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友群像

学友群像

26 responses to “学友群像

  1. 《学友群像》已增添多位member。有漏网的,请告知并付照片。学友们认为自己的照片不够“漂亮”而要更换的,可将玉照捎来。

    Like

  2. 国强先生,我们南大历史系的同学在找赖顺裕,他是槟城人,听说到吉隆坡工作,请问是你们一伙的吗?有联络方式吗?谢谢.
    莉莉kwang.lily@gmail.com

    Like

  3. 赵维富想得周到,在《梦回太平湖》里捕抓了很多很好的人头像,一下子《学友群像》添加了许多新的面孔,我也趁机更新一些照片,其中遗漏了很久的韩雷畴和林嫦蕊,一起给他俩补上。这样看起来的确热闹了许多,只不过要对韩两小口子说声抱歉,最接近的最容易遗漏。

    Like

  4. 咦,今天看學友群像,竟然還發現了一位叫王麗英的學友,不會是我早年失散的姐妹吧 !

    Like

  5. 前些日子我收到一份手移,也不知道是谁寄给我,我相但欣赏。我想我们的学友也会有喜欢的,让大家一起分享!
    钱多钱少,够吃就好。人丑人美,顺眼就好。
    人老人少,健康就好。家穷家富,和气就好。
    老公晚归,回来就好。老婆唠叨,顾家就好。
    孩子从小,就要教好。博士也好,卖菜也好。
    长大以后,孝顺就会。房屋大小,能住就好。
    名不名牌,能穿就好。两轮四轮,能驾就好。
    老板不好,能忍就好。一切烦恼,能解就好。
    坚持执着,放下最好。人的一生,平安就好。
    不是有钱,一定会好。心好行好,命能改好。
    谁是谁非,天知就好。修福修慧,来世更好。
    天地万物,随缘就好。很多事情,看开就好。
    人人都好,日日都好。你好我好,世界更好。
    总而言之,知足最好。说这么多,明白就好。

    Like

  6. “临别秋波”
    1969年在金马仑碧兰璋黄别墅举行的北马野餐会,应该是怡保举办的,那次是最後一届的野餐会。过了几个月後,姚先生就宣布关闭学生周报校友会。所以那次的野餐会,成了临别秋波,印象最为深刻。
    参加者有多处的学友。槟城的学友我只记得赖顺裕;太平就有很多:赖广南、张雪清、曾兴龙、邓诗汉、李秋兰、张文发、吴金顺、郭宝桂等;怡保的有叶相发、陈文培、李玉金、李玉群、钟观明、张汉清、陈水生、陈锦蓝、符标国、等;吉隆坡的韩雷畴(总会秘书)等;马六甲的钱忠保等。好像全马都有学友参加。
    那时没有高速公路。从太平到金马仑,必须先在怡保过一夜。我们在怡保的玫瑰园的学友会过夜那晚,怡保学友带我们到城市里去逛逛。记得我们走过一个大建筑物,上面有Hollywood字样的广告,楼下有洋货店。
    我刚好没有浴巾,在大家走入洋货店“瞎拼”时,我看了一件浴巾,问售货员多少钱。“四蚊!”那时我完全不会买东西,就傻傻的没还价就答应要买。这时一位怡保女学友来问:“国强你要买这条浴巾啊?”“是的,我要买。”“多少钱?”她代替我问售货员。“他已经讲好价钱了。”售货员答。“她说多少钱?”“四元。”“这么小件,这么薄,要卖四元?这么贵?”“国强,太贵了!不要买!”女售货员冷冷的说:“他讲好价钱了,他怎么可以不买?”我只好硬着头皮给那女售货员四元,买了那条浴巾。後来是发现,一模一样的浴巾,在别处只卖八角钱。
    第二天天未亮,我们走路去吃早餐。早餐过后,我们全体登上巴士,启程到金马仑碧兰璋的黄别墅。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上金马仑,第一次经历那么弯曲的路。碧兰璋给我的印象是“苍蝇多”。虽然黄别墅的门窗都装上蚊纱,但还是防不胜防,苍蝇还是入侵屋内。
    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型的野餐会,我非常兴奋。陈水生是营长,生活辅导是张汉清。第一个聚会里,陈水生带领我们玩游戏之前,说:“我们当中有很多新人,大家彼此不认识。这个游戏,让我们打成一片。”赖广南说:“哈!你要他们打架?”
    在那次野餐会,我是年纪最轻的那群人之一,是个平凡的人物。当时所有的比赛,我都不入围。歌唱比赛、演讲比赛、智力测验,我全部落选,只有在旁边看别人比赛的份儿。晚上的萤火会,被选出点萤火的人中,我也没份儿,反而是我带去的同学邓诗汉是被选中的人之一。
    我最出色的表现只是导演小组在话剧比赛中获得第一名而已。那次参与演出的有钟华柱、邓诗汉、郭宝桂、等。剧情讲述姐妹抢男朋友,我扮演老爹。那时还需要陈水生在剧情上帮助想桥段,及一位女学友在话剧结束时,唱剧尾曲:“烟雨濛濛。”奖品是书签。领到奖品时,就把书签分给组员。
    在碧兰璋,我们郊游时也很快乐。一伙青少年,先乘巴士到了Tanah Rata巴士站那里,再浩浩荡荡的出发,三五成群的,到处观光。记得在巴士站那里,一位学友用客家话读出一个商店的广告:“XXX名茶。”我们走到烟屋那里,绕一个大圈,到了一个寺庙。大家在庙里兴致勃勃的求签。我不是佛教徒,当然没有参与,但是我喜欢解签。记得李秋兰抽到的是上上签,我主动为她解签。我说:“签说你的前途十分光明,婚姻非常美满。”其实我哪懂,只是逞逞少年强而已。
    在晚上萤火会里的游戏非常好玩。大家围绕着萤火席地而坐。记得有个游戏好像叫“传染病”–先由某甲说他得了某病,要传给乙。乙要说:“啊!我得了这病,现在又得了某病,要传给丙。” 再由阿丙传下去。说不出病名者淘汰、被罚。(这趣事我已经在咖啡店里叙述了。)记得病传到了太平的某学友就不顺利了。这位学友向来木讷,不善辞令。当轮到他要讲出一个新病名时,他站在中央,一时紧张,说不出新的病名。那些常见的病名都已经被前面的人说了,不可重复。只见他急得满头大汗,期期艾艾的:“我得了…我得….我得了…”他走来走去,一直都说不出病名,焦急得很。这时在一旁有个人大喊:“梅毒啦!”这学友一听,非常高兴,如释重负,不假思索,就大喊:“我中了梅毒!现在要传给….”大家“哇!”的一声,纷纷逃避。(当时的“梅毒”相等于现在的“爱滋病”- AIDS)。
    张汉清教导我们唱的一首翻译的德国民歌:“离故乡”,非常动听,也非常动人。“晚安红玫瑰,晚安小百合,和你篱边的草儿们…..别再尽嬉笑,”汉清是出色的男高音,唱起这首歌,非常好听,只是歌词略带伤感,让人徒增惆怅。
    记得那时还有壁报:《快讯》,喜欢写作的学友都纷纷露了一手。我也参与,写了一篇文章,当然,循例没获奖。不过,等候成绩揭晓,倒是很紧张的事,阅读别人的文章倒也很享受。
    在最後一天,早餐後的叙别会上,大家都依依不舍,女学友很多泣不成声。大家上了巴士,离开碧兰璋黄别墅。在蜿蜒的下山路上,到了冷力瀑布时,我开始晕车,呕吐。到了打巴,我脸色苍白,全身软弱无力。……我忘了如何回到太平。
    那次的野餐会,是我参加的第二次野餐会,也是最後一次。那次的野餐会,让我学习了许多功课。最重要的功课,是人际关系。学习如何接纳不同个性的人,欣赏他们,与他们和睦相处。
    听说如今那幢大木屋–黄别墅,已经不复存在。要寻找往日的记忆,只能在“学友之窗”中浏览回味了!
    【注:有奖游戏–(1)在商店叫我不要买浴巾和唱“烟雨濛濛”者是同一个人。请问她是谁?(2)用客家话读xxx名茶的人是谁?(3)被作弄的学友是谁?(4)作弄人的学友是谁?】

    Like

    • 等了那么久,都没人回答。我只好揭晓答案,不然以後永无答案就惨。
      (1)在商店叫我不要买浴巾和唱“烟雨濛濛”者是同一个人。请问她是谁?
      答:怡保女高音唱将长青树— 陈锦蓝。
      (2)用客家话读xxx名茶的人是谁?答:槟城深藏不露幽默大师—赖顺裕。
      (3)被作弄的学友是谁?答:太平耿直贛佬神经龙—曾兴龙
      (4)作弄人的学友是谁?答:怡保男高音兼演说家大声公—张汉清。
      可惜无人参与。遗憾!

      Like

  7. 曾兴华在首都(详情可问洪楚煊-妻舅)。钟德盛和林圣听在八达岭(详情可问张亚强)。潘清辉还在太平(详情可问杨国泰)。他们都很好。太平还有个王家丰,已经不在了。

    Like

  8. 我认识的郭本福

    郭本福是槟城学友。今年60岁。年轻时就已经十分聪明,乐观、积极、自信、幽默、富有爱心、爱讲笑话。讲话又快又大声。那时他人瘦瘦的,下巴尖尖的。朋友叫他“鸭仔”(闽南语),不知何因,可能臀部翘翘如鸭,因此得名。

    可惜“鸭子”这名当年没注册,如今被台湾某女艺人使用了,真可惜!我在新加坡读书时,第一美女校花Joy也叫“鸭子”; 我中学时代班上一富家子林水正也叫“鸭子”。看来“鸭子”这个雅号,不是一般人有资格拥有的。

    本福兄富有爱心,这可不是人人皆知。不过我知。因为我的妻舅是李鼎城。鸭子曾大力帮助李鼎城,鼎城非常感激,常常提起本福兄当年对他的帮助。

    话说李鼎城中学毕业以后,没有升学。这是普遍现象,因那时大家都是穷人。因家庭经济缘故,也因政府的教育政策-(华人学生向政府申请奖学金升学,批准的机率非常低,马来学生就十分容易。)因此很多成绩好的华人学生都无法升学,被迫进入社会谋生,导致许多人才因此遭埋没。

    鼎城先在一间五金店工作,後来转到甘文丁工厂工作,当小组组长。但是管理马来下属不易,他们拿了薪水之後的几天,都不上班。机器无人操作,影响工厂生产,组长得向上司负责。如果管得严,得罪了他们,他们下班後,群体在工厂外,手拿长棍、长刀,等你算账。因而左右为难,悒悒寡欢。

    一日,本福兄忽然给鼎城捎来好消息,介绍他去应征一份“量地官”(即surveyor-测量员)的工作。鼎城去了,应征後,接纳了。鼎城非常喜欢那份工作,因为前途美好薪水高。从此经济转好,开心起来。後来结婚、买屋、生儿育女,生活非常美满。

    鼎城做量地官,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行。这都是本福兄的功劳。
    谢谢您!本福兄。

    Like

    • 国强兄,
      好心,拜托。这陈年往事我还真的记不起来了。现在猛往记忆里头回想,好像有这一回事。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有一点国强没有说准。那时的我是有点自卑的。是学友会给了我机会认识了你们,给了我有机会在大家面前唱歌玩乐。拾回那脆弱的信心。还有,敢和女孩子说话。不要以为那是很简单的事。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是很大的成就了。那是中学时期的事了。。。。。
      所以,学姐学妹们(小弟还是羞于开口指名道姓,避免你们老公不高兴)你们都是我的贵人,帮我拾回信心。
      突然勾起了以前的事情,记得有次假期时,和妈妈要了5块钱就出门了。去哪里呢?那时的旧路可以达顺风车(hitch-hide)去太平,怡保,因为有你们所以我一个人也不怕了。在太平可以住PokokAssam学友会,吃果条枝妈妈的抄果条,叉烧饭(0.30)红豆冰,还可以踏脚车逛太平湖,抓蝴蝶。在怡保可以住YangKalsum学友会,去八角亭买花生,罗柚,萨基玛,鸡仔饼,吃沙河粉,猪肠粉,富山点心。。。那时候的5块钱是不是很好用?
      国强兄,还是谈点好玩的好吃的比较好。你不要再把我摆出来了。你不想我躲在梁山吧?(不过,还是要言谢。)
      本福

      Like

  9. 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杜甫)

    伟之兄说我的相片不够清晰。我看了还可以。这个时候了。就是要让别人雾里看花。要再看清楚可能就没有什么好看的啦。让那年轻的我留在你们的记忆里好了。暂时让我躲在庐山(江西南昌附近,離我这里南下10个小时车程)明年再见好吗?
    槟城学友 郭本福

    Like

  10. 黄国强是谁?

    我想除了太平学友之外,很多学友对我很陌生。这位在“学友之窗”上载这么多文章的黄国强到底是谁?他到底是不是咱们的学友,还是来凑热闹的外人?怎么名不见经传?翻开历代生活营手册,都不见此人姓名。

    在姚老的历届生日会上,从来不曾见过,听过有这样一个学友。‘黄国强’好像平白冒出来的人物,他到底是谁?怎么在“学友之窗”上载这么多文章?

    在2009年金马仑的“前缘再续”方才初出茅庐的黄国强,又突然在姚老的追思礼拜里,代表全体学友会讲话。还带领学友大唱“生活营歌”;在士毛月坟场,殡葬仪式结束前,他还带领大家唱“生活营”的歌曲,他去过咱们的“生活营”吗?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黄国强是谁?

    由黄国强自己讲,自己介绍最清楚。

    我在太平华联三校读了6年小学,就转到英校去,一直到毕业。在英校初中一下半年我才开始上华文课,一星期两节。在高中教我们华文的老师来是小学的老师,所以我的华文程度有限。

    我参加学生周报学友会从1966算起,那时我哥哥重明已经是学友。他带我到学友会去,因为那里可以帮助我学习很多新奇的课外知识。那是哥哥对弟弟的爱。可是那年,我仅仅去了3次,因为在那里没有朋友。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张亚强,因为他很热情、欢迎我,而且会用舌头发出很大声的“哒哒哒”,很威风。

    另外我印象深刻的大概是洪楚煊。那时有三个人在一个房子里,解剖了一只老鼠。他们把老鼠钉在木板上,肚子朝天,剖开肚皮,把皮拉开,露出内脏,正在研究生物学。有人指着一袋黄色的液体,问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我见是黄色的,好像油,就说:“是油!”他们笑道:“是尿啦!”那里的其中一人,就是楚煊。

    过后,我带了一位同学去学友会,可是他没什么兴趣,我就没再去学友会。越明年,学友会搬迁到我家附近的592,Pokok Assam新村时,我的哥哥又叫我去。

    那是个巧妙的机缘。学友会从红屋区洋楼搬到新村木屋,地方小了。哥哥负责砍掉屋子前面一棵树,好腾出空间,却砍到脚。脚受伤流血,哥哥无法参加当晚的“乔迁晚会”,但是已经缴交了报名费。那时我们家境很穷,缴了钱没参加,罪过,就叫我代替他去参加了。

    那次参加学友会,我才初中二。因为学友会的人很友善、很热情。尤其是张雪清,好像大哥哥一样关心问候我。那天晚上,我又见到一位非常有气质的短发女孩,眼睛一眨一眨的,非常迷人。那晚,我非常高兴。正式申请当学友之后,知道有宿舍,我就也住在学友会里。因为我家很吵闹,我母亲时常发牢骚,爱吵架,使我无法安心温习功课。

    在学友会那里,下午有段时间很静,我可以好好读书。到了深夜,学友们离开了,我也可以安心读书。因为住在学友会里,我认识了许多留宿的外地学友。当然,他们未必认识我。

    学友会提供补习,由莫亚德教数学。我也参加补习班。得到非常大的帮助。有一次没有补习班,我有一题数学不会做,是三角难题。刚好洪楚煊在,我就问他。

    楚煊告诉我:“寻求三角的面积,方程式最少有3个…….”
    楚煊还教我华文。
    我问楚煊:“‘不得而知’的意思就是—‘虽然得不到指示,也知道答案’,对吗?”
    楚煊道:“错了。‘不得而知’的意思就是‘不得知’—就是‘不知。’‘而’字是助语词,对意义没影响。”
    原来楚煊不单是科学数学好,华文也很好。

    如此这般,我就住在学友会,一直到1969年,学友会关闭为止。
    初三那年,我还带领了邓诗汉、伍益全、郭国兴、等同学到学友会来;初四,我带了徐清林来。徐清林、伍益全和我参加了太平山的野餐会;邓诗汉和我参加了金马仑的野餐会。这邓诗汉後来成了马华名人。

    至于“生活营”,我一次也没参加。有两个原因:“我还小、没钱。” 那时我家实在太穷,我上学连两毛钱的零用钱也没有,哪找来35元的生活营报名费?记得初三那年,我荣获班上英文作文比赛第一名,连上台拿奖要穿的长裤都是向周照明借的。

    在学友会期间,只有少数从怡保和槟城到太平来的学友认识我,因为那时我还小,什么也不懂,也没啥本事,所以没人认识我。所以提起我的名,他们都会说:“黄国强?…..是谁呀?”

    2001年,我开始在新加坡工作,和马来西亚学友失去联络。因此吉隆坡学友在为姚老庆祝生日,或举办初期的‘前缘再续’,我都不知道,当然也没参加。

    所以大家都对我很陌生。

    2009年,我参加了怡保学友会在金马仑‘蒂蒂旺沙’酒店举办的‘前缘再续’之后,在歌唱比赛我唱“那就是我”,侥幸得到第二名时,大家才知道:“咦!原来太平有一个学友叫黄国强。”

    姚老过世时,我们约了新山的学友张汉清、邓玉英,一起北上参加追思会。我自知是小人物,没啥份量,完全没想到会被人推出去当代表,所以我当晚是穿着便服—T 恤出席。没想到第二晚,我被推上台当代表,向全体来宾表达我们对姚拓的尊敬和怀念。

    那是很“妙”的处境—姚老是大马华社文化界著名伟人,当晚参加追思礼拜的文化界著名人物很多,举凡各报社长、编辑、名记者、诗人、作家、校长、教授、院长、语文教师….名副其实的卧虎藏龙。可笑的是我长期在狮城工作,并不了解当时处境,也不认识泰山,居然糊里糊涂的答应作代表,上台致辞。过后想起,真是要找个地洞,赶紧窜进去,藏起来。

    马六甲的“情牵古城-再续前缘”,陈隆陞兄委任我领唱,我无法推辞,却之不恭,只好带领大家在三宝山上唱“生活营歌”。

    我1979年在新加坡深造时,先后向苏燕卿老师、李忠民老师,学了几年声乐,懂了一点皮毛。後来又跟上海戚长伟教授学了2个月声乐,所以才有了一点胆量,才敢带领大家唱歌。

    我年轻时曾投稿给《学生周报》和《星洲日报》,全都投篮了!因此耿耿于怀。现在有了“学友之窗”,所有的稿件都不会投篮。我很高兴,虽然文章没啥水准,但是伟之大哥体恤,什么文章都给上载,因此我的文章就多起来。这叫补偿心理,以前得不到的,老了就补偿。

    那就是我。

    既然我的文章都能上载,各位的文章,要上载,当然更没问题,不是吗?

    Like

  11. 真的,很感谢黄国强学友的教导,我开始学习汉语拼音,天天学习,终于感觉到,有进步了。虽然,慢了十多拍,总算对得起他,花了不少的时间,免费来教导我。现在可以上网聊天了。还不会的学友,快快学习囖,不然,真的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而淘汰呢!大家一起来加油加油。让”学友之窗“丰富起来。

    Like

    • 亚强兄,
      谢谢你谢谢我。
      您常常招待我吃住玩,我教教你汉语拼音也是因该的,以后你多多上载文章,我就不用上载那么多。也算是帮我自己的忙。

      Like

  12. 请教我如何上载照片?包括上到以下的框框。谢谢。
    槟城学友 郭本福

    Like

    • 本福,你好。欢迎加入《学窗》的交流平台!这里简单答复如下:(1)上载照片到“学友群像”,须将照片电邮给我willieho68@hotmail.com,然后由我上载。(2)小方框的个人相片,可迳自按照www.gravatar.com的指示,输入你的照片就可,步骤简单,希望下回能分享你的照片。

      Like

  13. wong kok keong

    伟之兄,
    麻烦您从我的facebook中的伏龙岗照片中,把李坚城的照片上载此处好吗?盖他是太平学友会晚期红人-是沧海遗珠。谢谢!

    Like

  14. 何老大,我是镒英。
    我遇到图片上载的问题,超越200张的图片如何上载?部份图片已经过浓缩,(因要上载到我的FB)请示知。谢谢。镒英

    Like

    • 要通过电邮传送多张照片,若是放上网的,可将之缩小成800×600就够了。
      方法是,在电脑的照片Folder选择所有要传送的照片,按File (或Right Click)选择Send To 再选Mail Recipient, 再选择:1. Make all my pictures smaller,电脑就会将您的照片缩小,附贴在Microsoft Outlook 新待发的电邮上。
      若是用Webmail 的话,我可没试过,可能行不通,那就要上网找缩小照片的免费软件了,可在Google Search 中输入Picture Resizer Freeware寻找。
      我试用过从www.fotosizer.com所下载的fsSetup135s.exe,相当好用。照片可缩小20多倍,如3MB可缩成142KB。142KB的照片放上网包括FB还可看得相当大和清楚。大家不妨试试。
      广西人杨天生

      Like

    • 广西人果然不同凡响,真是高人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天生是吃过夜粥的人,只是真人不露相,装疯卖傻。这次,只三言两语就给大家上了一堂课。谢谢,天生。

      Like

      • 《天生我才必有用》嘛!人各有长短处,这样才有互相学习交流的机会。
        我在太平聚会上已解释过,我只怕广东人说我《我讲东,你讲西)》(广府话广西和讲西同音),福建人又说《lu kongsai》(广府音犹如你讲晒,他没得讲),所以我就不敢逞雄啦!
        还没《讲晒》下回再讲。
        广西人杨天生

        Like

  15. 虽然“学友群像”已收集了一段时间,仍觉得不免沧海遗珠,欢迎学友们继续提供学友人头照片,丰富相册。照片不好经过浓缩(Compress),原大寄来就可。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