女不在身边的乐龄学友。这意见实在值得大家思考。看到这一切,大家的心情应该非常喜悦,很有满足感吧!

cropped-img_2389.jpg

梦的启航 (致旅居国外的学友)

张汉清

1.尋夢

冷風的台北春夢

孤星寒意

把劍鋒芒所向

守天涯若比鄰

101與雙峰

新月放送神話

春雨傲然回歸 美夢

屬於鄉情

2.啟航

你從台北傳來留言,說自己像是流亡海外者。這有點言重了,或許上世紀六十年代末以後,一種不安的政治氛圍影響著那當時年少的我們,總想著飛出去吧?更希望是一隻斷線風箏,不受人操縱,能自由自在風裡去雲中飄,但當風靜雲散時,卻又惶恐失去方向。最終還是祈願是一隻不起眼的蒲公英,不管隨風飄落何處都能頑強地生根發芽。

很敬佩你們的勇氣,漂泊在陌生的環境,如俠客獨行劍指深秋寒冬,傲迎春天的到來。雖然若干年後總會有南雁北歸的思潮,尋覓那培育成長的記憶。或許身份已是家鄉的異鄉人,但回首凌厲歲月,發覺不捨之心仍在故鄉。漂泊的那個年代,不像今天點指間我們就能夠網上互動,只能在報紙上的某處角落,尋找家鄉的資訊,哪怕只一小段信息都開心的收藏著。說到底這裡是老爸老媽的家,我們成長的地方,啟航的碼頭。

走南闖北的路上總會有曲折凹陷的困境,跌倒了拍拍身上風塵,悄悄抹掉眼角的幾滴感觸,忽視身上傷疤繼續往前行。終於到了感覺累的時候,想到應該抓住人生最佳時刻,留住最美的片段,停下來休息了,這時才發覺更多的是感慨,原來最美的夢仍然留在故鄉……。 (修稿於母親節前夕)

cropped-1450727_664301896945420_440861386_n.jpg

非洲狂欢夜

何宪桐

1957年,一個星期六上午,奚哥、何炳權及何憲銅等在談天。炳權說有一間小學校慶,來信希望周報學友會提供一個娛樂節目。奚哥大概想了一下說可以,他心目中有一個舞蹈,全部男生,設定下星期六召集學友排練,認為動作不太難,排練幾次應該就可上手。

奚哥、炳權和我去唱片行找配樂,奚哥選了幾張黑膠唱片,聽了都不滿意,再選幾張,最後終選中一張滿意的。接下來就跟著音樂起舞排練,名字選定叫《非洲狂歡夜》。

開始時大家坐成一排,向天仰拜祈禱,然後站起來,高聲吶喊,手拿棍棒,腳大力踩踏地板。唱片的鼓聲,及各種口技聲、吶喊聲,使場面十分熱鬧。

演出日期到了,我們一班人很早就到了演出地點,開始化妝。我們一共八人,只穿一條游泳褲,全身塗得漆黑,臉上畫幾條白線,胸前畫上幾何線條,看起來有點恐佈,但觀眾看了卻覺得又新鮮又刺激。我們腰間圍上枝梗葉子植物,好跳草裙舞,因不知節目排第幾位出場,時間長了就感到有點冷。原來這次我們是被排在上半場的最後一個節目,一上場每個人都暗叫慘,只要動作大一點,枝梗就刺到肚皮或背部腰間。

跳完後卸妝,又是一個“苦”字,全身發熱,滿身大汗,塗上卸妝膏,用廁紙大力擦,胸前自己可以卸妝,背後只好大家圍成一個大圓圈,後面的替前面的擦背。擦完穿回衣服,卻被告知今晚回到家不可沖涼,怕有化學反應,身體會腫,要到第二天才可以沖涼。晚上可慘了,又黏又臭的汗酸味,弄到整晚都睡不好。

節目演出後,又接了幾場,學校週年紀念、校慶,都指定要《非洲狂歡夜》,節目都被排在最後一個演出,最初不知原因,後來得到的答案是,我們的舞蹈是熱門壓軸戲,所以排在最後,每次回到家都半夜了。

每次演出都有學友退出,常常臨時找人代替。還好舞步不難,新人都排在最後第二位,可以照著前後同伴的動作跳,只要動作粗野,加上大聲吶喊,就沒太大的問題了。

 1385176_10203010386083428y01.jpg

学友情~情相牵~长相忆

羅盛南

短短的數十年光陰

吞噬了我們的青蔥歲月

令一班莽撞少年 窈窕淑女

磨煉成白髮斑斑的老叟和老太

還記得我們一起排練

話劇 雷雨 火燭小心……

舞蹈 太平鼓舞 青春舞曲……

獨唱 滿江紅 教我如何不想她……

合唱 乘著歌聲的翅膀 天烏烏……

魔術 空中釣金魚……

相聲 經典的一句脫掉褲子抓老鼠

劉哥那豪邁的笑聲

嚴姐那溫柔的細語

娓娓動聽 歷歷在目

恍如昨天 記憶猶新

我們何不趁現在

拿起身邊的手機

撥個電話 就算聽到簡單的一句

喂 是誰呀 也就心安理得

不過不要忘了在掛機之前

互說一聲 身體健康 幸福美滿

那於願足矣

Advertisements

吹不散心头人影

吹不散心头人影

张子深

Zhi-Shen-Malaysia

最早的學友會成立於1957年。地址是吉隆坡安邦路舊馬華公會的一個單位。這單位原是來自香港的友聯書報發行社社址。

友聯以發行香港出版的反共書籍為主,因用地不多,剩下很多空間,全都交給學友會用,它們是兩位一體。

友聯最早進入大馬的是余德寬、孫遠帆和陳思明(濯生)三大巨頭,後來大家熟知的姚拓和劉戈,當時還在香港,是較遲才加入。

姚拓軍人出身,酷愛寫作,著有《彎彎的岸壁》和《二表哥》。

劉戈精於寫詩,所著的《漢麗寶》歌劇,膾炙人口。

友聯在香港擁有一份《中國學生周報》。後來,在馬來西亞去掉“中國”兩個字,改名《學生周報》。

“學友”指的是“學生周報之友”。學友第一次大活動是在金馬崙高原的“白宮”舉行,名稱叫“生活營”。我是第一屆營員。 參與的人有二十多位,吉隆坡最多,計有:黃枝連、劉伯松、何偉資、蔡錦釵、謝天平、楊玉蘭。馬六甲有曾成宗;麻坡有蔡金殿、馬漢;怡保有黃春蘭、黃碧鴻 ……。

003

負責遴選的是古梅。她也來自香港,年輕貌美,活潑可愛,只有二十多歲。古梅著有一本散文集《趕路》。為《生活營歌》作曲的奚會璋也是較遲才從香港來,奚會璋,年輕英俊,風流倜儻,很容易與學友打成一片。同來的還有燕歸來。燕歸來是北大高材生,著有《紅旗下的大學生活》、新詩集《新綠》。生活營歌歌詞:“我們生活在大自然裡,大自然是我們的榜樣……”就是出自燕歸來手筆。

第一屆生活營多姿多彩。教育部副部長朱運興,不但專程上山,還教我們打高爾夫球,還有多場講座,分別由余德寬、陳思明、馬摩西等主講,頗受歡迎。 第一屆生活營之後,大家各分西東,鮮少聯絡。

1998年也就是相隔41年後,學友們在吉隆坡香格里拉舉辦“喜相逢”聚會。我終於見到一些老學友,以及許多從不認識的學友。

更高興是見到陳思明、古梅、奚會璋,還有姚拓、劉戈,全部別來無恙。遺憾是見不到燕歸來(燕姐),聽說她蟄居歐洲,仍然獨身,祝福她!

如今,已是2017年,有些人已作古,令人唏噓。我在此祝福所有的學友,身強力壯,生活愉快,幸福無邊!

但见丛林葱葱……

何伟之weizhi02

《生活營歌》唱到最後一句:“來實現我們的理想。”為什麼幾百字的歌詞,最後嘎然以“理想”兩個字作為結束?什麼是我們的理想?幾十年來雖然傳唱千萬次,沒有人曾經對這段歌詞產生質疑,因為它似乎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事,越是理所當然,就越沒有人追究這段歌詞的來由和含意。《生活營歌》創作於1957年,由曾任香港《中國學生周報》社長的奚會璋作曲,燕歸來寫詞。後者是中國北京大學學生,著有《紅旗下的大學生活》和《謝謝你們,雲海山》。這首歌至今傳唱不斷。

談到生活營,應該追溯到《學生周報》這本在馬來西亞影響很大的學生刊物,它曾站穩在一萬份銷量很長一段時間,它和另一本文藝月刊《蕉風》,培養了不少後來崛起的作者,是寫作界“人才庫”。這兩份刊物,為在籍學生和職場中的青年提供健康閱讀和寫作園地之外,也經常舉辦生活營和文藝講座,而不僅僅是文藝雜誌而已。

《學生周報》和《蕉風》月刊是香港友聯出版社南下新加坡和馬來亞的文化先頭部隊,於1950年代中期在兩地扎根。香港友聯出版社的第一代開創者,相繼在新加坡和當年的馬來亞登陸。友聯的組成,帶著非常濃厚的文化氣息,以“民主、自由、公平”作為理念的基礎,是五十年代以來絕無僅有的商業價值和奇蹟。

002

友聯1951年在香港成立,次年出版《中國學生周報》。那時韓戰還沒有開打,國民黨1949年退守台灣,接著又失守海南島,中國共產黨旋即解放大陸,施行閉關鐵幕政策,與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集團互不往來和對峙,在這樣複雜的時代背景之下,大批中國學者及文化人,南下香港另創天地。

生活營的積極意義,是提供一個讓學友交流的平台,人人都是播種的人,傳播民主、自由和公平社會的理想。友聯後來的發展,除了《學生周報》與《蕉風》之外,創設書店、印刷廠、拔萃畫廊、大人餐廳、華文教科書,支持戲劇觀摩、音樂會等大型文化活動,與它的理念互相契合。引用友聯第一代核心陳濯生(思明)的話,就是孜孜不倦散播早春的種子。如今,第一代的播種人已相繼凋零,曾經追隨前人步伐的年輕人也已白髮三千,但見叢林蔥鬱,放眼是一片沒有開出果實的樹林……

這也反映了友聯“書生之見”的簡單要求,可惜在當今世界紛擾爭奪的糾纏裡,許多地方仍然無法實現“民主、自由、公平”的理想,讓它依舊停留在幾近烏托邦的幻覺當中。叢林蔥蔥,山澗淙淙,“來實現我們的理想……”,不就是一件普世大眾的夢、一個永遠的理想嗎?

 

槟城学友陈应德( 蓝雁)遗作

此刻,我什么都想,什么都不想

IMG-20170726-WA0015
你说:我仍然看不到那盏灯,更别想去抓于掌心中。当燕子又南飞时,我的感情又在低潮徘徊。朋友,当我在读你的信时,心中又响起潮声,仿佛那拍岸的涛声又从那远远的海岸赶来,于是,我再次地流泪了–男人的眼泪。我很激动。如果我有一朵解语花,我会尽情向它倾诉。可是,面对着我,是斗室的落寞,是一窗的苦笑。如果我不了解年龄,我愿独守常年的风雨,如果我不了解自己,我可以奋不顾身地远走他乡–愿效吉普赛的行吟,愿仿孟姜女的只身千里,虽不是为寻求什么或逃避些什么,只求心之所安。但现实与自己发生磨擦,而滋生矛盾时,我不忍禁止自己有这样的念头。

 

有人说过:因为我太了解她,所以我必须忍受无限的痛苦;因为我太爱她,我必须离开她。有这么一回事?是的,当你彻底了解了一件事,一个人,痛苦就来了!

 

高原上,有我怀念的雾!你知道吗?那小径,那笑声,那欢乐的泪,那激情的拥抱,我想,刘哥该还记得!想不会很久吧!这记忆?不,两年而已!为何它仍这么清晰,包括刘哥言简意赅的几句话;在别人高度享受新年快乐时,你感到悲哀,你是会想的,但别流泪,此后的路尚远,你必须一步步地走!两年后,第一次我守岁,我很清楚地谛听到午夜凌晨旧年的足音,它渐渐地、不回顾地远去!猛一回头,新的一年蓦然现身!想当年,我还是在雾里迎接新年,曾几何时,大地回春,万象更新!我呢?成长了,成长是一件苦差事!当我亮起的红灯,悄然熄灭,我知道以后的日子是苦涩的,一种潜意识的感觉。

 

如今,窥见欢笑,我苦笑!听见祝福,我无言!所以,常忆起高原上的雾!眨眼的星颗,静穆的群山,悦耳的山语,忘忧的笑声,太多了。充满我的记忆。再想起一个朋友说,我是灰色的,我是忧郁的。不错,我是守口如瓶的石像。我爱紧绷着脸孔,让一切笑意无从溢出。其实打从心里冒出来的,如果夹有一丝笑意,我该是幸福的。

 

在高原上有雾,升旗山上有雾,我的眼睛有雾!记得那小鸟说:浓雾太浓,小径已失去了方向,我惧怕失去了依归!我说:走吧!一步一步,这路是踏出来了!言犹在耳,小鸟已远翅空苍!正如你所说的:当燕子又南飞时,我的感情再次低潮徘徊。

 

此时,我想起一句成语“望梅止渴”。我笑了!笑自己的情痴,笑自己的自毁!但,朋友,你能帮助我吗?不,感
情的苦酒是要自己舐尝的。记否潮声时我唱的“河畔相思”?那时,我在流泪!

 

每当我站在云霞上,沐清风远眺万里江山,我想起高原,那有我怀念的雾的境界,当时,不是有纤纤玉指与我共数星星眸光的深度?相比那十五字天衣无缝的对联誓语?

 

朋友,在时间的列车上,此刻,我什么都想,但我什么都不想!

赶集

♥♥♥♥♥♥云顶梧桐再也“山涧忆旧”生活营,请点击“但见丛林葱葱”专题

 

何伟之

到县城赶集去,确是一件蛮有趣的事,跟逛商场是不同的两码事。好些没见过的农产品、手工艺品,甚至农家收藏多年的宝贝,都在这里的档口待价而沽。

很多民国时候的三毛流浪记和丰子恺的小人书、旧版连环图书、毛时期的政治漫画、文化大革命的宣传画册和各式各样的毛徽章,抗美援朝军帽,都可在某个角落发现。

现在这些让人惊艳的老东西,要不在古玩店里找,就是在花鸟市场去挖掘了。花鸟市场就是卖花花草草、猫狗鸟儿蟋蟀变色龙热带鱼之类宠物的地方。现在每个城市都建有超市,市集在一二级城市已不多见。

赶集是一种民间的经济集会,定期每周或每月在固定的地点举行,常被视为乡间的嘉年华盛会。邻近三五十公里或远自百来公里外的农民,携带各种各样农产品和手工艺品到来售卖。这种定期的商业性交易和物物交换活动,一个集市或称“巴刹”的形态就形成。

它像我国各地的Pasar Malam,集市则在早晨那段半天时间举行。若以规模来讲,我们的夜间巴刹远不及它们热闹。越乡区的集市越是热闹,人山人海,一片黑压压的人头,俨然地方上头等大事。云贵川一带称它为“赶场”或“赶街”,湘赣地区则称为“赶墟”,湘桂粤一带叫“赶闹子”,山东一带则是“赶集”。

长安街边的景山公园

在时间的长河里,长安街变得越来越宽,宽到120米,而长安街已不是一条街,更像是一条大道,长达46公里,堪称世界第一大道。然而,对于中国人来说,长安街只有“十里(华里)”。

这十里长街,才是长安街的精华所在,46公里的缩影。40年前这一天,天色渐暗,周恩来的灵车自北京医院开出,从王府井大街南口左转进入长安街,向西到八宝山革命公墓,沿途民众向灵车鞠躬掩泣,中间还传来悲伤的号哭。

这个场景后来编入学校语文课本,十里长街和天安门就成为中国的两大象征。长安街和天安门每一次的脉动,都牵动着中国每一个历史时刻。

北京有一处很僻静的公园,就在紫禁城右侧,北海公园对面一片高地。可能是周边可以去可以玩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显得清静和游人稀少。

这个公园就是景山公园,相传明朝的崇祯皇帝朱由检自缢身亡的地方。民间的说法是,李自成率领农民军攻入北京城之后,崇祯皇帝仓惶出逃,前无生路后有追兵,就在煤山东麓的一棵槐树上吊颈自杀。

那是371年前的1644年,明朝就这样灭亡了。煤山就是现今的景山,而那棵槐树也被砍伐了。景山公园紧邻紫禁城旁门,是当时皇帝的后宫花园。崇祯自杀前手刃子女及皇后,长叹道:愿汝等生生世世,勿生帝王之家…。

一百万难买姐弟情

image001何榮鋒(左)找到恩人戴杏芬(右)在她所開的麵館前合影。
 
【重现真实故事】一飯之恩,湧泉以報,古諺今實現!20年前重慶一位乞丐受惠女子一頓飯並忠告他一句話「做人要誠實守信處。」今日他事業成功,從打工仔、承包商變成傢俱廠老闆,還回頭找到當年給飯女子以100萬元現金支票來感謝恩人,傳為當地佳話。這位老板就是2015年度感動重慶十大人物候選人之一何榮鋒。

17歲的何榮鋒與兩位同伴赴浙江打工,路上遭遇小偷落得身無分文。沿路乞討13天遇到好心人戴杏芬的一飯之助。何榮鋒回憶說當時穿著綠色毛衣的女子戴杏芬路過,得知3人困境,不僅給3人做了一桌飯菜,還打來熱水給他們洗腳,幫何榮鋒的腳上藥。送走他們時還給了30元(人民幣,約台幣150元)和食物。

告別戴杏芬,何榮鋒輾轉來到瀋陽,多年打拼從乞丐最終變成老闆,但一直惦念著最危難時刻給予救助的恩人。他多次按記憶中的姓名、地址給恩人寫信但無回音。多年後才知道錯記了姓名,把戴杏芬誤記為戴信芬,一字之差讓這份感恩推遲20年。
 
2013年何榮鋒在浙江臨海找到恩人戴杏芬。他拿出一張百萬元的現金支票給戴杏芬沒想到卻遭到拒絕。今年國慶日何榮鋒又來戴杏芬家看望她。這次拿了5萬元現金和補品讓恩人修補房子,補養身體。

何榮峰還用實際行動幫助著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希望把「戴姐姐」的愛心傳遞下去。近日浙江準備把何榮鋒與戴杏芬故事拍成了公益電影《一輩子的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